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问 因何缘故作沙门呢?


  【译文】

  王说道:「你们佛道之中什么是最上等之善呢?您们又因什么缘故作沙门呢?」那先说:「我们为了想要抛开世间的种种苦恼,不再经受後世苦恼,所以作沙门。」王说道:「沙门之中,都是这样的吗?」那先说道:「并不都是因为这一追求而作沙门的。其中有的因为负债无力偿还,为逃避债务而作了沙门的,其中有的因为畏惧官府追捕的作了沙门,其中有的因为贫穷作了沙门的。」那先又说道:「我仅仅说出了为要脱离爱欲、苦恼,灭除今世的辛慰痛苦的一种情况,至於心念没有入道作沙门的,我未说罢了。」王说道:「现在您是因为什么作沙门的呢?」那先说道:「从小就作了沙门。有佛教经典阐述了其中的道理:『要想解脱今世、後世的苦恼,就去做沙门。』」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原典】

  王言:「卿曹道何等寂为善者,用何故作沙门?」那先言:「我曹辈欲弃世闲苦恼,不复更後世苦恼,故作沙门。」王言:「沙门者,悉尔①不?」那先言:「不悉用是故作沙门。中有负债作沙门者,中有畏县官作沙门者,中有贫穷作沙门者。」耶先言:「我但说欲脱爱欲、苦恼,灭今世憨苦,至心求道作沙门者耳。」②王言:今卿用是故作沙门耶?」那先言:「少少③作沙门。有佛经道是故:『欲弃今世、後世苦恼,作沙门。』」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尒:「尔」之异体字。代词, 「这样」之义。

  ②我但说……沙门者耳,此一长句,意思与上文颇为不贯。依「别本」 ,译作「我本至心求道,故作沙门耳。」语义晓畅,与上下文贯通,当依此。参见附录「别本」。

  ③少少,「别本」写作「少小」 ,当是。


第二问 人死还受後有之身?


  【译文】

  王问道:「难道人死後还要轮回再生吗?」那先说:「人如若有恩爱、贪欲的话,後世便会再次投胎为人。没有恩爱、贪欲的话,後世便不再投胎轮回再生。」

  【原典】

  王问言:「宁有人死後复生不?」那先言:「人有恩爱、贪欲者,後世便复生为人。无恩爱、贪欲者,後世便不复生。」


 第三问 一心念正法,不受後有之身?


  【译文】
 
  王说道:「人若一心三思以正法为念,後世便不再轮回了吗?」那先说道:「人若一心三思以正法为念,并能念及智慧及其他善事,依此功德之力,後世便不再轮回了。」
 
  【原典】
 
  王言:「人以一心念正法,後世不复生耶?」那先言:「人一心念正法,智慧及余善事,後世不复生。」


 第四问 善心念正法与智慧本质相同吗?


  【译文】

  王说道:「人以善良之心努力地按照正法去思惟,与以狡黠之智慧去按正法思惟,是二种不同行为呢,还是本质意义是相同的呢?」那先说道:「这二者的本质意义是不同的。」王说道:「牛马等六畜各自有其自己的思惟,它们的心念不同吗?」(案:此处疑原典文有漏失,如依别本,则绩译:那先说:「牛马等六畜各自有思惟,而心念也各自不同。」)那先说:「王曾经看过割麦的情形没有?左手抓住麦苗,右手用刀割之。」那先说道:「有黠慧之人,一心系念正念,令不散乱,以智慧之剑断绝爱欲,就像割麦的人一样。正念与智慧二者同时运作,才能解脱生死上王说道:「说得太妙了!说得太妙了!」

  【原典】

  王言:「人以善心念正法,与黠慧①者,是二事,其义宁同不?」那先言:「其义各异不同。」王言:「牛马六畜各自有智谋,其心不同?」那先言:「王曾见获麦者不?左手持麦,右手刈之②。」那先言:「黠慧之人,断绝爱欲,譬如获麦者。」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黠慧:狡黠的智慧,非正智。

  ②刈之:割之。 「之」 ,指代麦苗。


 第五问 什么是余善事呢?

  【译文】

  王又问那先:「什么是其余的善事呢?」那先说:「所谓诚信正法、孝顺慈悲、不断地努力向上、以善为念、使心思专一、具有智慧等等,这便是善事。」

  王说道:「什么是诚信正法呢?」那先说道:「诚信正法,即是对三宝没有猜疑。相信有佛,相信有佛法,相信有清净的比丘僧,相信有阿罗汉道的境界存在;相信有今世、後世的轮回报应:相信孝敬父母之道,相信作善得善报,作恶得恶报:相信以上这些观点之後,日後必能心得清净,远离五恶。」

  「什么叫做五恶呢?」那先言:「第一恶是贪侄妷,第二便是瞠怒,第三便是懒惰嗜睡眠,第四便放纵歌舞音乐,第五便是怀疑他人。不远离这五恶,心意就不得安定;远离了这些五恶,心意便能清净。」那先又说:「譬如遮迦越王,率领他的车马随从人员一起渡河,使得河水浊恶不堪。渡过河水以後,遮迦越王口渴了,想要喝水。但水已混浊不能暍,王随身带有使水变清的珠子放入水中,水立刻就变得澄明清净了,王便能够有清净水暍了。」那先说道:「人心中有五恶干扰,就如浊水一般。佛的众弟子证得了超脱生死的大道,这些人的心获得了清净,就像有清水珠使水变清了一般。同样,人若能退却诸恶,诚信清净,人心就会像明月之珠一般,清明光耀。」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王又问那先道:「所谓精进诚信,又是怎么解释呢?」那先说道:「佛的诸弟子见同辈中有人修行而心得清净、解脱,其中有得须陁洹道的人,其中有得斯陁含道的人,有得阿那含道的人,或有得阿罗汉道的人,因之便想相互效仿践行诚信,善为修持,毕竟证果,以便可以超度世间之苦。」那先说:「譬如山上下大雨,山洪下泻其水势浩大。站在山洪两边待渡的人因为不知水流的浅深,个个畏惧不敢向前渡水。此时,假若有一个远道而来的善知识察视该水流,凭直觉知晓该水流的宽广度及深浅度,并且自知自己的力量可以入水,而且能够渡过去。两边众多人群便跟随他渡水的路线渡过水流。有诚信的佛弟子也是这样引导人们度脱世间苦难。人心一旦清净,便是须陁洹道,进而得斯陁含道,再进而得阿那含道,最後得阿罗汉道,善心精进,得道的过程便是这样。所以佛经上说道:『人若有了诚信之心,可以自己达到超脱世俗的境界。』人若能自我控制,便能制止住五种欲望。人若能自知身躯是苦恼之根源,便能自我超度解脱。人都是凭借智慧而最终圆满成就道德。」王说道:「说得太好了!说得太好了!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余善事者?」那先言:「诚信、孝顺、精进、念善、一心智慧,是为善事。」

  王言:「何等为诚信者?」那先言:「诚信,解人疑。信有佛,信经法,信有比丘僧,信有罗汉道;信有今世,信有後世;信孝父母,信作善得善,信作恶得恶;信有是,以後心便清净,去离五恶①。」

  「何等五?」 「一者烃妷②,二者瞠怒,三者堕卧,四者歌乐,五者疑人。不去是五恶,心意不定;去是五恶,心便清净。」那先言:「譬如遮迦越王③,车马人从溜度④,令水浊恶。过度以去,王渴,欲得水饮。王有清水珠置水中,水即为清,王便得清水饮之。」那先言:「人心有五恶,如浊水。佛诸弟子度脱生死之道,人心清净,如珠清水。人却诸恶,诚信清净,如明月珠。」王言:「善哉!善哉!」

  王复问那先:「精进诚信者,云何?」那先言:「佛诸弟子自相见辈中说⑤诺清净,中有得须陁洹道者,中有得斯陁含道者,中有得阿那含道者,中有得阿罗汉道者。因欲相效⑥行诚信,便得度世道。」那先言:「譬如山上大雨,其水下流广大。两边人俱不知水浅深,畏不敢前。若有远方人来视水,隐知⑦水广狭、深浅,自知力势能入水,便得过度去。两边人众便随後度去。佛诺弟子如是。人心清净,便为须陁洹道,得斯陁含道,得阿那含道,得阿罗汉道,善心精进,得道如是。佛经说言:『人有诚信之心,可自得度世。』人能自制,止却⑧五所欲。人自知身苦恼,能自度脱。人皆以智慧成其道德。」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去离五恶:远离五恶。

  ②侄妷:即侄妷,意为放荡、不检点、过分纵欲。

  ③遮迦越王:意为转轮王。

  ④沪度:快速渡河。

  ⑤说:通「悦」 。

  ⑥相效:互相效法、摹仿。

  ⑦隐知:凭心中意念猜想而知,即直觉。

  ⑧止却:控制住并能摒弃。


 第六问什么叫做慈悲?


  【译文】

  王又问那先:「什么叫孝顺慈悲呢?」那先说道:「各种善事都是孝顺慈悲。」那先说:「有四种善事。心意可以依止。」王说道:「什么是心意可以依止的四种善事?」那先说道:「第一是能够看清自身中外内的东西为不净(观身下净);第二是知道欣求乐受中反生苦的原因(观受是苦);第三是知道心的善恶之念是生灭无常(观心无常):第四是知道一切法皆依因缘而生,无有自性(观法无我):这些便是四种善事。」

  那先说道:「还有四件事情。」 「什么样的四种事情呢?」 「第一是制伏其意念(末生之恶令不生):第二是各种带有恶意的,事情即使知道了也不要存放在心中(已生之恶令断):第三是心中如若有恶事立即驱逐出去,寻求各种善事来正心意(已生之恶令断,未生之善令生起):第四是有了善端,便紧紧握住而不放逸出去(已生之善令增长):这便是四事。」那先说:「遝有四件事情,这是自由意志所引起的。」王说道:「这四件事又是指什么呢?」那先说:「第一是除却欲望,第二是精进,第三是制伏心意,第四是思惟专一,这便是我所说的四件事。」

  那先说道:「遝有五件应该效法之事。」 「什么才是五件应该效法的事情呢?」「第一是诚信正法,第二是孝顺慈悲,第三是精进,第四是尽心以善为念,第五是要有智慧,这便是五件应该效法之事。」

  那先说道:「遝有七件事,弃除各种恶念,又叫做七善事:又叫做七觉意。又还有八种道行,也叫做阿垢。总之所有三十七品经,都是以孝顺慈悲作为根本。」

  那先说道:「大凡人身负重任走向远大目标,最终有所成就,都是由於大地的负托而促成的;而世间五谷、树木,虽仰天之中成长,但都是从地中生长出来的。」那先说道:「譬如建筑师,他要设计建筑一座巨大的城池,必然首先度量作城的地基。这些工作完毕之後,方才建造大城。」那先说道:「譬如倡伎,想要在某地表演必然先将场地打扫乾净,扫出一片乾净场地然後开始演唱。佛家弟子追求人生至道,首先学习经文戒律,种下善因,知道世间的辛勤痛苦本质,抛弃各种尘世的恩爱欲求,这样一心系念并努力实践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八正道,乃至圆满成就佛果。」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孝顺者?」那先言:「诸善者皆为孝顺。」那先言:「有四善事,心意所止①。」言:「何等四心意所止者?」那先言:「一者自观其身中外内,二者知意苦乐,三者知心善恶,四者知正法,是②为四。」

  那先言:「复有四事。」「何等四?」 「一者制其意,二者诸有恶事不听人心中,三者心中有恶事即出③之,索诸④善;四者其心中有善,制持不放;是为四。」那先言:「复有四事,自在欲所作。」 「何等为四?」 「一者却欲,二者精进,三者制心,四者思惟⑤,是为四。」

  那先言:「复有五效事⑥。」 「何等为五?」 「一者诚信,二者孝顺,三者精进,四者尽心念善,五者智慧,是为五。」

  那先言:「复有七事,弃除诸恶,名为七善,亦名七觉意。复有八种道行,亦名为阿姤者。是凡三十七品经,皆是孝顺为本⑦。」

  那先言:「凡人负金⑧致远,有所成立,皆由地成;世闲五谷、树木,仰天之中,皆由地生。」⑨那先言:「譬若师匠,口面⑩作大城,先度量作基趾⑾巳,乃起城。」那先言:「譬若倡伎⑿欲作先净,扫地乃作。佛弟子求道,先行经戒,作善因,知憨苦,弃诸爱欲,便思念八种道行⒀。」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止:停留、栖息。

  ②是:指示代词, 二逗些」之意。

  ③出:驱逐出去。

  ④诸:「之於」的合音词。

  ⑤思惟:即思想集中到一点上。惟,惟一。

  ⑥五效事:五件可以效法的事情。

  ⑦顺为本:此「孝顺」当与中国儒家的伦理孝道观不尽相同。它是把作各种善事看作「孝顺」,实际上乃「慈悲」之意。本义为服从。

  ⑧负金,「别本」作「负重」 。

  ⑨此段称赞「地」之重要,实乃称「孝顺」的重要。後来佛教皆称「出家人以慈悲为怀」 ,由此可知,此处「孝顺」当「慈悲」解。

  ⑩晶:即「图」字,设计之意。

  ⑾基趾,「别本」作「基址」 。当依别本。

  ⑿倡伎:「别本」译作「伎人」 。约为行走卖唱、杂耍之类的民间艺人,在公共场合表演时,先清扫出一块场地。故「别本」说「除地平,乃作。」

  ⒀八种道行:概指八正道,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第七问 什么叫做精进?


  【译文】

  王又问那先(道):「什么才叫做精进呢?」那先说道:「所谓精进,即是积极地以善心以及行动,去支持增长、成就善好的功德,便是精进。」那先说:「譬如说墙垣将要倾倒了,从旁边以柱撑之;房屋将要倾倒了,也这样地以柱撑之。如此墙垣、房子就不会倒场,此一支持善法,使善心不退减损坏,即助善,也就是精进。」那先说道:「就像国王派遣部队,要攻击某个地方。由於兵力太少显得战斗力薄弱,因而士兵便不想去攻击。王又调遣兵力前去支援他们,便得胜回朝。人有了各种恶念不能克服,就像大王派兵的兵力弱小一样;人坚持善心,消除恶之心念,就像国王增兵得胜一样。人坚守五戒,就像战闘得胜的道理一样。这便是精进,支援善之心念亦即是这个意思。」

  那先说道:「佛经上说:『精进给予人的帮助,其目的是使人进入善道;所有使人进入善道的方法,没有一个能赶得上精进这一方法。』」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精进者?」那先言:「助善是为精进。」那先言:「譬若垣墙欲倒,从傍拄①之。舍欲倾坏,亦复拄之。」那先言:「譬若国王遗兵,有所攻击。兵少弱,欲不如②。王复遣兵往助之,便得胜。人有诸恶,如兵弱人;持善心,清恶心,譬如国王增兵得胜。人持五戒,譬如战闘得胜。是为精进,助善如是。」

  那先说:「经言:『精进所助,致人盏口道;所致善者,无有逮斯③。』」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拄:名词动用,以柱撑之。

  ②不如:不去、不出动。

  ③逮斯:逮,赶得上;斯,代词,指代「精进」


第八问 什么是系念诸善事?


  【译文】
 
  王又问那先:「什么才是系念诸善呢?」那先说:「譬如要择取花之香味,用丝袋子缝合起来,风就吹不了。」那先又说道:「譬如替王守财库的人,就能知道其库中金银、珠玉、琉璃珍宝有多少。」那先说道:「修道之人想要证悟佛道,应当按时念诵三十七品经文。佛陀曾说道:「意念应该像这样端正,这便是我所说的使人解脱。』修道之人忆念诸善,就有道意,有道意则知道何为善恶,知道什么该当践行,知道什么不可行,知道区分黑白;思念专一之後,便能抛弃恶念而依善法修持。」

  那先说:「譬如王有守门之人,知道王有自己所尊敬的人,有所不尊敬的,知道有对王不利的人。所有被王尊敬,并对王有好处的人,便允许他们进来。看到王所不敬之人,以及於王不利之人,则拒之门外。修道的人持守意念亦像这样,各种善事便自然地允许进入心中,各种不善之事便拒之心念之外。意念控制人的善恶行为便是这样。」那先说:「佛经上说:『人应当自己坚守并保护其意念及不要任由六根追逐六尘,而招感爱欲烦恼。人若能坚守意念十分牢固的话,自然会有超度世间之苦的时候。』」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意当念诸善事?」那先言:「譬若取香华①,以缕合连系,风不能吹散。」那先复言:「譬王守藏者,知中金银、珠玉、琉璃珎宝有几所。」那先言:「道人欲得道,时念三十七品经。佛道:『意念当如是正,所谓脱人。』道人有意,因知善恶,知当所行,别知白黑;思惟②以後,便弃恶就善。」

  那先言:「譬如王有守门者,知王有所敬者,有所不敬者,知有不利王者。所敬利王者,便内③之。王所不敬者,不利王者,即不内。人持意若是,诸善者当内之,诸不善者不内。意制人善恶,如是。」那先说:「经言:『人当自坚守其意及身六爱欲。持意甚坚,自当有度世时。』」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香华:即华香是也。

  ②思惟:思念专一。

  ③内:通「纳」,接纳。


    第九问 什么叫做专一其心?


      【译文】

      王又问那先:「什么才叫做专一其心呢?」那先说道:「各种致善的行为唯独『一心』的作法,才为第一要法。只要使心念专一,所有的善行都将随之而来。」那先说:「譬如楼梯,应该有所倚靠。各种致善的途径,都将倚靠『一心』的基点上。」

      那先说:「譬如大王率领四种部队,展开战斗,所有象兵、马兵、车兵和步兵,都以大王为领袖中心。大王开始行动,各种部队都将前後跟随。佛经上所说各种善事,都跟随『一心』 ,其道理也与诸兵种跟随大王一样。」那先说:「佛经上说:『各种善行以一心为主,学道之人应学的东西很多,最终都以一心为归宿。』人的身躯死亡再生以及与前生,就像流水一样前後相绩不断。」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一其心者?」那先言:「诸善独有『一心』,寂第一。一其心者,诸善皆随之。」那先言:「譬若楼陛①,当有所倚。诸善道者,皆著『一心』。」

      那先言:「譬若王持四种兵,行战闘,象兵、马兵、车兵、步兵。王行出,诸兵皆随引前後。佛经善事,皆随『一心』,如是。」那先说:「经言:『诸善一心为主,学道人众多,皆当归一心。』人身②死生过去,如流水前後相从。」王言:「善哉!善哉!」

      注释

      ①楼陛:楼梯是也。陛,台阶。

      ②人身:人的有形身躯。


     第十问 什么叫做智慧?


      【译文】

      王又问那先:「什么叫做智慧呢?」那先说:「前面已经对王论述过这一问题。人的智慧主要是斩断疑虑,明了各种善的事情。」那先说:「譬如手持灯火进入昏暗的房中,房间裏的昏暗便会消亡。人有智慧,就像暗室有灯明一样。所以使人变得有明达的智慧,也是这样。」那先说:「就像人手拿锋利的钢刀斩截木头一样,人用智慧的锋利钢刀砍截各种恶念,也是如此。」那先说:「人在世间,智慧是第一等的,使人超脱人生死苦海。」王说道:「说得好哇!说得好哇!前後所论述的经义及种种看法,都是智慧善德的表现啊!」

      【原典】

      王复问那先:「何等为智?」那先言:「前已对王说是。人智断诸疑,明诸善。」那先言:「譬如持灯火入宾中,室便亡①其宾。自明人智,如是。」那先言:「譬若人持利刀截木,人以智截②诸恶,如是。」那先言:「人於世闲,智寂为第一度脱人生死之道。」王言:「善哉!善哉!前後所说经种种,智善也!」

      注释

      ①亡:通「无」。动词。

      ②截: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