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一、采花献佛

《采花违王经》上说:有一次,世尊游化来到罗阅城,正逢国王派数十人向城中人民收集鲜花。这时,城中男女老少从城外采花回来,遥见世尊相好庄严,犹星中朗月,清辉明亮,佛身巍巍光明,如红日初出,照遍天下;众菩萨弟子,前后围绕。便相拥而来,向佛稽首作礼,合掌说道:

“人身难得,人命难保,佛世难遇,佛法难闻。我等今日有幸遇见如来大圣,犹久病得遇良医。我等众人,出身贫贱,受官府种种压制驱役,恒不自在。如今国王发出告示,令城中人民每天早晨必须采集鲜花进贡,若是误了时刻,轻则处罚,重则诛杀。如此活在世间,实了无生趣。因此我等思量:佛圣人出现世间,亿劫难遇;而我等从无量劫以来,为人所害不可称数,但从未曾为法而不惜生命。今日有此机缘,宁弃身命,愿以此鲜花献上世尊,供养佛法僧三宝,并请佛为我等传授经戒,增益智慧。纵使因此被杀,亦必不堕苦痛,定生安乐之处。”言毕,一心皈命顶礼。

佛见这些采花人发心恳切,即为他们宣讲六度波罗蜜、四无量心、三解脱道等大乘之法。诸采花人闻佛说法,皆发道意,心解佛慧,了悟无生,趣佛菩提。佛即为他们授记,当来作佛,号称“妙华”。

一百四十二、造幡供佛

《百缘经》上说:佛在迦毗罗卫国时,城中有一大富长者,娶了一位名门贵族的女儿为妻。这位新妇信敬三宝,亲手制了一对长幡,献上世尊而为供养。

不久,新妇怀妊,足月后生一男孩,端正殊妙,与众超绝。出生的这一天,空中有大幡盖,遍满城中。有人以此因缘,给他取个名号叫“波多迦”。

波多迦年渐长大,有一天出城游乐,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普耀,如百千日,心生欢喜,即来向佛顶礼。佛为他说法,得须陀洹果。回家后,便向父母请求,立志要随佛出家。父母虽然对他十分疼爱,但难得孩子有这一份善根道念,所以也不加阻拦,并且送他来到佛所,让他随佛出家。

波多迦出家后,精勤修习,不久证得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见到他,无不心生敬仰。

佛告诉诸比丘说:“从前有一国王名磐头末帝,造七宝塔供养舍利。时有一人,作一长幡悬于塔上,然后发愿而去。因为这种功德,使他九十一劫不堕地狱、饿鬼、畜生,常生天上或人间。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有幡盖荫覆其上,充满吉祥如意;一直到了这一世,逢遇到我,遂发心出家而得道。你们可知道,当时那位献佛长幡的人,便是今天的波多迦!”

一百四十三、施衣得记

《贤愚因缘经》上说:有一天,世尊入城乞食。有一婆罗门,见佛身上的法衣有个地方破了,就回家取出一块细棉布供养佛,用以补衣。佛便接受了,并且给他授记说:“你百劫后,当得作佛。”

周围有许多长者居士,听到佛为婆罗门这样授记,很是不解,心想:“这位婆罗门只不过施舍了这么一小块布料,如何能得到那么大的果报?”世尊知道他们心有所疑,就向他们解释说:

“从前有一位大臣,向佛请求要作三个月的供养,佛即答应。其时有一国王名磐头,也要请佛供养三月。佛对国王说:‘我已先答应了大臣的请求,不好更改。’国王就回宫对大臣说:‘佛在我国,我要供养,但据说你已经先请了。所以特来向你商议一下,请你暂时放弃,让我供养三月满了,你再接着请佛。’大臣回答说:‘假如大王能保我身命长久,又能保得如来长时常住于此,又能保得国泰民安,无诸灾难,这几件事大王如能一一办到,那么,大王要优先请佛,我绝没有意见。’国王知道大臣不肯相让,只得对大臣说:‘我知道你请佛心切!不如这样吧:你请一日,我请一日;你我轮流设食供养,各满所愿,岂不是好?’大臣觉得有理,即便依允。于是大臣除了设食之外,还具办了许多法服,供养佛及众比丘,每位一领,悉皆满足。”

佛告诉阿难说:“当时那位施佛及僧的大臣,就是现在的这位婆罗门。因为他生生世世培植福田,今值于我,奉施此衣,所以我才这样给他授记。”

一百四十四、小儿施土

《贤愚因缘经》上说:有一天早上,世尊与阿难入城乞食,见一群小孩在道路上玩耍,各用土石木块建造房屋,以及仓库等等,又以土当米,储藏在仓库中。其中有一小儿,遥见佛来,欢喜踊跃,生布施心,即到仓库中取“米”来施佛。佛见这小孩一片天真,即低头接受,然后交于阿难,对阿难说:“你把这些土带回去和成泥涂在我们精舍的房地上。”阿难遵命。

佛又对阿难说:“刚才那位小儿,以欢喜心施土,那一把土虽只够涂房地一角,但缘此功德,在我灭度百年后,当成为国王,名阿输迦。另外一个小孩,当成为大臣,共同治理国土,护持佛教,兴隆三宝,广修供养,分布舍利于此世界各地,为我建立八万四千塔。”

阿难问佛:“如来往昔修何功行,而有如次多塔之报?”

佛告诉阿难:“在过去世有一大国王,名波塞奇,其时世间有佛名弗沙。波塞奇王与诸臣民常得供佛及僧。国王心想:今此大国人民常得见佛,广修礼敬供养;其余小国,地处偏僻,人民没有机缘修福,我应当请画师把佛的形象画出来,然后分送与诸小国,使一切人民咸修供养。即召来画师,共画八万四千幅佛像,分送各国。缘此功德,吾涅檠之后,当得八万四千诸塔果报。”

一百四十五、衣救龙难

《海龙王经》上说:有四龙王,一名缚气,二名大缚气,三名熊罴,四名无量色。有一天,这四龙王一齐来向佛顶礼,对佛说道:“大海之中,有无数种龙,有大种有小种,形态各异,他们各因行业果报而生于此。可是,有四种金翅鸟,常来海面侵扰,吞食这些龙族,使这些龙族种类皆无法安宁。所以,特来请求,愿佛保护,令海中诸龙常得安隐。”

佛听了四龙王的报告,心生怜悯,就脱下身上的袈裟,授于海龙王,告诉龙王说:“你把这领袈裟拿回去分与所有诸龙,凡能得到这袈裟一丝一缕者,金翅鸟王便不能侵犯。因为这袈裟具有持净戒者的无量功德及殊胜愿力。”

龙王接过袈裟,心想:“佛授这一领袈裟,份量这么少;而大海之中诸龙甚多,如何分得够呢?”佛知龙王心念:就对他们说:“你们别小看这一领袈裟,即使三千大干世界所有人民共分如来袈裟,还绰绰有余呢!”  龙王听了,把袈裟带回,分作无量数百千段,随各龙所需广狭大小,分与诸龙,其衣仍然如故,不见减少。龙王方信佛语不虚,对诸龙说:“当敬此衣,如敬世尊!”

诸龙得衣,欣然大悦,共来佛前,向佛礼谢,同声说:“如来所语,真实不虚;愿为我等授记,早登涅架彼岸。我等今日皈命佛法及诸圣众,奉持禁戒,恭顺如来。从今日开始,一切诸龙,皆共拥护正法。

一百四十六、证明说咒

《大悲经》上说;有一天,释迦牟尼佛来到补陀洛迦山观世音菩萨道场,观世音菩萨请佛坐于庄严宝殿中之宝师子座上。这时,有无数菩萨、声闻、诸天神众皆来聚会。

观世音菩萨于大会中密放神通光明,照耀十方世界,天宫龙宫皆悉震动。会中有一总持王菩萨,合掌问佛:“如此神通光明,是哪位仁者所放?”佛告总持王菩萨:“此乃观世音菩萨为要安乐诸众生故,密放如是大神通光明。”于是观世音菩萨从座而起,向佛合掌说道:“我今要为诸众生得安乐故,除一切病,得寿命故,惟愿世尊慈悲,允许我当众宣说大悲心陀罗尼神咒。”佛说:“你大慈悲,为安乐众生,今正是时,宜应速说。”

观世音菩萨又对佛说:“若有四众弟子要诵持此咒者,当于诸众生起慈悲心,先当至心称念我的名号,发深誓愿,然后开始诵咒。此大悲神咒能除灭身中一切重罪,若有人诵持大悲神咒,于现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应验者,此咒便不能称为大悲心陀罗尼。”

接着,观世音菩萨即于众前合掌正住,于诸众生起大悲心,开始宣说神妙章句陀罗尼。此时天雨宝花,缤纷而下;十方诸佛,悉皆欢喜;天魔外道,恐怖毛竖;一切与会大众,皆获果证;无量众生,发菩提心。

观世音菩萨大士赞

观音菩萨威神力  三十二应度众生  分身百千于六道

众生临于危怖难  念彼观音菩萨名  转危为安得安乐

路遇盗贼欲加害  念彼观音菩萨名  刀段段坏得安乐

欲求福慧男女者  念彼观音菩萨名  即得福慧善男女

欲求脱离三界者  常念观音菩萨名  临终接引生净土

南无观世音菩萨  分是身形度群迷  佛子蒙恩以偈赞!

一百四十七、燃灯不灭

《贤愚因缘经》上说:舍卫国有一贫女名难陀,以乞食自活。她看到国王臣民以及有钱的人家皆供养佛,心想:我前生罪业深重,所以这一世才这么苦命,虽也一样值遇福田,却无种子可种。想到这里,不觉悲上心头,感伤不已,因深自咎悔。于是,她继续行乞,冀望或能得到少许钱物,也要持以供佛。这样乞了一整天,只得一钱。就以此一钱拿去买油,卖油人见她可怜,多送给她一些油,才足够作一灯。贫女欢喜,来到精舍,奉上世尊,把灯置于佛前众灯之中。而后跪下自誓说:“我今贫穷,只能用这盏小灯供养于佛。以此功德,愿我来世,得智慧灯,灭除一切众生垢暗。”贫女作此誓愿后,礼佛而去。第二天清晨,正是目连尊者值日,他观察天已亮了,便来殿中收拾灯盏。他发现这一夜中,其余的灯都灭了,只有一盏灯仍然燃着,而且灯油和灯炷都没有损减,同新点燃的灯一样。目连心想:大白天燃灯未免浪费,不如先把它灭掉,待晚上再点燃。就举手要把灯扇灭,哪知,任他怎么扇,灯火依然亮着;目连又用衣扇,灯还是明亮如故。这时佛陀见目连想方设法要把灯熄灭,就走过来对目连说:“这一盏灯是一位发广大心的人所布施供养的,你即使倾四大海水泼之,起狂暴风吹之,也休想能把此灯熄灭。”刚好难陀女走过来,听到佛这样说,心中无限喜慰,便又过来向佛礼拜。佛为她授记说:“你于未来世百劫之中,当得作佛,号称灯光如来。”贫女既得授记,遂请求出家,佛即答应。

一百四十八、龙宫说法

《大云轮请雨经》上说:有一次,佛来到优婆难陀龙王宫内,住在大威德摩尼藏大云轮殿宝楼阁中。当时有无量诸龙王众,以无量香花、幢幡缯盖、珍珠缨络供养如来。

其中有一位龙王名无边庄严海云威德轮盖,已证得不退转位,为了要与诸龙众共同听受正法故,即向佛请教说:“世尊!要怎样才能使诸龙王等,灭一切苦,得受安乐?并能令此世界内,时降甘雨,生长树木、丛林药草苗稼,皆生滋味,使诸人民等,都能过着平安而快乐的生活?”

佛对大龙王说:“你今为了使诸众生获大利益,所以才这样问。我现在告诉你一种法门,你等如能依法行持,便可以令—切龙除灭诸苦,具足安乐。这个法门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实行大慈。无论天上人间,如有行大慈者,火不能烧,水不能溺,毒不能害,刀不能伤,内外怨贼不能侵掠,无论是醒是睡,皆得安隐。能行大慈的人,有大威德,诸天世人不能扰乱于他;而且形貌端严,众所爱敬,诸苦灭除,心得欢喜。所以,龙王!对于一切众生,身口意业都应实行大慈,这是你所应记取的。”

而后,佛又为龙王说其它种种法要。诸龙听了,皆欢喜奉行。

一百四十九、念佛法门

《阿弥陀经》上说:有一天,佛在祗树给孤独园讲堂中,对长老舍利弗说:在我们这个世界的西方,经过十万亿个佛土,那边另有一个佛国,叫做极乐世界;那个世界中有尊佛,号称阿弥陀佛,今正在那里宣说佛法。生活在极乐世界里的人民,身心没有任何痛苦,所感受到的都是极其美满快乐,所以称这个世界为极乐。”接着,佛为舍利弗详细介绍极乐世界的情形,无论是正报的人或依报的生活环境,都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庄严,清净而殊妙,超过十方凡圣同居土。所有进道资缘,无一不具。凡念佛众生得生此国,皆证不退转,而且其中还有很多是—生补处的菩萨。因此,众生有缘听到这个殊胜的法门,便应当发愿往生到那个世界,就可以与诸佛菩萨、诸上善人们生活在一起。但只凭少许的善根福德因缘,是不能往生的。如有众生听到阿弥陀佛的种种殊胜功德,由信而发愿,从此专心执持阿弥陀佛的名号,或者一天,乃至七天,总以达到一心不乱为目的。那么这位念佛的人,于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以及圣众,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接引他往生极乐世界。佛还告诉舍利弗说:“不但我今天这样称扬、赞叹阿弥陀佛的不可思议功德利益,十方诸佛都各自在他们的国土中,出广长舌相;赞叹劝信阿弥陀佛所说的话。并且还应当知道:我在此五浊恶世中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是很不容易的,现在把此最殊妙、最直捷了当的念佛法门教导众生,令一切众生即生了脱生死、直至成佛,是更加非常难得的啊!”

一百五十、佛赞地藏

《地藏十轮经》上说:有一天,世尊对天帝释说:“你们应当知道,有一菩萨名地藏,具足不可思议殊胜功德,他于久远劫以来,常常示现声闻的形象,不但在五浊恶世没有佛法的时期,以种种方便教化成就有情,亦于十方诸佛国土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帮助众生除灭一切病恼,满足一切所求善愿。有人能于一顿饭的工夫,至心称念地藏菩萨的名号,归依供养,所求之愿很快就能满足,胜于百劫皈依供养诸佛菩萨。”

这部经中还说到,末法时期,此娑婆世界充满浊恶,人的根基素质极为低劣,如同坯器,容易败坏;而且无知如同瞎子,分不清善恶邪正;贪求五欲,如石田不长苗稼;十恶充满,如臭尸垢秽。幸赖此经能灭众生烦恼,能令三宝久住。

佛说:未来世中,只要有人能因信佛而出家,即使不能成就法器,甚至毁破戒行,虽然应该给予处治,但不应该逼令还俗。

佛又付嘱国王大臣宰官,应当尽心尽力护持佛法,可得长寿安乐,获十种功德利益。所谓十轮者:人王治国应当选用良臣,抚安人民,教兵御敌,修营事业,给养功艺,赏善罚恶,建立三宝,教化众生,断其十恶,令修十善。依此十轮,能令三宝种性法眼,长远不灭,降伏鹿怨,令修行人戍无上道。

一百五十一、胜光问法

《胜光经》上说:有一天,侨萨罗国的国王胜光王,来向佛请教说:“惟愿大师,教我怎样做一位好国王?”佛告诉胜光王说:

“为国王者,当爱民如子,常愿人民安隐快乐,制止他们不可为恶,鼓励人民勤修善业。国人如子女,并怀忠孝。身为天子者,亦当情怀恩恕,薄征税赋,省其劳役;设官分职,不宜太多;惩罚恶人,奖赏贤善。如有不忠良之辈,依照古圣王治世之法,可以流放他方,而不宜厉行杀戮。当知能生为人道者,皆由胜缘所感,如果不该杀而肆意妄杀其命,定招业报。

“常当一心恭敬三宝,莫生邪见。我涅槃后,法付国王大臣辅相,当为拥护,勿致衰损;燃正法炬,转正法轮,尽未来际,常令不绝。

“若能如是依教而行,则令国中龙王欢喜,风调雨顺;诸天庆悦,丰乐安隐,无诸灾难,率土太平。王身快乐,永保胜位,福祚延长,心无忧虑,增益寿命。现前德行名称,传遍十方。外国诸王,咸来贡献,而共赞叹:‘其国天子,仁让忠孝,以法教化,能拯恤黎民百姓。于诸国中,最为第一。我等今者皆愿归伏此大法王。’舍身之后,得生天上;受胜妙乐。”

一百五十二、维摩示疾

《维摩诘经》上说:当时比耶离城中,有一长者名维摩诘,辩才无碍,入深法门,善于智度,通达方便;而以方便,示现身有疾病。

其时,众亲友知识闻知维摩诘有病,一齐前往探问。维摩诘便借机广为譬喻说法,对众人说:

“诸仁者!此身无常,既不强健,亦非坚实,为众苦所恼,为众病所集,乃是速朽之物;不可信赖。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水泡,不可久立;是身如焰,从渴爱生;是身如芭蕉,中间没有坚实;是身如幻,从颠倒起;是身如梦,为虚妄见;是身如影,从业缘现;是身如响,属诸因缘;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是身如闪电,念念不住;是身乃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有,所以无主、无人、无我、无寿;是身当体即空,离我、我所;是身无知,如草木瓦砾;是身无作,为风力所转;是身不净,秽恶充满;是身虚伪,纵然澡浴、装扮,供以衣食,必归磨灭;是身为灾,能生百一病恼;是身如丘井,为老所逼;是身无定,随时可能死亡。所以此身无可顾恋,实可厌患。”

一百五十三、文殊问疾

《维摩诘经》上说:当时佛对文殊师利说:“长者维摩诘现今有病,你应该去探问。”文殊承佛圣旨,来到维摩诘所住处,只见维摩诘病卧于床。文殊上前问说:“居士此病是否严重?经过疗治有无减轻?世尊命我来殷勤致问居土,此病是因何而起?已有多长时间?几时能够康复?”

维摩诘说:“我此病也算是由有痴爱而生。因为一切众生有病,所以我病;设若众生能得不病,我的病也就好了。菩萨为众生故入于生死,有生死则必然有病。若众生得离于病,菩萨也就不必病了。若问此病何所因起?当知菩萨的病,由大悲心起。”

文殊又问:“遇到有病的菩萨,应如何慰喻?”

维摩诘说:“对有病的菩萨慰喻,应说此身无常,但不可劝其厌离于身;说身有苦,而不说乐于涅槃;说身无我,而仍劝其教导众生;说身空寂,而不说毕竟寂灭;说应当忏悔先罪,而不可令其念念不忘过去。由于自己的疾病,应联想到众生的疾病而生怜愍,当识宿世无数劫所受之苦,当念饶益一切众生;忆所修福,念于净命,勿生忧恼;常起精进,当作医王,疗治众病。应当这样慰喻有病的菩萨,使他欢喜。”

一百五十四、金鼓忏悔

《金光明经》上说:有一天夜里,信相菩萨梦见金鼓及忏悔偈。天明,至世尊所,向如来说知夜间梦见金鼓,所出妙音,能够灭除三世诸苦,地狱饿鬼畜生等苦,以及贫穷困厄所有诸苦。此金鼓所出之音,既能除灭一切诸苦,当为一切众生无归无依无救护者,而作归依处:

“诸佛世尊有大慈悲,当证知我等微诚,受我忏悔。若我百劫以来,所作众恶,以是因缘生大忧苦,十方现在大悲世尊,能除众生一切怖畏,愿当受我诚心忏悔,令我恐惧悉得消除。我之所有烦恼业垢,唯愿现在诸佛世尊,以大悲水洗除令净。过去诸恶,今悉忏悔;现所作罪,城心发露;所未作者,更不敢作;已作之罪,不敢覆藏。身、口、意所有造十种恶业,应受恶报,今于佛前,诚心忏悔。若此国土及余世界,我所修行,身、口、意所有善法,悉以回向;愿于未来,证无上道。”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