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以前是军人,转业后分到镇食品站做副站长。七十年代的食品站算是不错的单位,所以那时家里的条件相对较好,偶尔能吃上肉。父亲的脾气直,禀性刚硬,总是得罪人,所以别人的官越做越大,他的职位却一降再降,最后在食品站做了一名杀猪匠。那时的父亲上有三位老人——奶奶和外公外婆,下有四个小孩。

我母亲没有工作,在家务农,家里的开销基本都指望着父亲那点工资。虽然如此,记忆中父亲却总是热情开朗、笑口常开的样子。

我十岁那年,父亲一常喊头痛。刚开始就随便拿了点药吃,到后来头痛得没有办法忍受了,才去医院检查。检查出来却发现已经是鼻咽癌晚期,家里一下就觉得天塌了。

不到一年,父亲就去世了。父亲去世的时候,痛苦不堪,特别可怕,那情形特别像被杀的猪在痛苦万状、徒劳无益地挣扎。用这样酌词汇描述那个场景并非是我对父亲不尊重,只是当时的场景确实给我

那种感觉。整整三天三夜,父亲一直在痛苦中挣扎,最后一口气就是断不了。目睹了那么强烈的痛苦折磨,才知道人能利索地死去,真是一种太奢侈的幸福。

父亲去世后,母亲给我们讲了她的一个梦,这个梦是在父亲得病期间做的。在梦中,她看见一个特别大的广场,广场的中央有一根烧红的铁柱,父亲四肢和身体被铁链捆在烧红的铁柱上,有人拿着鞭子不断抽打他,父亲不断地哀号,连喊救命的空隙都没有。母亲说这个梦异常的真实与清晰,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我读了《地藏菩萨本愿经》才知道,父亲因为杀业太重,人还没去世,神识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受报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父亲母亲和我们四个孩子,一定是带着不好的宿世共业,合在一起,组成了这个家庭。今生而言,父亲的杀业是为了我们一家子的生活,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承其利则必受其害,所以这种业报也得我们整个家庭来承担。父亲去世后,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我们四个孩子,无论家庭还是事业,也是多有不顺。

我们家人的这个遭遇,刚开始我是没有办法理解和接受的。因为母亲是我们那儿远近闻名的大孝女,待人也很好,无论谁家有点事,都会热心去帮忙。要说好人好报,老天有眼,母亲这么好的人,怎么会遭受如此的人生不幸呢?也许是我某一生种了点善根,今生得以听闻了佛法,才理解了这世间的因果缘由的道理。天地之间,生命是最尊贵的,试问有什么样的恶业比得过杀害生命,而且是长期的、职业的杀业?

很多人面对杀生,总是能列举出许多不得已的理由。比如为了得到实验数据、完成学业;为了工作所需,任务必须完成;为了养家糊口,别无求生之途等等。

因果律是一种自然规律,没有一个人格化的主宰来操控。佛陀告诉我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只是因为他了知每一种行为所带来的结果、所需付出的代价,才慈心制戒,让我们离苦得乐。如果你真实地相信每一刀的疼,都要回到自己身上,就别说太勇敢,别说不在乎,别说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