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尔时坚意菩萨白佛言。今此会中宁有菩萨以此四事得受记不。佛答言有。世尊谁是。佛言。此师子吼王菩萨乐欲居士子。是未发心而得受记。如是等他方世界无数菩萨。亦未发心而得受记。复有寂灭菩萨。大德法王子菩萨。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如是无量诸菩萨等。适发心时即与授记。皆住阿惟越致地中。是中复有智勇菩萨。益意菩萨。如是无量诸菩萨等。密与授记。坚意。我及弥勒贤劫千菩萨。皆得无生法忍现前受记。坚意菩萨白佛言。希有世尊。菩萨所行不可思议。受记亦不可思议。一切声闻诸辟支佛尚不能知。况余众生。佛言。坚意。菩萨所行所发精进威神势力不可思议。

  【译文】:

  这时,坚意菩萨对佛陀说,世尊!现今于此与会大众之中,可有菩萨获得此四种授记?佛陀回答,有。世尊!那是谁呢?佛陀说,师子吼王菩萨、乐欲居士子,就是尚未发心,就获得授记。此外,于他方世界亦有无数菩萨,尚未发心而得授记。寂灭菩萨、大德法王子菩萨、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等无量菩萨,于适刚发心,即与授记;此等菩萨悉皆安住于不动(阿惟越致)地中。智勇菩萨、益意菩萨等无量菩萨,获得秘密授记。坚意!我、弥勒菩萨及贤劫千菩萨,悉皆证得无生法忍,获得诸佛现前授记。坚意菩萨对佛陀说,太稀有了!世尊!菩萨所行太不可思议了,授记也同样不可思议。一切声闻、辟支佛等于这一方面一无所知,更何况其他众生呢?佛陀说,坚意!菩萨所行及所发之精进,其威神势力不可思议。

  【原文】:

  尔时魔界行不污菩萨。所化天女。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各以天华散于佛上。白佛言。世尊。我等不乐密得受记。我等愿得无生法忍现前受记。唯愿世尊。于今与我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佛时微笑。口出种种妙色光明。照诸世界还从顶入。阿难白佛言。世尊。何因故笑。佛告阿难。汝今见是二百天女合掌敬礼如来者不。已见世尊。阿难。是诸天女。已曾于昔五百佛所深种善根。从是已去当复供养无数诸佛。过七百阿僧祇劫已。皆得成佛号曰净王。阿难。是诸天女命终之后得转女身。皆当生于兜率天上供养奉事弥勒菩萨。

  【译文】:

  这时,魔界行不污菩萨所点化,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二百天(魔)女,各以天花散于佛陀身上,对佛陀说,世尊!我等不喜欢秘密授记。我等但愿于获得无生法忍后,您为我等现前受记。但愿世尊现在为我等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这时,佛陀微笑,于口中放出种种妙色光明,照亮一切世界;此光明复又从其顶门而入。阿难问佛陀,世尊!您为什么发笑呢?佛陀回答说,阿难!你可看见向如来合掌敬礼的二百名天(魔)女吗?我看见!世尊!阿难!这些天(魔)女,已于过去世五百佛所深种善根,此后又供养了无数诸佛;只要再过七百阿僧祇劫,她们都能成佛,佛号净王。阿难!此二百天(魔)女,命终之后,转为女身,悉皆往生兜率天上,供养事奉弥勒菩萨。

  【原文】:

  尔时恶魔闻诸天女得受记已。白佛言。世尊。我今自于所有眷属不得自在。以闻说是首楞严三昧故。况余闻者。若人得闻首楞严三昧。即得毕定住佛法中。尔时天女以无怯心语恶魔言。汝勿大愁。我等今者不出汝界。所以者何。魔界如即是佛界如。魔界如佛界如不二不别。我等不离是如。魔界相即是佛界相。魔界法佛界法不二不别。我等于此法相不出不过。魔界无有定法可示。佛界亦无定法可示。魔界佛界不二不别。我等于此法相不出不过。是故当知。一切诸法无有决定。无决定故无有眷属无非眷属。尔时恶魔忧愁苦恼欲还天上。魔界行不污菩萨。谓恶魔言。汝欲何去。魔言。我今欲还所住宫殿。菩萨谓言。不离是众即是汝宫殿。尔时恶魔即自见身处本宫殿。菩萨语言。汝见何等。恶魔答言。我自见身处本宫殿。好林园池是我所有。菩萨语言。汝今可以奉上如来。魔言可尔。适作是语即见如来声闻菩萨。一切大众皆在其中说首楞严三昧。

  【译文】:

  这时,邪恶的魔王听闻二百天(魔)女获得佛陀授记后,对佛陀说,世尊!现在我于所有眷属面前不能自在,是因为听闻了首楞严三昧经,更何况是其他人。倘若有人得以听闻首楞严三昧,即得毕竟定(三昧),安住于佛法中。这时,诸天(魔)女以无退怯心对邪恶的魔王说,你不要发愁,我等虽说已得佛陀授记,但是我等绝对不离开你的魔界。为什么呢?于魔界证得真如,就是于佛界证得真如。魔界的真如遇佛界的真如不二不别,我等绝对不离真如。魔界相与佛界相,魔界法与佛界法同样是不二不别,我等绝对于此相、法不出不离。于魔界无有定法可示;同样的,于佛界亦无定法可示。魔界、佛界不二不别,我等绝对于此法相不出不离。因此,当知一切诸法无有决定。因为无有决定,也就无有眷属、非无有眷属。这时,邪恶的魔王听完诸女的陈述后,更加忧愁苦恼,想要返回天上。魔界行不污菩萨对魔王说,你想到哪儿去?魔王回答,我想回返我所住的宫殿。魔界行不污菩萨说,这不离开与会大众的,就是你的宫殿。这时,邪恶的魔王即时见到自己身处于宫殿之中。魔界行不污菩萨说,你看到些什么?魔王回答,我看到自己身处于自己的宫殿中,这一切园林池塘,都属于我所有。魔界行不污菩萨说,你可愿意将此宫殿奉上于如来?魔王回答,愿意。魔王刚一回答,就马上见到如来与其声闻弟子、菩萨及一切大众,皆身处于宫殿中,听讲首楞严三昧。

  【原文】: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佛所住处说首楞严三昧。有施食已佛得成道。此二施主何者福多。佛言。阿难。施佛食已。佛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食已转法轮。食已说首楞严三昧。此三食福无有差别。阿难。我于何处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其处即是金刚。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皆于其中得成佛道。随所住处说首楞严三昧。等无差别。及有读诵书写之处。亦复如是。阿难。施佛食已初转法轮。若有法师得施食已读诵说是首楞严三昧。此二施福等无有异。又复阿难。佛住精舍。以十八种神通变化度脱众生。复有精舍。于中读诵说是首楞严三昧。此二施处其福不异。尔时阿难。语恶魔言。汝得大利。能以宫殿施佛令住。魔言。是魔界行不污菩萨。恩力所致。

  【译文】:

  这时,阿难对佛陀说,世尊!供养佛陀住所,讲说首楞严三昧;布施饭食,令佛陀得成佛道;这二位施主谁所获得的福报较多呢?佛陀说,阿难!布施饭食,佛陀食后圆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布施饭食,佛陀食后转动大法轮;布施饭食,佛陀食后讲述首楞严三昧;这三种食施,所获得的福报是一样的。阿难!我于何处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该处就是金刚之处。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皆于该处圆成佛道。同样的,如来随其所住处,讲说首楞严三昧,该处也同样是金刚之处。所有读诵、书写首楞严三昧之处,也同样是金刚之处。阿难!佛陀于接受施食后初转法轮;倘若有法师于获得施食后,读诵、讲说首楞严三昧,这二种布施的福报,是完全一样的。还有,阿难!布施精舍让佛陀安住,佛陀于其中以十八种神通变化,度脱一切众生;布施精舍,让比丘于其中读诵、讲说首楞严三昧;这二处所的布施,所获得的功德是一样的。这时,阿难对魔王说,你获得大利益了!你能以宫殿布施于佛陀,令佛陀安住其间。魔王谦虚的说,这些都是魔界行不污菩萨之恩力所致。

  【原文】:

  坚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是魔界行不污菩萨。住首楞严三昧。神力自在乃如是乎。佛言。坚意。如汝所说。今此菩萨住是三昧。能以神力随意自在。示现一切行魔界行。而能不为魔行所污。与诸天女现相娱乐。而实不受淫欲恶法。是善男子。住首楞严三昧。现入魔宫而身不离于佛会。现行魔界游戏娱乐而以佛法。教化众生。

  【译文】:

  坚意菩萨问佛陀,世尊!魔界行不污菩萨是不是已得安住于首楞严三昧,方能获得如此之神力自在?佛陀回答,坚意!确实如你所说。魔界行不污菩萨,已安住于首楞严三昧;因此,能以神力随意自在示现一切行。虽作魔界行,但不为魔行所污;现身与诸天(魔)女交欢、娱乐,而实际上并没有接受淫欲恶法。魔界行不污菩萨,安住于首楞严三昧,虽现入魔宫,然而其身却不离于佛会;虽现行于魔界,游戏、娱乐,然而却能以佛法教化众生。

  【原文】:

  坚意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住是首楞严三昧。能现几所自在神力。善哉世尊。愿少演说。佛言。坚意。我今住此首楞严三昧。于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四天下。百亿日月。百亿四天王处。百亿忉利天。百亿夜摩天。百亿兜率陀天。百亿化乐天。百亿他化自在天。乃至百亿阿迦腻吒天。百亿须弥山王。百亿大海。是名三千大千世界。坚意。我住首楞严三昧。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或于阎浮提现行檀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行尸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行羼提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行毗梨耶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行禅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行般若波罗蜜。或于阎浮提现为五通神仙。或于阎浮提现在居家。或于阎浮提现行出家。或于四天下现在兜率天一生补处。或于四天下现为转轮圣王。或为释提桓因。或为梵王。或为四天王。或为夜摩天王。或为兜率陀天王。或为化乐天王。或为他化自在天王。或现长者。或现居士。或复现为小王大王。或为刹利。或为婆罗门。或为萨薄。或于四天下。欲从兜率下生世间。或现入胎。或现处胎。或现欲生。或现生已而行七步。举手自称天上天下唯我为尊。或现处宫与采女俱。或现出家。或现苦行。或现取草。或现坐道场。或现降魔。或现成佛。或现观树王。或现释梵请转法轮。或现转法轮。或现舍寿。或现入涅槃。或现烧身。或现全身舍利。或现散身舍利。或现法欲灭。或现法已灭。或现寿命无量。或现寿命短促。或现国土无恶道名。或现有诸恶道。或现阎浮提清净严饰如天宫殿。或现弊恶。或现上中下。坚意。是皆首楞严三昧自在神力。菩萨示现入于涅槃不毕竟灭。而于三千大千世界。能现如是自在神力。示现如是诸庄严事。坚意。汝观如来。于此四天下转法轮。余阎浮提未成佛道。或有阎浮提现入灭度。是名首楞严三昧所入法门。尔时会中诸天龙夜叉乾闼婆等。诸菩萨大弟子。咸作是念。释迦牟尼佛。但能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有是神力。于余世界亦有是力。

  【译文】:

  坚意菩萨对佛陀说,世尊!如来安住于首楞严三昧,能显现怎样的自在神力呢?世尊!请您或多或少,为我们讲述一点。佛陀说,坚意!我现今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也就是百亿四天下、百亿日月、百亿四天王处、百亿忉利天、百亿夜摩天、百亿兜率陀天、百亿化乐天、百亿他化自在天、乃至百亿阿迦腻吒天、百亿须弥山王、百亿大海,安住于此首楞严三昧。坚意!我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安住于首楞严三昧;或于阎浮提洲现行布施(檀)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现行持戒(尸)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现行忍辱(羼提)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现行精进(毗梨耶)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现行禅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现行智慧(般若)波罗蜜。或于阎浮提洲示现为五通神仙,或于阎浮提洲示现居家相,或于阎浮提洲示现出家相,或示现于四天下,或示现于兜率陀天为一生补处菩萨,或于四天下示现为转轮圣王。或于忉利天示现为释提桓因,或于大梵天示现为大梵天王,或于四大王天示现为四大天王,或于夜摩天为夜摩天王,或于兜率陀天为兜率陀天王,或于化乐天为化乐天王,或于他化自在天为他化自在天王。或显示为长者相,或示现为居士相,或示现为小王、大王,或示现为刹帝利、婆罗门,或示现为其他有情(萨薄)于四天下。或示现欲从兜率陀天下生于世间,或示现入胎、处胎、欲生,或示现已生即行七步,举手自称,天上天下,唯我为尊。或示现处于宫中得众婇女为伴,或示现出家、苦行,或示现取草席地坐道场,或示现降魔、成佛,或示现观察于树王,或示现帝释、大梵请转法轮,或示现转大法轮,或示现舍寿,或示现入涅槃,或示现烧身而得全身舍利,或示现发散全身舍利,或示现法欲灭、法已灭,或示现寿命无量或寿命短促,或示现国土无诸恶道或有诸恶道,或示现阎浮提洲清净严饰犹如天上宫殿,或示现种种弊恶,或示现上、中、下善。坚意!这些都是首楞严三昧的自在神力。菩萨示现入于涅槃,但不毕竟灭度。如来于三千大千世界,能示现如是自在神力、示现如是一切庄严之事。坚意!当你观察到如来于四天下转大法轮时,如来却于阎浮提洲尚未圆成佛道;或已于阎浮提洲示现入灭。这就是所谓的'首楞严三昧所入之法门'。这时,与会之诸天、龙、夜叉、乾闼婆等,及菩萨大弟子,心中这么念想,释迦牟尼佛不但能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拥有这般神力,于其它世界也同样拥有这般神力。

  【原文】:

  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知众会意欲断所疑。白佛言。世尊。我所游行诸佛国土。于是世界上过六十恒河沙土。有佛世界名一灯明。佛于其中为人说法。我至其所头面礼足。问言。世尊号字何等。我等云何奉持佛名。彼佛答我。汝诣释迦牟尼佛。自当答汝。世尊。彼佛国土功德庄严。说之一劫犹不可尽。复过于是。彼国无有声闻辟支佛名。但有诸菩萨僧。常说不退转法轮。唯愿世尊。说此佛名一灯明土讲说法者。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法王子。汝等善听。勿怀恐怖而生疑悔。所以者何。诸佛神力不可思议。首楞严三昧势力。亦不可思议。文殊师利。彼一灯明土讲说法者。佛号示一切功德自在光明王。文殊师利。一灯明土。示一切功德自在光明王佛。则是我身。于彼国土现佛神力。我于彼土说不退转法轮。是我宿世所修净土。文殊师利。汝今当知我于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土。尽有神力。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知。文殊师利。此则皆是首楞严三昧势力。菩萨常于无量世界示现神变。于此三昧而不动转。文殊师利。譬如日月自于宫殿初不移动而现一切城邑聚落。菩萨如是住首楞严三昧初不移动。而能遍于无量世界示现其身。随众所乐而为说法。尔时众会得未曾有。皆大欢喜踊跃无量合掌恭敬。及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以真珠华杂色妙华末香涂香。散于佛上。皆作诸天所有伎乐。供养如来及诸弟子。亦各脱上衣奉上于佛诸菩萨等。以妙色华大如须弥。并众杂香末香涂香珍宝璎珞。散于佛上。皆作是言。唯然世尊。若有说首楞严三昧处其地则为金刚。若人得闻说是三昧。信受读诵为人演说不惊不畏。当知此人亦是金刚成不坏忍。深住于信。诸佛所护。厚种善根。得大善利。降魔怨敌。断诸恶趣。为善知识之所守护。

  【译文】:

  这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知道与会大众心中所意念,为了断除大众心中之疑惑,上前对佛陀说,世尊!我经常周游一切诸佛之国土,于我们这个世界往上越过六十个恒河沙数的国土,有一佛世界,名为一灯明佛世界,有佛于其中为人们说法。我来到该处所,头面礼足后,问道,世尊!您的尊号是什么?我要怎么称呼及奉持您的佛号呢?该佛回答我,你回去问释迦牟尼佛吧,他自然会回答你。世尊!该佛国土之功德庄严,就算是以一劫的时间来倾诉,也说不完。于该佛国,没有声闻及辟支佛,唯有诸菩萨僧;该佛常说不退转法轮。但愿世尊为我讲说此一灯明佛土之佛陀名号及其所讲说之法。这时,佛陀对文殊师利法王子说,你们好好的听着,不要因为恐惧而生起疑惑及懊悔。为什么呢?一切诸佛的神力不可思议,首楞严三昧的威神势力更加不可思议。文殊师利!于一灯明佛土,讲说佛法之佛陀,其名号为'一切功德自在光明王佛'。文殊师利!于一灯明佛土,所示现一切功德自在光明王佛,就是我本身。我于该国土示现佛之神力;我于该佛土,讲说不退转法轮;该佛土是我宿世所修行之净土。文殊师利!你现在应当知道,我能于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佛土展现神力。这是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知道的。文殊师利!这些都是首楞严三昧的威神势力;菩萨常于无量世界示现无量神变,但是却于首楞严三昧不动不移。文殊师利!譬如日月,一个人于宫殿看它,它似乎不动、不移,但是一切城邑、聚落的人们同样能看见它。菩萨安住于首楞严三昧,同样是不动、不移,但却能周遍于无量世界示现其身,随众人之所乐而为说法。这时,与会大众得未曾有,皆大欢喜,踊跃无量,合掌恭敬。一切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以真珠花、杂色妙花、末香、涂香,散于佛陀身上;演示诸天所有之舞蹈、音乐以供养如来;弟子们也纷纷脱去上衣以供养佛陀及诸菩萨;同时也以大如须弥的妙色华,及各种杂香、末香、涂香,珍宝、璎珞,散于佛陀身上。齐口同声的说道,确实如此!世尊!于讲说首楞严三昧之处,其地为金刚。倘若有人于听闻此首楞严三昧后,信受、读诵,同时能为他人演说,不惊、不畏,当知此人亦是金刚,已成就不坏忍,深住于信位,获得诸佛之护持;已种下深厚之善根,获得大善利益;已降服一切诸魔及怨敌,断灭通往恶趣之道,已得善知识为自己守护。

  【原文】:

  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若有众生闻是首楞严三昧。即能信受读诵解义。为人演说如说修行。当知是人得住佛法毕定不退。佛言。如是如是。如汝等说。若人不厚种诸善根。闻首楞严三昧不能信受。少有众生闻首楞严三昧能信受者。多有众生不能信受。善男子。人有四法。闻是三昧能得信受。何等为四。一者曾于过去诸佛闻是三昧。二者为善知识所护深乐佛道。三者善根深厚好乐大法。四者身自得证大乘深法。有是四法。则能信受如是三昧。善男子。复有满愿阿罗汉及具足正见者信行见行者。是人信顺如来语故。信是三昧而身不证。所以者何。是三昧者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通达。况余众生。

  【译文】:

  世尊!我理解佛陀所说之法义,倘若众生于听闻首楞严三昧后,能够信受、读诵、解义、为人演说,根据所说而修行,当知此人,得住于佛法,毕定不退转。佛陀说,确实如此!如你所说。倘若一个人不能种下深厚的各种善根,他于听闻首楞严三昧后,不能信受。只有少数的众生,于听闻首楞严三昧后,能够信受;多数的众生,不能信受。善男子!于人而言,有四法于听闻首楞严三昧后,能得信受。是哪四法呢?

  一、曾于过去诸佛处听闻首楞严三昧。

  二、为善知识所守护,深乐佛道。

  三、俱备深厚的善根,好乐大法。

  四、自身已得证大乘深法。

  俱备此四法,就能够信受于首楞严三昧。善男子!此外还有满愿的阿罗汉,以及具足正见、信行、见行者,他们都能信顺于如来所说,也信顺此首楞严三昧,但却不以身求证。为什么呢?首楞严三昧,非一切声闻、辟支佛所能通达,更何况是其他众生。

  【原文】:

  尔时长老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譬如从生盲人。梦中得眼见种种色心大欢喜。即于梦中与有眼者共住共语。是人觉已不复见色。我等亦尔。未闻是首楞严三昧时。心怀欢喜谓得天眼。与诸菩萨共住共语论说义理。世尊。我今从佛闻是三昧不知其事。如生盲人不能得知。诸佛菩萨所行之法。我等从今已往自视其身如生盲人。于佛深法无有智慧。不知不见世尊所行。我等从今已往。知诸菩萨真得天眼能得如是诸深智慧。世尊。若人无有萨婆若心。谁当自谓我是智者我是福田。佛言。如是如是。迦叶。如汝所说。菩萨所得诸深智慧。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摩诃迦叶说是语时。八千众生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译文】:

  这时,摩诃迦叶长老上前对佛陀说,世尊!譬如一个一生下来就是瞎了眼的盲人,他在梦中得到了双眼,能看见种种色相,心中非常欢喜;于梦中他与一般有眼睛的人共住共语;但是,此人梦醒之后,依然不能见色。世尊!我们也一样,在未听闻首楞严三昧时,心怀欢喜,认为自己已得天眼,与诸菩萨共住共语,论说义理。世尊!如今我们从您处听闻首楞严三昧,但却不知其所行事,犹如天生的瞎子,不能得知诸佛菩萨所行之法。我们于今,回顾往昔,才发现自身有如天生的瞎子,于佛陀之深法,没有智慧,于世尊所行,不知不见。我们自现在开始,已知道诸菩萨真正的获得天眼,已能得到如此深邃的大智慧。世尊!倘若一个人没有一切智(萨婆若)心,他又怎能自称'我是智者,我是福田'呢?佛陀说,确实如此!迦叶!如你所说。菩萨所获得的各种深邃智慧,非声闻、辟支佛所能及。摩诃迦叶长老说这番话时,有八千众生发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原文】:

  尔时坚意菩萨。问文殊师利法王子言。文殊师利。所言福田。云何名为福田。文殊师利言。有十法行。名为福田。何等为十。住空无相无愿解脱门而不入法位。见知四谛而不证道果。行八解脱而不舍菩萨行。能起三明而行于三界。能现声闻形色威仪而不随音教从他求法。现辟支佛形色威仪而以无碍辩才说法。常在禅定而能现行一切诸行。不离正道而现入邪道。深贪染爱而离诸欲一切烦恼。入于涅槃而于生死不坏不舍。有是十法。当知是人真实福田。尔时坚意菩萨。问须菩提言。长老须菩提世尊说汝第一福田。汝为得在是十法不。须菩提言。我于是法尚无其一。何况有十。坚意言。汝以何名第一福田。须菩提言。我不于佛诸菩萨中第一福田。佛说我于声闻辟支佛中第一福田。坚意。譬如边地小王亦名为王。若转轮圣王至于边地。诸小王等不名为王。尔时唯有转轮圣王。圣王威德殊妙胜故。坚意。随有国土城邑聚落无菩萨处。我于其中得为福田。若有佛处有大菩萨。我于其中不名福田。诸菩萨有萨婆若心。是故胜我。尔时佛赞须菩提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说。是无增上慢大弟子之所言也。

  【译文】:

  这时,坚意菩萨问文殊师利法王子说,文殊师利!你刚刚提到福田,什么是福田?文殊师利法王子回答,有十法行,名为福田。是哪十法行呢?

  一、住空、无相、无愿解脱门,而不入法位。

  二、见知四谛,而不证道果。

  三、行八解脱,而不舍菩萨行。

  四、能起三明,而行于三界。

  五、能现声闻形色威仪,而不随音教,从他求法。

  六、现辟支佛形色威仪,而以无碍辩才说法。

  七、常在禅定,而能现行一切诸行。

  八、不离正道,而现入邪道。

  九、深贪染爱,而离诸欲、一切烦恼。

  十、入于涅槃,而于生死不坏、不舍。

  能做到此十法行之人,当知他就是真实的福田。这时,坚意菩萨问须菩提,须菩提长老!世尊说你拥有第一福田,你有没有得到上述十法呢?须菩提尊者回答,我于上述诸法,其中之一也没得到,更不要说全部十法了。坚意菩萨问,那你为什么会被称为第一福田呢?须菩提尊者回答,坚意!撇开佛与诸菩萨,我的确拥有第一福田。因此,佛陀才会说我于声闻、辟支佛中,拥有第一福田。坚意!譬如边地的小王,也称为王。倘若转轮圣王来到了边地,一切小王就不能再称王了;这时,唯有转轮圣王,以他圣王的威德殊胜、微妙,才能称之为王。坚意!倘若国土、城邑、聚落,没有菩萨,我于其中则为第一福田。若有佛、有大菩萨处,我于其中就不能称为福田了;因为诸菩萨有一切智(萨婆若)心,这一点远胜于我。这时,佛陀赞叹须菩提尊者道,善哉!善哉!确实如你所说,你之所说确实是一名无增上慢大弟子之所说。

  【原文】:

  坚意菩萨。复问文殊师利法王子言。文殊师利。所说多闻。云何名为多闻。文殊师利言。若人得闻一句之法。即解其中千万亿义。百千万劫敷演解说。智慧辩才不可穷尽。是名多闻。复次坚意菩萨。著闻十方无量诸佛所说尽能受持。无有一句先所不闻。凡所闻者皆是先闻。随所闻法能持不忘。为众生说而无众生。身与众生及所说法无有差别。是名多闻。

  【译文】:

  坚意菩萨接着问文殊师利法王子,文殊师利!你所说的多闻,到底什么是多闻?文殊师利回答,倘若有人得闻一句法要,即能理解其中千万亿之义理;以百千万劫的时间来敷演解说,其智慧辩才不可穷尽,这就是'多闻'。此外,坚意!菩萨听闻十方无量诸佛所说,尽能受持,无有一句不是先所不闻的;凡所听闻的,皆是往昔所曾听闻。所听闻之法要皆能持守不忘,为一切众生讲说,然而确无一切众生之想;自身与一切众生及一切所说之法没有差别;这就是所谓的'多闻'。

  【原文】:

  尔时会中有菩萨天子名净月藏。作是念。佛说阿难于多闻中为最第一。如文殊师利所说多闻。阿难今者宁有是不。作是念已。问阿难言。如来说汝于多闻中为最第一。汝之多闻。宁如文殊师利所说者不。阿难答言。如文殊师利所说多闻。我无是事。净月藏言。如来云何常称说汝于多闻中为最第一。阿难答言。佛诸弟子随逐音声而得解脱。于是人中说我第一。非谓我于无量智海无等大慧无碍辩才诸菩萨中多闻第一。天子。譬如以有日月光明阎浮提人见诸形色得有所作。我亦如是。但以如来智慧光明得受持法。我于其中自无有力。当知皆是如来神力。尔时世尊赞阿难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说。汝所受持诵念诸法。当知则是如来神力。尔时佛告净月藏言。阿难所持诸法甚少。所不诵者无量无边。天子。我于道场所得诸法。百千亿分不说其一。我所说者。阿难于中百千亿分不持其一。天子。如来但于一日一夜。十方世界诸释梵王护世天王。天龙夜叉乾闼婆等天子菩萨。与之说法。以智慧力而作偈颂。说修多罗因缘譬喻众生所行诸波罗蜜。及说声闻辟支佛乘佛无上乘摄大乘法。毁訾生死称赞涅槃。假使阎浮提内所有众生。成就多闻皆如阿难。于百千劫不能受持。天子以是因缘。当知如来所说诸法无量无边。阿难所持甚为小耳。尔时净月藏天子。即以十万七宝华盖奉上如来。其盖即时遍住虚空所覆众生皆作金色。奉上盖已。作如是言。唯然世尊。愿以是福普使众生辩才说法当如世尊。能受持法如文殊师利法王子。时佛知是菩萨天子深乐佛道。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而作是言。今是天子过四百四十万劫。当得作佛号一宝盖。国名一切众宝庄严。

  【译文】:

  这时,与会众中有一名天子,名净月藏菩萨,心中念想道,佛说阿难尊者于多闻中,最为第一。如文殊师利法王子所解说的多闻,不知阿难尊者是否拥有如此之多闻?于念想后,净月藏菩萨问阿难尊者,阿难!如来说你于多闻中最为第一。你的多闻是否有如文殊师利法王子所说?阿难尊者回答,天子!我并没有拥有如文殊师利法王子所说的多闻。净月藏菩萨问,阿难!那么如来为什么经常称赞你,说你于多闻中最为第一呢?阿难尊者回答,天子!佛陀之弟子,随逐佛陀之声教而获得解脱。我仅仅于人中多闻第一,这并非说我于拥有无量智海、无等大智慧、无碍辩才之诸菩萨中多闻第一。天子!譬如日月有其光明,能令阎浮提洲所有之人能见各种形色,能展开各种工作;我于其中也一样。但是若以如来之智慧光明,所得之受持法;我于其中却无能为力。当知这一切皆是如来之大威神力。这时,世尊赞叹阿难尊者道,善哉!善哉!确实如你所说,汝所受持、诵念之诸法,当知是如来之大威神力。这时,佛陀对净月藏菩萨说,阿难所持之诸法甚少,所不能诵出之法却无量无边。天子!如来于道场中所得之诸法无量无边,如来所讲述的只不过是其中的百千亿分之一;于如来所讲述的诸法中,阿难所能受持的不过是其中的百千亿分之一。天子!如来能于一日一夜间,于十方世界为诸帝释、梵王、护世天王、天、龙、夜叉、乾闼婆等菩萨说法;如来以智慧力作偈颂,讲说修多罗、因缘、譬喻,教导众生应行之诸波罗蜜,同时为声闻乘、辟支佛乘等学人讲说无上佛乘所摄之大乘法,毁訾生死,称赞涅槃;令阎浮提洲内所有众生,成就多闻;但是个个皆阿难一般,于百千劫不能受持。天子!以此因缘当知如来所说诸法无量无边。阿难所持的仅仅是一小部分。这时,净月藏天子,即以十万七宝华盖奉上如来。其盖即时遍住于虚空,所覆之众生悉皆呈现金色。净月藏天子奉上华盖后,对佛陀说,确实如此!世尊!愿以此福祉,普令一切众生,能如世尊一般,拥有辩才,能为说法;能如文殊师利法王子一般,能受持诸法。这时,佛陀知道此净月藏菩萨天子深乐佛道,便为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并说道,净月藏天子菩萨,过四百四十万劫后当得作佛,佛号'一宝盖',其佛国名为'一切众宝庄严佛土'。

  【原文】:

  说是法时二百菩萨生懈怠心。诸佛世尊其法甚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难得。我等不能具足是事。不如但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所以者何。佛说菩萨若有退转。或作辟支佛或作声闻。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知此二百菩萨有懈退心。欲还发起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欲教化会中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故。白佛言。世尊。我念过去劫名照明。我于其中三百六十亿世。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尔时一切众会心皆生疑。若入涅槃不应复还生死相续。今文殊师利。何故作如是言。世尊。我念过世劫名照明。我于其中三百六十亿世。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是事云何。尔时舍利弗承佛神旨。白佛言。世尊。若人已得入于涅槃不应复有生死相续。云何文殊师利。入涅槃已还复出生。佛言。汝可问之文殊师利。自当答汝。时舍利弗。问文殊师利言。若人已得入于涅槃。于诸有中不复相续。汝今云何而作是说。世尊。我念过去照明劫中。三百六十亿世。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此义云何。文殊师利言。如来现在。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真实语者。不欺诳者。世间天人无能诳者。我所说者佛自证知。我若异说则为诳佛。

  【译文】:

  佛陀讲说此法时,有二百名天子菩萨生起懈怠心,她们念想道,诸佛世尊所行的是甚深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此法非常困难,我等不能具足修行此法,不如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为什么呢?佛陀说过,菩萨若有退转,尚能成为辟支佛或声闻。这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知道此二百名天子菩萨有懈怠、退转心,为了令他们再度发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同时为了教化与会众中之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他对佛陀说,世尊!我忆念过去世,有一劫名为'照明劫',我曾经于其中生活三百六十亿世,皆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这时,一切与会大众,心中悉皆生起疑虑,倘若入于涅槃,就不应该还有生死相续。文殊师利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他说,他于过去世之照明劫,生活了三百六十亿世,皆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时,舍利弗尊者在佛陀示意下,问佛陀,世尊!倘若一个人已得入涅槃,就不应该还有生死相续。为什么文殊师利入于涅槃后,还能再度出生呢?佛陀说,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直接问文殊师利,他自然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答案。于是,舍利弗尊者便问文殊师利法王子,倘若一个人已得入涅槃,他的一切诸有,不再相续。你又怎么会说,世尊!我忆念于过去世,于照明劫中生活了三百六十亿世,皆以辟支佛乘入于涅槃。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文殊师利法王子说,舍利弗!如来现在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说真实语者、不欺诳者,世间人、天,不能对他有所欺瞒,我所说的一切,佛陀自然知道其真伪;我如果说谎,就是在欺诳于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