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十善戒经》节录

云何名不淫戒?不淫戒者,有五功德利,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之所赞叹。不淫者,住佛威仪,身香如佛。何等为五?

一者、不动眼识,不视淫色,设见色时如见粪虫,如刀入心,如火烧眼,心不起爱;无常所切,眼火横动,何爱之有?

二者、不闻淫声,设闻淫声,不动耳识悦可耳根。愚痴音声,动毒蛇林为爱种子,此名贼风。从耳根出,妄见所起,如夜叉吟,何爱之有?此是幻响,愚夫爱之鼓动诸根,是露人声,从痴爱河,顺五欲流;深知是贼,不动耳识。

三者、鼻根嗅香。当知是香从八风起,痴风鼓动,爱风吹来,花等诸香从妄想生,颠倒横有从鼻识起,横言是香,或称美味,鼻识惊动,草木众花皆称是香。如来摄身,不嗅香臭,体解非真,不赞香触。

四者、不动舌识,不说世利,不赞淫事,口终不说淫欲、触乐,不住狂惑黐胶屋宅,亦不乐说可爱乐事,增长无明,五贼痴爱,是故诸佛不动舌识。

五者、意寂不动,不起淫心,不念淫事,不想淫乐,不动淫根,淫识不转,如解脱心,住寂灭处,处常乐城,安稳无为,随学佛心,住真如际,一向入于十八大空、九种涅槃。

佛及菩萨得五功德,身形清净,常生莲花,身净无垢,心亦淡泊。是故,诸佛说不淫戒最胜清净无上功德,具足五利,赞叹、称美为解脱因,不可穷尽。淫为极重无索系缚,譬如老象,溺五欲泥,普为一切诸罪根本。

淫欲之罪,吾今当说:

汝等一心听,淫独恶万行,没溺诸禅定,障蔽解脱道。

善男子女等,欲求解脱道,远离三界欲,火坑五欲河,

汤火寒冰山,解脱生死畏,持心如诸佛,当持不淫戒。

欲求长寿天,寿命无量劫,梵天转轮王,富有七财宝。

持心如诸佛,当持不淫戒。欲得见诸佛,闻法证道果,

具足六神通,游诸十方国,持心如诸佛,当持不淫戒。

淫有十过患,何等为十?

一者、贪淫之人,虽生天上为天帝释,受五欲乐,心如偷食狗,常醉不醒,没于五欲,驶流河中。

二者、贪淫之人,虽为人王威力自在,作恩爱奴,被人所使,多得财宝,如火受薪,不知厌足,亡身丧国,死堕恶道。

三者、贪淫之人,恒系属他六贼驱策;无常大象蹑其背上,心如猿猴不知众难,欲火焚烧,不识父母、兄弟、姊妹,犹如猪狗,更相荷担,无复惭愧。

四者、贪淫之人,常饮不净女人脓血,于无量劫常处胞胎;生藏、熟藏、子藏,诸虫以为衣服,唼□女根,用为饮食。

五者、贪淫之人心如利刀,眼如火车,割截、烧灭功德行藏。

六者、贪淫之人到刹利众,然结使火,起贪欲薪,意欲剥夺,犹如罗刹;到婆罗门众,不生惭愧,犹如幻人,但作妖祥,说不净事;到沙门众,不知皈依,动诸情根,如胶著草,欲染诸使,围绕意根,六情火起,烧善种子,破灭先世梵行白业。举手动足,犹如利刀,眼如猛火,口如罗刹,遍体毛孔淫火所使。

七者、贪淫之人造八种业,杀生;作杀生具刀、剑、杖等;和合男女;作大妄语;饮酒歌颂作淫境界;或复偷盗一切宝器;庄严虫聚,为心王所使;眼根恶狗,偷啖臭秽。

八者、贪淫之人为淫所使,心如大火,亦如铁聚,直当陷堕,破灭梵行,必堕地狱。

九者、贪淫之人身坏命终,如掷贝珠顷,必定当堕赤铜地狱。赤铜地狱纵广正等七千由旬,如铜花林,下有铁床,床上复有百千由旬热铜八楞柱,柱端有镜,镜中自然有诸女像,或作男形,淫人爱念动诸情根,同时火起,铜花化为大热铁钉,铜柱变成沸铜锥汤,铁床火然。女化为狗,男化为刀,驱蹴罪人,受无量苦;啖热铁丸,吞饮洋铜,求死不得,经无量岁,寿命一劫。

十者、贪淫之人不得见佛,如重云障,破梵行故,必定当堕阿鼻地狱。身满狱中,寿命一劫;左右宛转,复经一劫。时阎罗王呵责罪人:‘汝乐淫欲,今受此苦。是事乐不?汝今复当百千万劫偿他人债,终不可尽!’地狱命终,生鸠鸽中,受龙蛇身,污梵行故。百生、千生不见于佛,不闻于法,终不得道。

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淫欲不断绝,相续生众生。无明为根本,老死刀所切;

横受毒蛇林,血盛囊不净;如粪虫乐屎,贪淫者亦然;

九孔流欲火,恩爱如毒刺;颠倒妄见起,幻惑故生爱。

一切女色滑,如树生狂花;颠倒风所吹,萎花为虫聚。

女人如王瓶,渧渧浓血流,瓶满复淋漏,不净盈于外;

眼见不净汁,如偷狗贪淫;当自灭诸爱,一心观不净;

服饮于甘露,住大涅槃城。

佛告舍利弗:‘若有持心、持身不造淫欲,持眼不视淫色,持耳不听淫声,持鼻不嗅淫香,持舌不触淫舌,如此名为具足智慧,行八正路。不淫净身心,喻如莲花不著尘垢,成须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罗汉道、辟支佛道、无上大道,皆从不淫清净故得。’

《月灯三昧经》节录

贪爱淫欲甚鄙秽,能生苦恼丧天趣,

习欲之人离多闻,名为损减智慧者。

耽著爱欲为盲人,便能伤害于父母。

亦复能害持戒者,是故应当弃舍欲。

《宝云经》节录

(菩萨)如是增长宿世修集善业因缘,常作是念:‘苦哉,世间!痛哉,世间!无安立哉,一切世间!久遭重病,痴暗无明。何以故?欲因缘故;是故,我今不当于如是等困厄世间,求受五欲。夫淫欲者,唯是妄想颠倒而已,于三苦中谬生乐想,是故如来处处经中,种种因缘,具说淫欲多诸过失,殊可患厌。所谓淫欲,如炙肉□肉 俱燋,如舐刀刃贪味伪舌,如毒蛇头具四种毒,如猪在厕臭秽不净,如彼痴狗而啮枯骨,其口出血,谓之为乐,亦如猕猴黏著瞝胶。’是故菩萨当生厌离,剃除须发,而被法服,于正法中如法出家,往无家地,而慕精进,未得令得,未证令证,未至令至。

《出曜经》节录

淫之为病,受殃无量,以微积大,渐致烧身,自陷于道亦及他人,不致究竟,犹自饮毒,复饮他人,是故说淫不可纵!

断爱除其欲,竭河无流兆;

能明此爱本,是谓名苦际。

断爱除其欲者,爱之为病众患之本,以拔爱本枝叶不滋,于中自拔,永断无余,欲本自灭更不复生。由爱生欲流,犹如驶河,漂溺生类亿千万众,丧其命根,不得全济。河竭之后,众生往来,无形伤害,是故说曰:‘断爱除其欲,竭河无流兆也。’能明此爱本,是谓名苦际者。爱为形质,欲为枝叶,痴为润津。若彼学人思惟妙观,能断此者,超越苦际,是故说曰:‘能明此爱本,是谓名苦际也。’

能觉知是者,爱苦共生有,

无欲无有想,比丘专念度。

爱者众病之首,犹如城郭,聚集人民,凭地自怙。云何爱众病之首?如佛所说:‘泥犁受苦,其数无量,皆由爱所造。’凡在地狱受诸苦恼,皆由爱病。诸杀生者,亦由爱致,不与取、淫泆、妄语、十不善行亦复如是,皆由爱心,造斯诸恶。

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

我不思想汝,则汝而不有。

佛告比丘:‘淫火炽盛,便能燔烧诸善之本。’淫荒之士,不识善恶,亦复不别清白之行,不知缚解出要之道。如斯辈人遂无惭愧,宁丧亲族分受形辱,不阙淫性以违其志。或因淫欲,杀害父母、兄弟、姊妹,斯受其殃;或因淫逸,罪及五逆,王者所戮,死受恶报。犹野火行傍树为燋,既罪自深,复及宗亲。人由淫欲,违佛慢法,谤毁圣众,为诸圣贤之所嗤笑。

《孝子经》节录

自秽妻聚,惑志女色,荒迷于欲,妖蛊姿态其变万端。薄智之夫、浅见之士,亲其如此,不觉微渐,遂回志没身,从彼魃魅邪巧之乱。或危亲杀君,吝色情荡,忿嫉怠慢,散心盲冥,等行禽兽。自古世来,无不由之杀身灭宗,是以沙门独而不双,清洁其志以道是务。奉此明戒,为君即保四海,为臣即忠。以仁养民,即父法明,子孝父慈,失信妇贞。优婆塞、优婆夷执行如是,世世逢佛,见法得道。

《大乘日子王所问经》节录

追求著欲人,遂醉何曾乐,下劣妄追寻,云何得安乐?

非真丈夫业,自作不知非,无耻若驼驴,不堪极秽恶。

斯人少智慧,不悟罪根深,奔竞向女人,如狗便粪秽。

臭秽不可乐,愚痴所爱直,不知淫欲过,如盲不见色。

愚人贪爱味,于美起缠缚,何异厕中虫,宁知是不净。

智者得解脱,女色不可染,见彼生警怖,弃舍如坏尸。

淫欲臭秽根不净,过后常增业苦深;

聪慧法师呵欲染,当生父母亦无益。

譬如广大不净坑,满盛粪壤多臭秽,

亦似冢间膨胀尸,淫欲之人亦如是。

复似蝇虫咂疮肿,驴马奔眠粪秽中,

猪狗食啖臭鱼等,耽爱女人亦如是。

破坏善名兼德行,恒行毁禁具无惭,

不生天道堕阿鼻,是故法师呵爱欲。

如人误饮恶毒药,迷乱猖狂遍体疼,

不觉无常毒所中,耽欲之人亦如是。

乐著美味便珍馔,爱听歌音恋色声,

家事不思多忘失,唯作轮回集苦因。

贪著淫欲常称赞,不了愚迷粪袋身,

昼夜恒行下劣行,薄福沉沦于恶趣。

赞美淫欲行非行,多饶嗔恚长愚痴。

佛与菩萨众、缘觉及声闻,悉皆离女色,愚者不能知。

普被魔罗降,离女色染污,能得身安乐,究觅得解脱。

无智诸众生,爱欲无远离,作罪业无边,堕落三恶道。

无底欲火坑,猛焰炽不灭,有智乐解脱,不为女色染。

《梵网经》节录

若佛子发十大愿已,持佛禁戒,作是愿言:宁以此身投炽然猛火、大坑刀山,终不毁犯三世诸佛经律,与一切女人作不净行。……复作是愿:宁以百千热铁刀鉾,挑其两目,终不以此破戒之心,视她好色。

《大威德陀罗尼经》节录

佛告阿难:‘然其妇人多有烦恼,可厌可恶,不喜观察,不喜睹见。妇人多欲,常不知足,以爱欲故,得复欲得,更复欲得;欲欲不止,常求常觅,无知厌足。阿难!其妇女五蛆虫户,而丈夫无此。复次妇人五蛆虫户,在阴道中,其一一虫户,有八十虫,两头有口,悉如针锋,彼之蛆虫,常恼彼女而食啖之,令其动作。动已,复行,以彼令动是故名恼。其妇女人此不共法,以业果报,求欲方便,发起欲行;贪著丈夫,不知厌足。……

其妇女人,若见丈夫即作美言,瞻视熟视,视已复视,瞻仰观察意念欲事。面看邪视,欲取他面;齿衔下唇,面作青紫。以欲心故,额上汗流,若安坐时即不欲起,若复立时复不欲坐,木枝画地摇弄两手;或行三步,至第四步,左右瞻看;或在门颊,嚬呻出息,逶迤屈曲,左手举衣,右手拍髀。又以指爪而刮齿牙,草枝剔齿,手搔脑后,宣露脚胫;呜他儿口,平行而蹶,急视诸方。阿难!如是等相智者当知,妇女之人欲事以发,厌离弃舍,所以者何?勿令于我流转生死,大暗中住。’

《圆觉经》节录

若诸世界一切种性--卵生、胎生、化生、湿生, 因淫欲而正性命。当知轮回爱为根本,由有诸欲助发爱性,是故,能令生死相续。欲因爱生,命因欲有,众生爱命还依欲本,爱欲为因,爱命为果,由于欲境起诸违顺,境背爱心而生憎嫉,造种种业。

是故,众生欲脱生死免诸轮回,先断贪欲及除爱渴。善男子!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生死

若诸末世一切众生,能舍诸欲及除憎爱,永断轮回;勤求如来圆觉境界,于清净心使得开悟。

《法句经》节录

昔世尊在祇园精舍,有四比丘,共论世间何者最苦?一言淫欲,二目饥渴,一言嗔恚,一言惊怖,共诤不止。佛言:‘汝等所论,未究苦义。天下之苦,莫过有身,饥渴、嗔恚、色欲、怨仇,皆因有身。身者,众苦之本,祸患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