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佛留影像

《观佛三昧经》上说,当时,净饭王向佛说道:“世尊!佛是我子,我是佛父。今我在世见佛色身,也不过只见其外,不见其内。譬如当初悉达多在皇宫时,相师皆见太子有三十二相;于今成佛,光明显耀,相好庄严,超胜昔日何止百千万倍!然则将来佛涅槃后,后世众生,该当如何观佛色身相好光明呢?惟愿世尊,今当为我,亦为后世众生分别演说。”

这时,世尊入遍净色身三昧,从三昧起,口放五色光明,照父王顶上,及于精舍,而后光明遍照娑婆世界,还入于佛顶。这时世尊为使众生见佛色身了了分明,即化精舍如白玉山,高妙与须弥山无别,山有百千龛窟,一一龛窟中,各现诸佛影像,与世尊无异;佛前有大莲花,花有千叶,叶有千光,光有千化佛,一一佛各有千弟子以为侍者。

佛告父王说:“将来佛灭度后,诸弟子们如能放下万缘,捐弃诸恶,专心系念思维佛之常光者,佛虽不在世,亦名见佛。以见佛故,一切诸恶罪业皆得消灭,随其所愿,于未来世,当成三种菩提之道。

一百、度诸释种

《观佛三昧经》上说:当时释迦族中有五百子弟问佛说:“我等平时所看到的佛身,为什么总是如见黑人一般。这一定是我们前世造下什么罪业,才会这样。惟愿佛慈,为我们解说。”

佛告诉众释子说:“在过去很久以前,有佛出世,名毗婆尸如来。那时有一长者名日月德,生有五百子,个个聪明智慧,通达世间一切文艺、星宿历数等。其父日月德信敬佛法,常对儿子们说解十二因缘等,为的是引导孩子们信佛学佛。可是五百子听了之后,皆疑惑不信,并且说:‘父亲年老糊涂,为诸沙门所诳骗。我们饱读群书,从没有见过这些道理,不知老父是从哪里听到的?’不久,五百子同时身罹重病。父亲见孩子们命不久长,危在旦夕,就对孩子们说:‘你们平时心存邪见,不信正法,今无常刀割切你身,此时你们心中才感到痛苦、害怕,但能有什么办法可救呢?于今唯一希望,就是你们能趁一口气尚在之时,至心迫切称念毗婆尸如来佛号,以期超升。’五百子听了老父苦口婆心的劝告,同声称念‘南无佛’。命终之后,俱生天上;因称念佛名故,今世又同生此处;因前生你等心存邪见故,所以今世不能佛庄严身相。现在你们如能随顺佛语,至诚忏悔往昔罪业,才能开心眼,见佛闻法。”

诸释子听了佛的解释后,便一齐来向净饭王说:“我等今日皆愿随佛出家。”净饭王说:“你等既要发心出家,自当向佛请求。”于是五百释子一起向佛请求说:“我等俱要随佛出家。”佛答应说:“善来比丘!”即成沙门。

一百零一、降伏毒龙

《观佛三昧经》上说:有一年,佛游化来到那乾诃罗国。该国某山中有一洞穴,有五罗刹住在其中。这五罗刹常常变化成龙女,与毒龙串通,毒龙降雹,罗刹乱行妖术,以至国中人民遭受饥馑疾疫之灾,已历四年。当时国王惊怖,召诸咒师作法对付,无奈毒龙、罗刹妖气极盛,所有咒术皆失灵验。国王听说佛已来到本国,便亲自前往拜见,请佛降伏。

佛接受国王请求,命舍利弗、目犍连领徒众五百人,化百千龙,皤身为座,龙口吐火,化成金台七宝床座。这时世尊顶放金光,光中现无数化佛,充满虚空。

其时毒龙遥见世尊来,亦率领十六龙子及其徒众,同时兴云布雨,震雷击电,降石雨雹,口眼吐火;五罗刹女各现丑恶狰拧之形,眼如掣电,站立佛前。这时龙子见虚空中有无数诸佛,心惊胆战,忙对龙王说:“父王吐火,要害一佛尚且力不从心,试看虚空中更有无数诸佛。父王赶快罢手吧!”

这时,金刚神举起金刚杵,杵头出火,烧恶龙身。龙王惊怖,赶快避入佛影中,顿时只觉遍体清凉,宛如甘露洒身。龙王心生欢喜,即向佛作礼悔过,五罗刹女也随着礼拜如来。这时如来犹慈母抚子,使龙王、罗刹女并十六龙子深受感动,于是五休投地,求受佛戒,佛即为说三皈、五戒之法。

一百零二、化诸淫女

《观佛三昧经》上说,当时舍卫城中,有从摩偷罗国来的许多妓女,专事勾引诱骗男子,经一宿需付金钱二百。国中有一长者名如闾达,积财百亿,生有三个儿子,长子名华德。这兄弟三人,仗着有祖业家产,不愁吃喝玩乐,终日游荡无度,不务正业,常常一起往妓院中鬼混,出手大方,挥霍无度。那知仅一个月,其父辛辛苦苦经营数十年积蓄下来的一藏金钱,竟被三个不肖之子挥霍至尽。

一天,长者开藏检视,见藏中金钱分文不剩,便追问守藏的人。守藏的人说:“这不关我的事,是你儿子华德三兄弟,日日来这里取钱,往妓院嫖妓。”长者听了,恨得咬牙切齿,立即把此事奏知国王,要求国王下令诛杀这些无耻恶人,为国除患,为民除害。国王说:“你家巨富,金藏犹且破尽,况其它中下人家,岂不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这些淫妇着实可恶!但我今已受佛戒,尚且不伤蚁命,何况杀人!今如来在世,化度一切众生,我今同你一起去见如来,告知此事,请佛度化这些淫女。”

佛闻此事,对国王说:“请你传令刽子手,把所有妓女集合在大广场上。”国王又命人击鼓,传令国内臣民也到广场集合。

这时,佛令一千二百五十比丘,各随定意,现大神通。佛为诸女说不净观,苦、空、无常等法。诸女闻法,皆发信心,决心改过从善,求佛受三皈及五戒法。

一百零三、阿难索乳

《乳光佛经》上说:维耶离国有一位梵志名摩耶利,原先修学外道,不信佛法。他家中养了许多乳牛。

有一天,佛派阿难到摩耶利家求取牛乳。摩耶利心想:我若不给,必定说我悭吝不舍。便故意指授一头凶性极恶的母牛,令阿难自取,本意想让恶牛触杀阿难,以折辱其道。于是摩耶利唤儿子带阿难到牛棚,暗中吩咐儿子说:“你不要替他取,试看阿难能有什么办法取得牛乳。”

阿难来到牛旁,心中念道:“我师曾经告诫说:‘不得以手自取牛乳。’这可怎么办呢?”这时,忉利天帝化作年少梵志,来到牛旁。阿难即对梵志说:“劳烦你为我取牛乳吧。”梵志接过钵盂,在母牛身边蹲下,母牛连动都不敢动,静静地让梵志随意而取。阿难接过牛乳,欢喜而去。

摩耶利十分惊异地说:“此牛平时凶恶不羁,陌生人谁也不敢靠近,怎么今天突然间变得这么柔善?唉!阿难是瞿昙弟子,尚能化物如此,何况佛之威神!”摩耶利想通了其中道理,心生欢喜,从此信解佛法。

阿难把牛乳奉上于佛,佛即受之。并告诉阿难说:“此牛因前世不信佛法,堕落牛身已经十六劫了。今日始闻佛名,随人取乳,奉上于佛。以此因缘,当得解脱,却后命尽,终不堕三恶道;最后作佛,号乳光如来。”

一百零四、调伏醉象

《法句经》上说:有一个时期,调达(即提婆达多)与阿奢世王下令国中人民,不准信佛。当时,佛与五百罗汉住在耆奢崛山中。调达对阿奢世王说:“现在时机到了。佛的许多弟子今已分散在各地,只有五百弟子在佛左右。大王明日假意请佛入城。我们预先准备五百大象,以酒饮之使醉。待佛及弟子入城时,放出醉象,把佛及弟子一并蹋死。到那时,我就可以取代佛的位置,由我来教化世间。”

阿奢世王听了调达的教唆,即往请佛。这时,佛早已知道他们的阴谋,随口答应说:“很好。”王回宫后,马上通知调达做好准备。

到了第二天食时,佛与五百罗汉共入城门。只见五百醉象狂叫而来,冲倒民房,墙壁屋宇皆遭破坏,一城人民仓皇逃避,战栗不已。五百罗汉飞上虚空,只有阿难在佛身边。醉象一齐转头,向佛冲来。佛迸开五指,化作五大雄狮,吼声震天动地。醉象俱伏在地,不敢举头,垂泪悔过。王及臣民,无不惊肃。

世尊徐徐而行,来到宫殿之上,接受阿奢世王供养。佛与诸罗汉食讫咒愿。这时,国王阿奢世惭愧地对佛忏悔说:“弟子一时糊涂,听信调达的谗言,兴造逆恶。愿佛慈悲,恕我愚昧无知!”

佛对阿奢世王及诸大臣们说:“世间有八事,所谓: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此八事,自古及今,少有人不受所惑。而其间最容易滋生诽谤的便是因为名誉,以致造下许多罪业。”

一百零五、张弓害佛

《杂宝藏经》上说:佛在王舍城时,提婆达多心怀邪恶,千方百计想谋害世尊。暗中收买五百名精于射术的婆罗门,带着硬弓利箭,隐藏于树林之中,等世尊经过,便跟踪至佛所住处,待佛静坐时,一齐张弓射佛。哪知所射之箭,到了佛的身前,—一化成种种香花。

五百婆罗门看到这种神变,皆大怖畏,当下舍弃弓箭,礼佛忏悔,胡跪合掌。佛为他们说法,使这些婆罗门心开意解,皆得须陀洹道。于是一齐向佛请求说:“愿佛慈悲,准许我等出家。”佛说:“善来比丘!”五百婆罗门同时剃除须发,法服着身,即成沙门。佛重为说法,俱得阿罗汉道。

诸比丘问佛说:“世尊!提婆达多屡次想要害佛,而佛总是以慈悲怜愍心待他。提婆达多未免太过份了!”

佛说:“提婆达多想要害我的心,不是这一世才有的。早在过去世时,有一商主,名不识恩,率领诸商人入海采宝而返,船经漩流处,被水中罗刹挡住,不能前进。正处危急时,有一大龟,心生慈愍,游向船边,把船上诸人皆负载至岸。大龟也上岸略睡歇息。这时不识恩者持刀要杀大龟,诸商人皆劝说:‘这大龟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杀之不祥。’不识恩说:‘我现在肚子饿极了,哪还管得什么恩不恩的!’即把大龟杀了烹食。那时的不识恩者,就是今天的提婆达多。而那大龟,就是我的前身。”

一百零六、佛化卢志

《经律异相》上说:当时首波罗城,有一位长者名卢志,奉事尼犍子外道。佛为了要度化卢志,便来到首波罗城。

尼犍外道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发慌,自念说:瞿昙沙门若来这里,这里的人民一定舍我而去归投瞿昙,将来还有谁愿意供奉我呢?于是匆忙来到卢志家,对卢志说:“沙门瞿昙,今要来此,你可知道吗?这位沙门,舍弃父母,东奔西走,所到之处,能令土地五谷不丰,人民饥馑,死亡者众。”卢志听了,信以为真,心中十分慌张,对尼犍说:“这可不得了!我们得赶快想办法来对付他。”尼犍说:“瞿昙性好丛林清水,凡城外有丛林的地方,全部砍伐;有流泉池井,用臭秽的烂土泥填满。派人预备器仗,城门严加防守,他若来时,阻挡不让他入城。我在这里施用种种法术,必能令他回转,便相安无事。”一切布置就绪。

这时,佛已来到首波罗城,见城外树木无故被伐,心生怜憋,以慈心向之,所有树林皆还生如初。河池井泉,其水恢复清净,盈满其中,朵朵莲花弥覆其上。又变其城垣为绀琉璃,内外透明,城内人民只见城门自开。守城的兵士举起器杖,器杖皆化成杂花,有谁能阻挡得了。

卢志长者看到这种情形,心中清浊自分,遂随大众一起来到佛前,恭敬顶礼,合掌迎接。佛为他们广说法要,皆发菩提心,咸受戒法。

一百零七、贫公见佛

《贫穷老公经》上说:舍卫国有一位贫穷老公公,年已二百多岁了。有一天,这位老公公扶杖而来,要求拜见佛。守门的人不让他进。老公公大声说道:“我虽贫贱,然而千载有幸,今得值佛在世。我素闻世尊,仁慈之心普及天下,万物皆蒙恩泽,所以不辞劳苦,远道而来想要向佛请教罪福因果,求离众苦。万望高抬贵手,让我一见慈颜。”

这时,佛对侍者阿难说:“你到外面领老人进来。”阿难遵命。老公公不胜欢喜,伏地而行,合掌向佛说道:“我生世不幸,贫穷潦倒,饥寒交迫,求死不得,活无所赖;又想人命至重,不能自弃。闻佛在世,心独欢喜,昼夜发心,愿一见慈颜。刚才在门外遇到一点挫折,心灰意冷,本想回去,无奈气力不堪,进退无路,又怕我要是在这里死了,秽污佛门圣地,重增我的罪业。哪知世尊果然是这么的慈悲,不嫌我老迈,让我进来,满我心愿。现在就是让我死了,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但还是请佛慈悲,为我开示法要,消我前业,修我来生。”

佛为老人开示说:“人之受生,各有生死因缘。因为各人所造的业因不同,所以所受的果报也千差万别。你在前世时,生在富豪之家,并且聪明智慧。可是你却没有运用你的智慧财富去造福于人,反而恣意轻凌于人,不肯布施。所以你今生才会遭受这样的贫穷。罪福报应,如影随形,如响应声,谁也躲避不了。”

老公公听了佛的开示,自知前世罪业深重,便再次向佛请求说:“乞以垂残之命,得作沙门!”佛表示同意。于是老公公剃除须发,法衣着身,而成沙门。

一百零八、老人出家

《贤愚因缘经》上说:王舍城有一长者名尸利比提,年已百岁,听说出家功德无量,便自想道:我今何不趁有生之年,于佛法中出家修道?于是来到竹园精舍,问众位比丘说:“世尊今天在不在这里?”答说:“不在!”长者又问:“那么请问,哪一位是佛的大弟子?”众比丘指着舍利弗说:“这位就是。”长者便来到舍利弗前,合掌作礼说:“请准许我出家。”

舍利弗见这位老人年纪这么大了,出家人所应行的三事:学问,坐禅,助营众事,这老人恐怕一件也做不了,就对长者说:“你回去吧。你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已不适合出家。”长者依次问大迦叶、优波离、阿龙楼陀等五百大阿罗汉,皆说年老不得出家。长者只好退出竹园,站立门外,不觉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这时世尊忽现其前,放大光明,相好庄严,无限慈祥地问老人说:“你何故哭得这么伤心?”长者听到佛的梵音,当下转悲为喜,如子见父,立即五体投地,泣声说道:“我究竟造了什么罪业,独不许我出家?”佛问长者:“是谁说年老不许出家?”长者答说:“是舍利弗他们说的。”这时世尊以大慈悲安慰老人说:“你不要忧愁苦恼,我答应让你出家就是了。你随我来。”长者便随佛后,入佛精舍。佛对大目犍连说:“这位长者发心出家,我们成全他吧!”后来这位老者也证得阿罗汉果。

一百零九、净土缘起

《观无量寿佛经》上说:王舍城有一太子,名阿奢世,因为受恶友调达的教唆和挑拨,竟把父王频婆娑罗及母亲韦提希夫人关闭于七重深宫之中,不让他们出来。

韦提希自从被她的恶儿子关闭以来,心中有说不尽的忧伤和苦恼无处倾诉,以致身体衰弱,面容憔悴。这一天,她面对灵鹫山,遥向世尊作礼,说道:“世尊的威德至重,而我今被恶儿子关闭在深宫里,既不能到灵鹫山去,又不敢请世尊来,所以想见世尊一面都难哪!”

这时,世尊知韦提希心中所念,即与目犍连、阿难以及释梵护法诸天,从空而来。韦提希见世尊不请而至,感动至极,向佛哭诉说:“不知我前生前世,造了什么罪业,生了这个恶儿子?在这个浊恶的世界里,我的苦楚可受够了。唯愿世尊为我广说他方世界中没有忧愁苦恼的处所,我一定要往生到那个世界去,再也不愿意停留居住在这个充满恶浊的世间。”

这时世尊放眉间白毫相光,遍照十方无量世界,十方诸佛净妙国土皆于中现。韦提希见了之后,说:“世尊,这许多诸佛国土虽然都是清净光明的,但我还是喜欢往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那个国土。”

佛告诉韦提希说:“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离我们此地并不远。你当专心致志观想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凡是愿意要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的人,最初的修行方法,就是应当修三种福:第一先修世间凡夫之福,做一个世间好人。必须孝顺父母,奉事师长,以慈悲为怀,不杀害一切众生;进而修十善业——身不犯杀、盗、淫,口不犯妄言、绮语、两舌、恶口,意不起贪、嗔、痴恶念。第二要修出世间之福,必须受持三皈,然后按在家、出家本位进受五戒、八戒或出家具足戒,而且在一切言行举动中都要体现出庄严的仪表,作人天师范。第三要修大乘菩萨之福,首先要发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菩提心;其次要深信因位修菩萨道,果位必定成佛。为了自行修因证果,必须读诵大乘经典;为了方便度化众生,必须随时劝导引进初学。这三种福,是三世诸佛净业正因。又应当一心系念、谛观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坐莲花上,佛菩萨像皆放光明,其光金色,遍满彼佛国土。此想成就时,即当往生极乐国土。”

一百一十、丑女改容

《百缘经》上说:波斯匿王与末利夫人生一女儿,面貌极丑,不似人形。但也只得把她养育长大,而后许配给一位贫穷的破落户为妻。国王又特为女儿起造舍宅,内外共有七重房门,平时总是关闭着。国王还嘱咐女婿说:“你如出外,要记得关锁房门,锁匙要自己小心保管,不要让外人看见我女儿的模样。”又拿出财物供给女婿,并封授女婿在朝中做官。

女婿当官之后,自然要与朝中权贵豪族应酬聚会,而每次聚会之时,凡来参加的人,都带着自己的妻子来赴会,共相欢乐。只有这位新官大人是例外。久而久之,众人不免起了疑心,说这位大臣的妻子假如不是一个大美人,便一定是一个丑八怪。于是众人故意轮番劝酒,把这位大臣灌得酩酊大醉,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众人在他身上取得钥匙,派人到他家中开门,要看看他妻子究竟是何模样。

却说丑女自嫁人之后,仍居幽室,不见天日,心中常自怨自艾说:“不知我前世究竟造了什么罪,使我今生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丑女越想越伤心,便遥向世尊作礼,愿垂哀愿。

当时,佛知丑女心念,来到她家中。丑女见佛,即便顶礼问讯,求哀忏悔。佛为说法,丑女心开意解,恶相丑形忽然变得端正美丽,犹如天女一般。

适巧那位使人前来开门,见这位少妇端正美貌,举世无双,还报以众人得知,并将钥匙放回大臣身上。

大臣回家,忽见一位美貌少妇,惊疑不已,因问:“你是何人?”少妇答说:“我是你妻子呀!”随即把礼佛忏悔,蒙佛神德,使其改容的经过告诉丈夫。于是夫妇二人回宫拜见父母,然后一起前往礼谢世尊。

一百一十一、鹦鹉请佛

《百缘经》上说:有一天,佛离开祗园精舍,率领众弟子,将要往摩竭提国。在路上,林间群鸟中有一鹦鹅王遥见佛来,便飞腾虚空,逆道前来奉迎;并且高声叫着:“唯愿世尊及比丘僧,慈哀怜愍,来我林中歇息一宿。”佛点头表示同意。

鹦鹅王知佛已接受所请,即还归本林,通知众鹦鹅出林迎接。佛及比丘到了鹦鹉林中,各敷坐具,在树下禅坐,正念思惟。鹦鹉王见佛及比丘皆寂然宴坐,心怀喜悦,通夜飞翔,绕佛比丘;并四向顾视,以防狮子化狼恶兽或者盗贼什么的,前来触犯世尊及比丘僧。

到了第二天早晨,世尊又要上路了,鹦鹉王欢欢喜喜地在前引导。将近王舍城,鹦鹅王首先飞入宫中,通知频婆娑罗王说:“世尊领着众比丘,已来到本国,现在将要入城了。唯愿大王,早些备办饭食,出城迎接。”频婆娑罗王听了鹦鹅王的报告,立即传令厨师备办上好素斋,并召集群臣,各各执持幢幡、香花鼓乐,一起出城迎接。

鹦鹉王这样激动地忙着飞来飞去,结果就在这一天夜里命终了,其神识当即生到忉利天上为天人;为报世尊恩,又从忉利天下来,赍持香花而供养佛,向佛作礼。佛为说四谛法,天人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

一百一十二、恶牛蒙度

《百缘经》上说:佛在桥萨罗国时,有一天带着众弟子要往勒那树下,路经一河泽。泽中有五百水牛,极为凶恶。河岸上有五百牧牛人,遥见佛与诸比丘从此道而来,恐被恶牛所伤,便高声叫唤,说这里有大恶牛,能抵突伤人,陌生人是从来不敢从这里经过的,唯愿世尊赶快改道而行。佛对牧牛人说:“你们不须忧虑,这些水牛如果要来抵我,我自会对付的。”

话音刚落,只见恶牛翘尾低角,怒吼狂奔而至。世尊停立不动,于五指端化五狮子在佛左右,周围四面有大火坑。水牛一见狮子和火坑,甚大惶怖,四向驰走,无所逃窜。唯佛足前,有一片空地,晏然清凉,水牛驰奔趋向,当下心意泰然,无有怖畏,即长跪伏首,舔世尊足,又抬头仰视世尊,似乞求状。

佛知这些水牛恶性已调伏了,就对它们说偈道:“盛心兴恶意,欲来伤害我,归诚望得胜,近来舔我足。”这些水牛听佛说偈后,心中愧悔,从此不食水草,不久命终,俱生忉利天;为报佛恩,从忉利天下,赍持香花,来到佛所,向佛礼拜毕,恭敬地站在一边。佛为他们说种种法要,俱各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