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陕西南五台山,印光大师的一位同参法师有个小沙弥徒弟,顽皮捣蛋,玩香棍,爬院墙,什么调皮事都干,谁都拿他没办法。他的师父实在没辙,一天,找到大师说:“印光师,我这个小徒弟实在是太顽皮了,我们都没法管教。您是读书明理的人,麻烦您帮忙管教一下吧。”大师说:“好,您把他送过来吧。”这位师父就把小徒弟送到大师所在的寺院。大师身材魁梧,相貌端严,自有一股不怒而自威的气势。大师当场严肃指出小沙弥的过错,小沙弥一听,心虚得很;又听师父交代,自己今后将由印光大师教训,当场就面无血色,吓成一团,没办法只好歪歪扭扭来到大师面前,大师和颜悦色地说:“你可不要不听话呀,倘若不听,我可不会轻饶的。”小沙弥唯唯诺诺,大师将他带回。

  小沙弥到了大师这里的陌生环境,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毕竟没吃过苦头,不出一两天,老毛病又犯了。大师把他叫过来准备打手板,告诉他犯了哪条规矩,不许动,也不许哭。香板刚举起,小沙弥就逃。大师严厉地说:“这是第一次,不罚你,再逃定罚不饶。”说完打下去,小沙弥忍住没敢吱声,老实地站着,象根木桩似的一动也不敢动。这以后半年之久,大师不需要高声说话,小沙弥都能听话守规矩,从前顽皮胡闹的毛病完全改过来了。

  众僧对此深表佩服,大师说:“我无非是先把道理给他讲清楚,然后严肃纪律罢了。老师对学生生气,哪能气到怒不可遏的程度呢!不过略现严厉之相,让学生害怕就行了,再怎么严厉,也不过是让学生害怕而已。关键在于平时的教育要严格,老师要一身正气,言语举动毫无苟且轻佻,学生自然不敢放肆。如果平时不注重威仪,甚至与学生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等到学生调皮的时候,老师就是发怒到气死,对学生又有什么用呢?因此,关键是老师自己作好表率,才能以德服人。”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