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幼僧

在陕西南五台山,印光大师的一位同参法师有个小沙弥徒弟,顽皮捣蛋,玩香棍,爬院墙,什么调皮事都干,谁都拿他没办法。他的师父实在没辙,一天,找到大师说:“印光师,我这个小徒弟实在是太顽皮了,我们都没法管教。您是读书明理的人,麻烦您帮忙管教一下吧。”大师说:“好,您把他送过来吧。”这位师父就把小徒弟送到大师所在的寺院。大师身材魁梧,相貌端严,自有一股不怒而自威的气势。大师当场严肃指出小沙弥的过错,小沙弥一听,心虚得很;又听师父交代,自己今后将由印光大师教训,当场就面无血色,吓成一团,没办法只好歪歪扭扭来到大师面前,大师和颜悦色地说:“你可不要不听话呀,倘若不听,我可不会轻饶的。”小沙弥唯唯诺诺,大师将他带回。

小沙弥到了大师这里的陌生环境,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毕竟没吃过苦头,不出一两天,老毛病又犯了。大师把他叫过来准备打手板,告诉他犯了哪条规矩,不许动,也不许哭。香板刚举起,小沙弥就逃。大师严厉地说:“这是第一次,不罚你,再逃定罚不饶。”说完打下去,小沙弥忍住没敢吱声,老实地站着,象根木桩似的一动也不敢动。这以后半年之久,大师不需要高声说话,小沙弥都能听话守规矩,从前顽皮胡闹的毛病完全改过来了。

众僧对此深表佩服,大师说:“我无非是先把道理给他讲清楚,然后严肃纪律罢了。老师对学生生气,哪能气到怒不可遏的程度呢!不过略现严厉之相,让学生害怕就行了,再怎么严厉,也不过是让学生害怕而已。关键在于平时的教育要严格,老师要一身正气,言语举动毫无苟且轻佻,学生自然不敢放肆。如果平时不注重威仪,甚至与学生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等到学生调皮的时候,老师就是发怒到气死,对学生又有什么用呢?因此,关键是老师自己作好表率,才能以德服人。”

高风亮节

印光大师生活简朴,吃饭只求充饥,穿衣只求御寒。有人供养珍美的衣食,他不得已接受,转手就赠送别人;如果是普通物品,就交到库房,让大众共享。一次,大师要到扬州刻经处去印经,因为人地生疏,约高鹤年居士陪同。办完事回到上海,高鹤年要带他到海潮寺或玉佛寺挂单,大师不同意,对高鹤年说:“你的熟人太多,你陪我去,人家一定要客气办斋。你我都是苦人,何必苦中作乐,既花钱,又耗时。”高鹤年只得带大师找了一所最冷落的小庙住下来。

大师受请外出讲开示,由于年迈,腿脚不便,信众为他准备了轿子,他却从不肯坐,即使爬山也要驻着拐杖一步步走上去,他说自己是福薄之人,坐轿折福。一次,关絅之居士打佛七,请大师作开示,大师答应在早课时分讲开示。由于早课天还没亮,走山路困难,关居士赶在半夜过后,特地雇了轿子去接,半路却见迎面人影晃动,走近一看,大师正步行而来。大家一再恳请,大师仍坚决不肯坐轿。后来,关絅之居士请大师到家中应供,大师说只要买高粱馒头、炒豆腐渣两样即可。关居士无奈,只得在素斋席上另备这两样东西。

大师住上海太平寺时,一次,关居士去拜访,楼上楼下找不到他,最后在天井中找到了,原来他蹲在地上洗衣服。此时大师已经快七十了。在报国寺时,一次因为烧菜用的酱油稍好,他将明道师大加呵斥:“我等道力微薄,没本事利益别人,哪怕施主的一粒米,都无法消受,还吃什么好菜?”一旁的居士们看见大师如此自律,想着自己在家骄奢我慢的习气,惭愧得无地自容。

佛陀给阿支罗迦叶开示:苦来自于欲

佛陀在王舍城的耆阇崛山弘法时,一天早晨,佛陀着衣持钵,准备入城乞食。有一位阿支罗迦叶居士正准备出城办事,在往耆阇崛山的路上,他远远地便看到佛陀。阿支罗迦叶请示佛陀:‘世尊,我心中有一些疑惑,不知您可以为我开示吗?’佛陀告诉迦叶居士:‘现在时机并不恰当,我要先进王舍城里托钵乞食,等回来时再为你解说。’

但阿支罗迦叶仍一再地请佛陀立即为他开示,佛陀于是答应了阿支罗的请求,阿支罗问道:‘一切苦恼之事,皆是自心生起的吗?’佛陀回答:‘不应如此说。’阿支罗迦叶继续问:‘世尊!苦恼是由他法而生的吗?’佛陀回答:‘不应如此说。’阿支罗迦叶又问:‘这些逼苦之事,是不是自心与他法共生而有的?’佛陀依然回答:‘不应如此说。’

阿支罗迦叶继续问:‘难道苦是无因而生的?’佛陀回答:‘苦非无因而生。’阿支罗困惑地问:‘您说苦非自生、非他生、非自他共生,亦非无因生,难道世间没有种种痛苦?’‘世间实有苦。’佛陀慈悲地回答。

阿支罗再次请示佛陀:‘既然您说实有苦存在,请为我开示苦的真实义理。’佛陀便开示:‘苦的感受非本来就有,也非他法所生,因此不会是自他共生,也不是无因而生。真理,应该离开种种相对法,而回归中道。诸佛如来皆说此法:此生则彼生,此灭则彼灭。苦是由于无明而有行,因行而有识,识而有名色,名色而有六入,六入而有触,触而有受,受而有爱,爱而有取,取而生有,有而有生,生而有老死。若无明灭,则万苦皆灭。’

阿支罗迦叶听闻佛陀开示后,了知苦乃识心执取而生,而破除心当中的无明才是真正的灭苦之道。顿时远离一切垢染,证得初果。于是阿支罗迦叶恭敬合掌,向佛陀禀白:‘慈悲的佛陀,我已明了苦谛之理。从今日起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尽此一生作佛弟子,愿佛陀为我作证明!’阿支罗在至诚恭敬顶礼佛陀之后才离开。

阿支罗离开精舍不久,被一只在路旁为保护小牛的母牛所触杀,在临命终时,因六根清净,安详自在往生。

比丘们在城中乞食时,听到了有关阿支罗迦叶闻佛陀开示,命终无有怖畏的传言,于是在乞食完毕后,便前往佛所请示佛陀:‘世尊,阿支罗迦叶为何能证此无怖畏之报?’佛陀告诉诸比丘:‘阿支罗迦叶已经了悟苦谛之理。能够如实了知法的真义,才能远离怖畏,得大自在。’结语:人,因为‘欲’而生此娑婆世界,而‘苦’的来源就是‘欲望’;欲望,则是来自于自身的一念不觉。想要得到自在和解脱,唯有离欲、离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