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派遣天使者给众生传递的五封书信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佛告诸比丘。善听以置心中。我以天眼彻见众人生死所趣善恶之道。或有丑恶或有勇强或有怯弱。或生善道或生恶道。凡人所作为皆分别知之。人身行恶口言恶心念恶。谤讪贤圣。见邪行邪。其人寿终便堕恶道入泥犁中。凡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称誉贤圣。见正行正。其人寿终便生天上人间。如是比丘。我以天眼见人终便生天上人间。如是比丘。我以天眼观天雨堕水中。见一泡兴一泡灭。我见人死识神出生。有好色者有恶色者。有勇强者有怯弱者。或生善处或生苦处。自生自死如水泡无异。复譬如人以五彩缕贯琉璃珠。用珠净故。缕色青黄赤白黑悉现分明。我见人死魂神出生亦如是。又如冥夜以明月珠悬著宫门。有人住一面。观门中出入者。皆一一见之。又如居高楼上望见下人往者来者走者步者坐者立者。我见人死时魂神出生。端正丑恶勇强怯弱。如所施行分别知之】

我是这样听佛祖讲述的。一次释迦牟尼佛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释迦牟尼佛告诸位比丘:你们认真听讲,以记在心中。我用天眼看见众人在生死中经历善恶之道。或有丑恶,或有勇强,或有怯弱,或投生善道,或投生恶道。凡人的所作所为我都分别知道(他们的结果)。人身行恶、口说恶语、心有恶念、谤讪贤圣、见邪行邪,这样的人寿终便堕在恶道、入泥犁中。凡人身行善、口说善语、心存善念,称誉贤圣、见正行正,这样的人寿终便生在天上或者人间。就是这样的,比丘。我用天眼看见善良的人寿终便生在天上或者人间。就是这样的,比丘。我用天眼观察天雨堕在水中,看见一泡产生而一泡破灭。我看见人死后则神识出生。有好色者,有恶色者,有勇强者,有怯弱者,或生在善处,或生在苦处。众生的自生自死和水泡没有什么不同的。又譬如人用五彩缕线穿琉璃珠。因为琉璃珠纯净的缘故,而缕线颜色以青黄赤白黑五色都显现分明。我看见人死后魂神出生后也是这样。又如同冥夜里明月珠悬挂在宫门上,有人在一面,观察从门中的出入者,都一一看见了。又如同站在高楼上,能看见下面的人往者、来者、走者、步者、坐者、站立者。我看见人死亡的时候,魂神出生,有的端正、有的丑恶、有的勇强、有的怯弱。对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我都分别知道。

【佛告诸比丘。人生在世间时不孝父母。不敬沙门道人。不行仁义无可用心。不学经戒不畏后世者。其人身死魂神当堕阎王地狱。主者辄持行白王言。其过恶。此人非法不孝父母。不敬沙门道人。不随仁义无可用心。无有福德不恐畏死。当有所见唯大王处其罚。如是阎王。常先安徐。以忠正语为现五天使者而问言。汝本不见。世间人始为婴儿时。僵卧屎尿不能自护。口不知言语。亦不知好恶者耶。人言。已见皆有是。王言。汝自谓独不如是耶。人神从行终即有生。虽尚未见常当为善。自端其身端其口端其意。奈何放心快志。人言。实愚暗不知故耳。王曰。汝自以愚痴作恶。非是父母师长君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以不乐故止乎。今当受之。是为阎王现第一天使】

释迦牟尼佛告诉诸位比丘:有人生在世间的时候不孝父母、不敬沙门道人、不行仁义无可用心、不学经戒不畏后世的,这样的人身死后魂神应当堕在阎王地狱。主者辄持行对阎王说:这个人很恶,这个人犯法而不孝父母、不敬沙门道人、不随仁义无可用心、没有福德不恐畏死,应当如何处罚,唯有大王对这个人处罚。这样的话,阎王常先安徐。以忠正语为现五天使者而问言。你本来看不见。世间的人开始是婴儿的时候,僵卧屎尿而不能自己护理,口中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好与坏。这个人说:我已经看见了,都是这样的。阎王说:你自己说,你不是这样的吗?人神从行终即有生。人虽然尚未看见,常常应当为善,自己端正自己的行为、端正自己的言语、端正自己的意念。为什么要放逸呢?这个人说:我实在是愚蠢暗钝,不知道的缘故阿。阎王说:你自己以愚痴作恶,这不是父母、师长、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罪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今天你应当接受(惩罚),这就是阎王现第一天使。

【阎王复问。子为人时。天使者次第到。宁能觉不。人言。实不觉知。王曰。汝不见世间丈夫母人。年老时发白齿堕。羸瘦偻步起居拄杖。人言有是。王曰。汝谓独可得不老。凡人已生法皆当老。曼其强壮常当为善。端身口心奉行经戒。奈何自放恣。人言。愚闇故耳。王曰。汝自以愚痴作恶。非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以不乐故止乎。今当受之。是为阎王正教现第二天使

阎王又问:你做人的时候,天使者次第到你身边,你能觉察吗?这个人说:实在是不能觉查、知道。阎王说:你难道看不见世间的丈夫妇人,年老的时候,他们发白而齿堕,羸瘦偻步,起居拄杖吗?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的。阎王说:你说你自己可不会变老。凡人已经生下来,按自然法则都应当变老。你们强壮时,应当常常为善,端正身、口、心,奉行经戒,奈何你们自己放恣自己?这个人回答说:这是我愚钝的缘故。阎王说:你自以愚痴为理由而作恶,这不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罪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今天你应当接受(惩罚),这就是阎王正教现第二天使

【阎王复问曰。子为人时。岂不见世间男女妇人疾病者躯体苦痛坐起不安。命近忧促。众医不能复治。人言有是。王曰。汝谓可得不病耶。人生既老法皆当病。曼身强健当勉为善。奉行经戒端身口意。奈何自放恣。人言。愚闇故耳。王曰。汝自以愚痴作恶。非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以不乐故止乎。今当受之。是为阎王正教现第三天使

阎王又问道: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男女妇人疾病者躯体苦痛而坐起不安,生命就在弹指之间,众多医生都不能治愈。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啊。阎王说:你自己说你可以不生病吗?人生下来就会变老,按自然法则都会生病。你们身体强健时,应当勤勉为善、奉行经戒、端正身口意,奈何你们自己放恣自己?这个人回答说:这是我愚钝的缘故。阎王说:你自己以愚痴作恶,这不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罪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今天你应当接受(惩罚),这是阎王正教现第三天使。

【阎王复问曰。子为人时。岂不见世间诸死亡者。或藏其尸或弃损之。一日至七日肌肉坏败。狐狸百鸟皆就食之。凡人已死身恶腐烂。人言有是。王曰。汝谓独可得不死耶。凡人已生法皆当死。曼在世间常为善。饬身口意奉行经戒。奈何自放恣。人言。愚闇故耳。王曰。汝自作恶。非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不得以不乐故止。今当受之。是为阎王正教现第四天使

阎王又问他: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各种死亡的人,或藏其尸,或被弃损。一日至七日而肌肉坏败,狐狸百鸟都吃这个死尸。凡人已经死后而身恶腐烂。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的。阎王说:你自己说你自己可以不死的吗?凡人已生下,按照自然法则就应当死亡。你们在世间应常常为善、端正身口意、奉行经戒,奈何你们自己放恣自己?这个人说:这是我愚钝的缘故。阎王说:你自己以愚痴作恶,这不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罪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今天你应当接受(惩罚),这是阎王正教现第四天使。

【阎王复问曰。子为人时。独不见世间弊人恶子。为吏所捕取。案罪所应刑法加之。或断手足或削鼻耳。锐掠治刓刻肌肤。热沙沸膏烧灌其形。裹蕴火燎悬头日炙。屠割支解毒痛参并。人言有是。王曰。汝谓为恶独可得解邪。眼见世间罪福分明。何不守善敕身口意奉行经道。云何自快心。人言。愚闇故耳。王曰汝自用心。作不忠正。非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今是殃罪要当自受。岂得以不乐故止耶。是为阎王忠正之教现第五天使者。佛说已。诸弟子皆受教诫。各前作礼】

阎王又问道: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的弊人恶子,被吏官所捕取,按照罪刑应受刑法的处罚,或断手足,或削鼻耳,或锐掠治刓,或刻肌肤,或热沙沸膏,或烧灌其形,或裹蕴火燎,或悬头日炙,或屠割支解,或毒痛参并。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的。阎王说:你自己认为独自做恶而可以不受惩罚,你亲眼看见世间罪福分明,为什么不守善、端正身口意、奉行经道呢?为什么你们自己放恣自己?这个人说:这是我愚钝的缘故。阎王说:你自己只顾自己,不作忠正的事情,这不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今天这些罪过你是自作自受,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这就是阎王忠正之教现第五天使者。释迦牟尼佛讲说完毕后,诸位弟子都接受佛祖的教诫,各自向前作礼。《佛说阎罗王五天使者经》

(白话略解):第一封信:世间的人开始是婴儿的时候,僵卧屎尿而不能自己护理,口中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好与坏。阎王说:你自己说,你不是这样的吗?人神从行终即有生。人虽然尚未看见,常常应当为善,自己端正自己的行为、端正自己的言语、端正自己的意念。为什么要放逸呢?第二封信:你难道看不见世间的丈夫妇人,年老的时候,他们发白而齿堕,羸瘦偻步,起居拄杖吗?第三封信: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男女妇人疾病者躯体苦痛而坐起不安,生命就在弹指之间,众多医生都不能治愈。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啊。阎王说:你自己说你可以不生病吗?人生下来就会变老,按自然法则都会生病。你们身体强健时,应当勤勉为善、奉行经戒、端正身口意,奈何你们自己放恣自己?第四封信: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各种死亡的人,或藏其尸,或被弃损。一日至七日而肌肉坏败,狐狸百鸟都吃这个死尸。凡人已经死后而身恶腐烂。阎王说:你自己说你自己可以不死的吗?第五封信:你做人的时候,难道看不见世间的弊人恶子,被吏官所捕取,按照罪刑应受刑法的处罚,或断手足,或削鼻耳,或锐掠治刓,或刻肌肤,或热沙沸膏,或烧灌其形,或裹蕴火燎,或悬头日炙,或屠割支解,或毒痛参并。这个人回答说:是这样的。阎王说:你自己认为独自做恶而可以不受惩罚,你亲眼看见世间罪福分明,为什么不守善、端正身口意、奉行经道呢?为什么你们自己放恣自己?这个人说:这是我愚钝的缘故。阎王说:你自己只顾自己,不作忠正的事情,这不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的过错。今天这些罪过你是自作自受,怎么能够以不知道而停止处罚呢?【当以此观察世间觉醒自己】

佛陀正法本意佛教文化工作室注:佛以天眼观无量众生生死犹如水泡,生灭之间,如梦幻泡影,转眼即逝,佛陀是站在无量劫的长远时间的角度来看众生的几十年生死,那么就如白驹过隙一样快,诸佛菩萨能以一念入无量劫,观察众生种种生死因缘,深刻体会生命的无常,从而能不执著不贪恋世间万物,不被五欲所迷,不忘失本心,这是诸佛智慧妙观察智之妙用。凡夫虽然没有慧眼,但是可以根据佛陀的开示对照众生的种种诸相,站在长远的时间角度甚至也同样站在无量劫的时间角度观察思维众生,出生、成长、变老、死亡四个过程,无量众生无不是在这个四个过程中徘徊,万事万物无不是因缘和合而成,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如人们喜爱追逐的汽车、华丽的衣服、房子、飞机还是聚散因缘和合的亲人之缘,或几年或几十年后均会消散于无形,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没有永恒,只是使用者暂时的支配权,又有什么可贪恋执着的那?衣能遮体,食可果腹,清心寡欲,知足而常乐,心不放逸不被声色犬马所迷,因此而不会被世俗的物欲所牵转,则能做生命的主人。同样这篇经文中阎王给众生提醒的五个天使者之书信,无不是时时在给众生敲响警钟,给我们提醒生命的无常,当我们身边见闻众生出生、众生变老、众生灾难或遭遇劫难、或遭遇绝症疾病、或众生遭遇死亡等我们也许因此而为亲人朋友得重病着急过、为亲人离去而难过哭泣过,为亲人变老而忧叹过,但是是否以此反观自身也会经历如此诸境,也以此观察生命的无常与脆弱而警醒自己,精进修持不放逸呢?这不正是由观察思维而产生的智慧心吗?经文中不仅仅是在开示法要,同样也是在用言传身教告诉我们如何思维观察世间种种升起觉慧导入正道,佛弟子当常起思维观察智觉照自心,这也是思维修的一种妙法,这样就是在转经行经而不是被经转,人常能把无常与生死挂在心头,把自觉觉他救度众生的大愿挂在心间,又怎么会被世俗物欲所迷?又怎会懈怠懒惰与放纵自我?当我们正念具足时则能升起善法,正念不具足时就被妄念习气所遮从而种种怠惰放逸,华严经中菩萨能“以菩提心为依,恒不忘失故”,菩萨能时时刻刻不忘失菩提心,时刻不忘失大愿心,时刻不忘善法而时刻精进修持,我们若能按照菩萨行去行去做,则定能时刻做到不忘失不放逸精进修持正法,早证菩提究竟解脱。

佛教是宇宙真理,佛陀对众生住胎出生、成长、临命终、死亡,乃至累世累劫的轮回种种诸相都了知彻底,是即成住坏空之妙谛,佛陀以智慧开示众生让人明白生命的真相以及如何如理如法的智慧处理面对,如法修行解脱。佛教以大慈悲大智慧大威德力折服众生,不强迫不强制任何人信教,倡导和平慈爱众生以四摄法随缘化度有缘,诸佛菩萨圣者倒驾慈航及祖师大德努力担当弘扬正法护持正法之责任与使命,以此佛法经久流传,我等众生当惜法重法效仿诸佛菩萨的慈悲精神,踏着圣贤的足迹而行,护持正法流传。佛经者,包含佛法修行解脱的路径,凡夫没有深入经藏而不明佛陀教诲,不明修学的路径,没有树立正知正见,只是自我想当然的修行,懵懂传懵懂,只会耽误自我修行解脱的大好机缘,甚是可惜,时光匆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而整部大藏经过于繁杂庞大,对于现代忙碌的众生即使穷尽一生也难以真正学透学完,故佛陀正法本意佛教文化工作室整理出佛弟子常用经典外,再深入经藏,提取整部大藏经诸多经典之精华,制作系列佛言慧语心灵桌面,以卷轴表法意,图文并茂,弘扬佛陀正法,树立正法眼藏,利益万源众生,以报浩浩佛恩与师恩。愿一切众生都能修学正法,自觉觉他,让佛陀正法广布十方利益万源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