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径山呆庵敬中普庄禅师,天童了堂一禅师之法嗣,俗姓袁,台州仙居人。普庄禅师出家后,一度游方参学,后投天宁了堂一禅师座下。

初礼天宁,了堂禅师便问:“何来?”

普庄禅师道:“天童。”

了堂禅师道:“冒雨冲寒,著甚死急?”

普庄禅师道:“正为生死事急。”

了堂禅师道:“如何是生死事?”

普庄禅师便提起坐具,作出摇撼的样子。

了堂禅师道:“敢来者(这)里捋虎须!参堂去!”

普庄禅师于是谨遵师命,奋志用功。

一日,普庄禅师入室参礼了堂禅师。

了堂禅师于是举赵州庭前柏树子之公案,诘问普庄禅师。

普庄禅师正拟开口答话,了堂禅师却劈口便掌。

就在这出奇不意的掌击之下,普庄禅师当下悟入。

普庄禅师最初开法于抚州(今江西境内)北禅,后又移住云居、径山。曾有示众法语云:“夫为宗师者,不得已,垂示一言半句,无非为学者抽钉拔楔,解粘去缚。譬如善舞太阿,自然不伤其手。近代据师位,训学徒,记持文字,崇饰语言,夸耀后来,增长恶习,不知有自己出身之路,如衣坏絮,行棘林中,不能自由。少林直指之宗,于此堕地。良可痛伤!汝辈行脚,各须带眼,莫教堕落他网中,出头不得。只如古人道,入此门来,莫存知解。若纳山僧见处,直饶知解顿忘,犹是门外汉。到者(这)里须辨缁素始得。”

在这段开示中,普庄禅师对当时丛林中流行文字禅的习气作了痛切的批判。他认为,禅宗之衰落,与这种玩弄语言文字的虚浮做法有直接的关系。当今时代,禅宗要振兴,不可不注意这一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