心灯佛教文化工作室  公众号fojiaozhengfa

https://mp.weixin.qq.com/s/clLKBkKGIUyDI1gMttztFA

道宣律师是中国佛教界律宗的祖师,其当时持戒精严,德行高尚,而感召天人供养,其中天人供养法师的故事在佛教历史上一直记载的有,流传至今,享誉当时佛教界,所以法师非常有名。其中道宣律师和这个天人的对话,道宣法师后来记载下来叫做《道宣律师感通录》,至今一千多年流传至今,然因为语言过于简洁,导致晦涩难懂,至今没有白话版,此天人非常特殊,历经了佛陀在世一直到唐朝时期,所以其亲身见证了佛教的兴盛,正法的衰落,佛法的东传中国的见证者,这篇感通录甚至可以让佛教的历史更加完善,其中记载的很多史实能给后人很大的参考作用,因此心灯佛教文化工作室发心段段的翻译出来,工作室义工文笔有限,力求尽力恢复大意,我们没有见过古时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不存在。尤其是持戒精严的律宗祖师更不敢妄语一字,所以本文对佛教有着极大的历史价值。

--------------

又问。今五台山中台之东南三十里。见有大孚灵鹫寺。两堂隔㵎犹在。南有花园。可二顷许。四时发彩。人莫究之。或云。汉明所立。又云。魏孝文作。互说不同如何。答云。俱是二帝所作。昔周穆之时已有佛法。此山灵异。文殊所居。周穆于中造寺供养。及阿育王亦依置塔。汉明之初。摩腾天眼亦见有塔。请帝立寺。山形像似灵鹫名大孚。孚信也。帝信佛理。立寺劝人。元魏孝文。北台不远。常来礼谒。见人马行迹石上分明。其事可知。岂惟五台。今终南山太白太华五岳名山。皆有圣人。为住佛法。处处有之。人有供设。必须预请。七日已前。在静室内。安置坛座。烧香列疏。闭户祈求。无不感应。至时来赴。凡圣难知。若不尔者。缘请既多。希来至饭。今时有作宾头卢圣僧像立房供养。亦是一途。然须别地空座前置碗钵。至僧食时。令大僧为受。不得僧家槃?设之。以凡圣虽殊俱不触僧食器。至俗家则俗所设。若不前置静室等者。止可诸余圣众或可降临。以三天下同一供养随缘别赴。此宾头卢难一遭遇。《道宣律师感通录》

心灯佛教文化工作室译文:

道宣法师又问天人:现在五台山中台的东南方向三十里,看见有大孚灵鹫寺,两个殿隔着山夹水还在,南部有花园,有100亩大小,每天四个时候发出彩色的光明,人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或者有人说,是汉明帝(公元28年6月15日-75年9月5日)所建立的寺院,又有人说是魏孝文帝(467年10月13日-499年4月26日)所建造的寺院,互相说的不同到底是怎样的呢?

天人回答说:这座大孚灵鹫寺都是汉明帝与魏孝文帝所建造。曾经周穆王(前1026年-前922年(存疑))的时候已经有佛法,这座山非常特殊,是文殊菩萨所居住的地方。周穆王在五台山中建造寺院供养。及阿育王(公元前 303年-公元前 232年)也依此安置佛塔。

汉明帝之初,摄摩腾法师以天眼看见也有佛塔,请汉明帝建立寺院。五台山的形象像灵鹫叫做大孚。即孚信。汉明帝相信佛教的道理,建立寺院劝化众人。魏孝文帝,距离北台不远,常常来这里以礼致敬。现在我们见到人、马行走的足迹在石头上都很清楚,这样的事是可知道的。

何止只有五台山,今天的终南山、太白山(秦岭山脉最高峰)、太华山、五岳名山(分别为: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当然也包括九华山、普陀山、峨眉山),都有圣人居住,为了住持佛法,处处都有。人有供养设斋,必须预先奉请,七日以前,在安静的室内,安置安置菩萨坐的坛座,燃烧檀香,摆出请求菩萨赴约的疏文,关门祈求,没有不得到感应的。菩萨到时间后会来赴斋。凡人和圣人都难以认出来。如果不这样的话,各种缘由奉请的人很多,就会很少来这里吃饭。现在的时候又作宾头卢圣僧的像放在房间内供养,也是一种途径。然而需要在其他地方空座位前面安置碗、钵,到僧人吃饭的时候,让大僧受供。不能用僧众的器具安设食物,因为凡人和圣人虽然不同,都不会触碰僧人吃饭的器具。

到俗家就按照俗家的器具设置,如果不提前在安静的室内等待,时间到其他圣众或许就会降临,因为三天下众生同一时间供养,圣僧会随缘另外赴斋,这宾头卢尊者非常难以值遇到。

心灯佛教文化工作室注释:

本文提到了中国的五岳名山,终南山,太白山及四大名山都有圣人居住,圣人在哪里呢?

这些圣人具足证量,有禅定力,可以在这个地方开辟出另外一个维次空间居住,属于高维次空间,凡夫难以测知。圣人们之所以在人世间不入灭,就是为了让佛法久住,冥冥之中也济度接引有缘的众生,或者让其得遇善知识,或者让其得遇佛法,或者关键时刻救度点化等。我们佛弟子在修行,修行在哪个层次,圣人以天眼照之,一目了然。其中本文特别提到了佛弟子在名山之中如何请圣赴斋,一般古时千僧斋都说必有圣人来临,这里的圣人就是文中所说的住持娑婆世界的圣人,这些圣人有时候还会以化身来宣扬佛法,菩萨的神力不可思议,要请他们来的话赴斋,大家的布施功德都会增长很大,所以这个时候要按照仪轨奉请,燃香列疏,燃烧檀香其实也有一个妙处,就像一个信号,圣人就会了知到。古时候千僧斋有圣人来赴斋的故事在佛教历史中记载有很多。有心的人可以百度查询。

本文还提到了一点。当时的山中会在四个时候发出彩色的光明,天人在当时说道场寺院佛塔所散发的光明。现在这个时候新闻也常报到散发彩色的光明,应当是圣人所居住之地而散发的特殊光明。并不是简单的自然现象。因为古时候也有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

本文还提到了二个重要的知识点。

在周穆王的时候已经有佛法,历史上记载周穆王曾经遇到过佛法的故事,参见《列子-周穆王》,但是因为年代久远,现在的人将其列为存疑不信之文,但是这本天人感通录却说周穆王遇到佛法,并且在五台山中建造过佛塔寺庙。当时在汉明帝之初,摄摩腾法师和竺法兰刚来中国,因为摩腾法师是证悟的高僧,具备五眼六通,以天眼见到这个地方有佛塔,还需要以天眼看到,可见这个佛塔且有佛舍利是存在于多维次空间里,而非现实世界里。

高僧建议汉明帝建立寺庙,汉明帝因为梦境的缘故加上高僧的神异与智慧相信佛法,并建立了寺庙,后来魏孝文帝也建造了寺庙。

《周书异记》云:周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岁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泛涨,井水皆溢出。宫殿人舍,山川大地,咸悉震动。其夜五色光气,入贯太微星,遍于西方,尽作青红色。周昭王问太史苏由:‘是何祥也?’由对曰:‘有大圣人,生于西方,故现此瑞。’昭王曰:‘于天下何如?’由曰:‘即时无他,一千年外,声教被及此土。’昭王即遣镌石记之,埋在南郊天祠前。当此之时,佛初生王宫也。穆王即位三十二年,见西方数有光气,先闻苏由所记,知西方有圣人处世。穆王不达其理,恐非周道所宜。即与相国吕侯,西入会诸侯于涂山,以禳光变。当此之时,佛久已处世。至穆王五十二年壬申岁二月十五日平旦,暴风忽起,发损人舍,伤折树木。山川大地,皆悉震动。午后天阴云黑,西方有白虹十二道,南北通过,连夜不灭。穆王问太史扈多曰:‘是何征也?’对曰:‘西方有大圣人灭度,衰相现耳。’穆王大悦,曰:‘朕常惧于彼,今已灭度,朕何忧也。’当此之时,佛入涅盘。”

释迦牟尼佛距离现在到底有多远的时间,根据历史上说是在周穆王时期已经有了,按照禅宗三十三代禅宗祖师一脉单传到六祖(公元638——713年),如果是公元1002年,到六祖的时候 就是 1640年,而三十三代祖师一般都是在自己时日不多的时候才退位让贤,其他时间用来教诲、培育、传法寻觅接法人等,三十三代祖师扣除出生成长的日期后平均每人传道50年,1650年和1640年几乎一样,何况达摩祖师还活到100多岁,在涅槃前将法印法衣交付给慧可大师。而这三十三代祖师都是有记载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说释迦牟尼佛出生在公元前1002年是有可能的,周穆王遇到佛陀化身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可惜印度没有保存历史的习惯,现在的人都是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来估的大概,而如果佛陀出生在公元前565年,那么周穆王时期 公元前1002年已经有的佛法是从哪里出来的呢?须知在释迦牟尼佛出现世间以前,还是迦叶佛的法运时期,只是到了迦叶佛的末法时期,那时候依然有圣人出世,依然有圣人弘法,如《妙法莲华经》中世尊开示自己已经来娑婆世界 往返八千次了,而距离最近的公元前只是佛陀出现世间的一次而已,还有7999次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所以可以确定的是周穆王那个时候已经有佛法了。而五台山虽然是后人命名,但是五台山在古佛的时候就叫五台山,文殊菩萨是七佛之师,所以文殊菩萨在古佛时期很久的时候就存在与五台山了。命名自然也是水到渠成之事。在华严经中也就是2500年前就称之为五台山了,所以一切都能说的通。

---------------------------------------------

迦摄摩腾是中印度人,精通大小乘经典。竺法兰也是中印度人,能够诵出几万章的经论。他们随着汉明帝的使者来到洛阳传教,并受到明帝隆重欢迎。在那个时代,中国皇帝本来是盲目信仰神仙方术的,佛教的出现,令当时的人耳目一新。西域高僧迦摄摩腾与竺法兰远自西域而来的事,引起当时道士的惶恐不安,故有一场轰动的佛道比试。永平十四年(七一)元旦,正当五岳各方道士循例向皇帝贺年的时候,以褚善信、费叔才等为首的道士六百九十人,藉机议论佛教与道教的是非。结论是:“皇上竟然摒弃了我国的道教,去远求胡人的教法,这是万万不应该的。”于是,褚、费二人率领众道士,各将自家所持道教经典带出,一同上表向明帝请愿,想与佛教一比高下真伪。明帝敕令尚书令宋庠,将佛道两教人士引入长乐宫前,下诏宣告:“在元宵日当天,道士与佛教僧侣一起集合在白马寺南门外比试,并先立东西两坛焚经台,以辨验各自的神通本事。”

比试当天,先令佛道分据焚经台,在东西两坛各示经典供置。褚善信等辈使出神通变化,有的骑草龙飞升,有的在虚空中往来等,虽有奇异,但皆寻常所见。然而,神通才显,却见焚经台下西坛的六百多卷道教经典,顷刻之间,忽然焚烧殆尽,褚善信等人也顿失神通,不能再飞升往来,一时窘相尽出。当时有人从火中抢出《道德经》,因此后世的道教人士认为,只有《道德经》是真的,其余全都是唐朝末年的道士杜光庭所撰。今日形容伪作为“杜撰”,就是来自这个典故。再看东坛的情形,熊熊火焰化作红舌灿莲,悉数涌现在空中,因而佛像与佛经丝毫未损。又见空中绽放五色神光,宝花玉鬘由天上缤纷落下,天乐齐鸣。明帝与左右群臣看到如此的祥瑞景象,都赞叹不已。当此之际,迦摄摩腾与竺法兰踊身虚空,为明帝说出偈颂:

狐非狮子类,灯非日月明,

池无巨海纳,丘无嵩岳荣。

法云垂世界,法雨润群萌,

显通希有事,处处化群生。

太傅张衍对诸道士说:“既然你们道教经典经过比试,证明道教神通没有灵验,你们就应当皈依佛法了。”

道士褚善信与费叔才等人深感愧疚,都羞愤而死,其余的道士,有的跳井身亡,的上吊自杀,此外,还有司空刘峻等二百六十人、京师士庶张子尚等三百九十人、后宫阴夫人王倢□等一百九十人、五岳道士吕惠通等六百二十人,都纷纷脱去道袍,请求出家。明帝一一允许,并敕令在洛阳创建十所佛寺,其中七寺建于城外,安置比丘,三寺在城内,安置比丘尼,佛教从此流传天下。

汉永平十年(公元67年),汉明帝夜梦金人飞空而至,次日乃大集群臣,以占卜预测此梦的吉凶祸福。知识渊博的大臣傅毅回答说:臣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梦到的大概就是佛吧。皇帝以为他说得很对,因此就派遣郎中蔡愔博士及弟子秦景等,前往天竺寻访佛法。蔡愔一行于彼国遇见迦摄摩腾和竺法兰,请求他们一起返回汉地。汉明帝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专门为之建立佛寺,命名“白马寺”。白马寺是我国汉地最早的佛寺,取回的佛经则收藏于皇室图书档案馆“兰台石室”中。这就是“白马驮经”的故事。

迦摄摩腾与竺法兰合作翻译了《四十二章经》,最初存放于摩腾所住处----兰台石室第十四间中,也就是今日洛阳城西雍门外之白马寺。公元73年,摄摩腾在白马寺圆寂。

摄摩腾与竺法兰二师同被尊为中国佛教的鼻祖。杭州飞来峰摩崖石窟中有他们的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