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七、育王起塔

《阿育王传》上说:有一天阿育王来到鸡头摩寺拜谒上座长老耶舍,合掌说道:我要在这个世界上造立八万四千宝塔。你看如何?耶舍长老称赞说:“这好得很啊!你若想一时作塔,我可以在你造塔的那一时候,以手障日。你可下一道通令,遍告各国,在见到手障日的那一时同时起塔。”阿育王听后,还回本宫,便传令造八万四千宝箧,用金银琉璃装饰。每一宝箧中盛一舍利。又造八万四千宝瓮,八万四千宝盖,八万四千疋彩布,包扎庄严。每一舍利宝箧,交给一夜叉,使传遍世界各地,凡是有一亿人口的地方,便造一宝塔。于是鬼神各持舍利,四出起塔。有一夜叉赍一舍利,来到得叉尸罗国,要作宝塔。其国人说:“我国人民,共有三十六亿,今当与我三十六箧。”夜叉返回把此事告知阿育王。阿育王心想:这个国家人口这么多,假如给他们三十六箧,那么舍利便不够分配至世界各地。我应当设法拒绝不给。”就对夜叉说:“你去那个国家,给一舍利起一宝塔就行了。以后凡是多过一亿人口的地方,也只能给一舍利,少一亿人口的地方就不必了。”

一百九十八、迦叶付法

《付法藏经》上说:摩诃迦叶垂涅槃时,以最胜法付嘱阿难说:“长老当知,以前世尊把正法眼藏传付于我,我今年纪老迈,即将涅槃。我现在也把此世间最胜妙法传付与你,你当精勤守护此法。”阿难恭敬受教。于是阿难演畅妙法,化诸众生。这位阿难尊者,对佛教有大功德,今当随顺介绍他的宿世因缘:在往古定光如来度世的那个时代,有一沙门度一沙弥,教令读诵,日夜诫敕,无有休废。若沙弥念经稍有间歇,即便呵责。这位沙弥每天还要出外为师乞食,如果在外稍有稽留,这一天经念得不足数,也要遭师父骂辱。沙弥心里很是愁恼,只好在乞食时,边走边诵。其时有一长者见沙弥这样用功,就向他请问。沙弥如实告诉长者。长者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师父也是为你好,你不必忧愁,你只要精勤诵习,我可以供给。”从此沙弥得以专心读诵,每天经文都念得很充足。当时那位沙弥,就是现在的世尊。那位施食长者,就是今日的阿难。因为有这样的福缘,所以智慧深妙,总持强识,多闻宏广,不可称计。迦叶付法于阿难时,还对阿难说:“长老以后若人涅槃,王舍城中有一位长者,名商那和修,已于过去深种善根,可度出家,付以法藏。”

一百九十九、鸡足入定

《阿育王传》上说:当时迦叶尊者召集众阿罗汉举行结集法藏后,又付法于阿难,对阿难说:“我今要入涅槃,以法付你,你要善加守护。”之后,迦叶又来到阿阇世王所,对守门人说:“请转告大王,大迦叶欲入涅槃,特来道别。”迦叶把所要交代的事都一一付嘱了。于是来到鸡足山三岳中,结草而坐。心中念道:“我令身上著得是佛所传下来的袈裟法衣和佛用过的钵。佛曾经付嘱说,乃至弥勒兴世,令不朽坏。使弥勒弟子皆见我身。”即时大地六种震动。迦叶将要入定,心中又念:“若阿难、阿阇王来时,山当为开,令他们得入;他们去后,山当还合。”这时释提桓因散天香花,供养迦叶,礼拜供养后,山即自合,把迦叶尊者隐覆在山窟里面。此山窟神名毕钵罗,见迦叶入灭,慨叹地说:“今日法岳崩坏,法船沉没,法树已摧,法海已竭,该是诸魔得意欢喜的时候。”一切天人哀恋悲泣。当时阿阇世王,梦见天梁折坏,醒后心生惊怖,有守门人来报说:“刚才迦叶尊者来向大王道别,说他要入涅槃。”阿阁世王听了,立即同阿难赶到鸡足山,山自开启,见迦叶已入涅槃,二人供养礼拜后,涕泣而还。

二百、商那受法

《付法藏经》上说:阿难临当灭度时,对商那和修说:从前佛以正法眼藏付大迦叶,大迦叶以法付我,我今亦以此法藏传付于你,你可精勤守护,令诸众生服甘露法味。商那和修答说:“依教奉持!我当拥护如是妙法,普为一切众生作大明灯。”这位商那和修在过去很久以前,是一位商主。有一天,见有一辟支佛身患重病,就与诸商人到处求医疗治,并尽心照顾,辟支佛病体得以康复。商主见辟支佛身著商那衣,便把上妙衣服奉上,说道:“惟愿大圣,受我此衣。”辟支佛说:“施主一片诚意我心领了。但你应当知道:我以此衣出家成道,今仍然应著此衣,而入涅槃。”言罢,现十八种神通变化,然后坐定入灭。商主悲哀,为辟支佛起塔供养,因立誓说:“愿我未来世,值遇圣师,并且还要超过这位辟支佛。使我所有威仪法式以及衣服等,皆如此圣无异。”由于这种愿力,自从商那入于母胎,至于出家成道、入般涅槃,那件商那衣,从来不曾离体。因此取名号为商那和修。阿难对商那和修说:“当年世尊游化摩突罗国时,曾对我说:“此国中有一位长者子,名优波毱多,我灭度后,当为世间兴大饶益。因此你以后有机会时要度他出家,并把法藏传付于他。”

二百零一、毱多筹室

《付法藏经》上说:优波毱多十二岁时,有一天在街市上遇到商那和修,商那和修来到他家中为他说法。并以方便教他用黑白石子来记别每一天的心念善恶。优波毱多依教而行,摄心不散,日渐转净。到了第七天,纯白无黑。尊者知他善念已盛,乃为他说法,遂得初果,于是度他出家。到了受戒的年龄,当白羯磨时,已证得阿罗汉。商那和修便把法藏传付与他。时人称优波毱多为无相好佛。因为他的智慧深广,具足方便,有大神力,不可思议。他曾以三种尸降伏恶魔;为阿恕伽王兴大饶益。凡是经他所化度的人无不解脱,皆证得阿罗汉果。他曾经用筹作记数,筹长四寸,一人得道加一筹。这样积累下来,筹满一石室。石室高六丈,四方亦六丈。由此可知他所化度的人众之多。他的名称传遍全世界。当他要入涅槃时,集十方阿罗汉等及诸学人,其中持净戒者不可称数,诸优婆塞也有无量百千。于是,尊者飞身虚空,现十八种变化而取灭度。无人悲号,即以室筹等作为原料焚化,乃起塔供养。

二百零二、蜜多持幡

《付法藏经》上说:尊者佛陀蜜多接法后,心想:“吾师难提,以法付我,我当如何把佛法发扬光大,令诸众生普得饶益。”又想:“当今国王,邪见极深。我应该先去调伏这位国王,令舍邪见。”于是,他持着赤幡,故意走在国王前面。国王问:“何人大胆,竟敢走在我的前面。”蜜多答说:“我是智人,善能谈论,想在国王面前作一次试验。”国王即宣令国内所有婆罗门、长者、居士,凡是聪明博达,善于辩论的全部集在国王宝殿上,要与这一沙门进行辩论比赛。于是一切邪见外道都来集会。这时国王在正殿上罗布茵褥,蜜多即升法座,出一题目叫“无方论”,与诸外道对辩,外道中智慧浅的,一言即屈,稍有聪辩的,也被蜜多三言两语便就哑口无辞了。国王见这么多人都辩不过蜜多,理皆穷匮。便要亲自与蜜多议论。蜜多心想,我与王论,不应显胜。就对国王说:“我与大王不用再辩了,其实,这其中的义理深浅,大王自能明了。”此时国王亦自知理屈,遂改邪心,敬信正法,受三自归,为佛弟子。从此这个国家弘宣正法,连国中邪见最深的外道尼乾子师徒五百人,也来蜜多所,要求出家,为佛门弟子。

二百零三、马鸣辞屈

《付法藏经》上说:有一位大士名马鸣,智慧渊鉴,超识绝伦。他所持的论点是“计实有我”,有人向他提出问难,都被他驳倒,因此也就十分的贡高我慢了。他听说有一位尊者名富那奢,智慧深遽,多闻博达,所说的是“诸法空,无我无人”,正好与他的论点相反,他就很有点瞧不起富那奢。有一天他来到富那奢所,对尊者说:“一切世间所有言论,我都能毁坏,如雹摧草。我这话若是有半句虚张夸大而不诚实,愿斩我的舌头以谢能屈我的人。”富那奢说:“佛法之中,凡有二谛,若就世谛,假名为我;第一义谛皆悉空寂,如是推求,我何可得?”马鸣听了心中还不服气,自恃机敏聪慧,还以为自己一定是对的。富那奢又对他说:“你好好地去想一想,我所说的话真实不真实?然后我再与你定谁胜谁负。”这时马鸣心中仔细推敲:世谛之中,“我”为假名,自然这个“我”是不真实的,而第一义谛中,性复空寂,又哪里有“我”?如是于二谛之中,寻“我”皆不可得,既无所有,又如何能毁坏。想来我今天是一定不及富那奢了。便要自斩舌头以谢其屈。富那奢说:“且住。佛法是主张仁慈的,你不须斩舌,宜当剃发为吾弟子。”于是尊者即度马鸣出家。其后又把法藏传付与马鸣,对他说:“我以法藏传付与你,你当至心受持,令未来世普皆饶益。”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