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下(1)
  译文

  所谓出息入息自觉,出息入息自知,当时为觉,以后为知。所谓「觉」,指觉察气息的长短:所谓「知」,指了知气息的生灭、粗细、快慢。

  所谓出息入息觉尽止,觉察出息、入息即将转换的时刻名尽,计较万物诸身生而复灭也是「尽」;所谓「止」,「意止」的意思。

  所谓见观空,意思是说,行道获得的观念,不再见到有身,便悟入空无所有,就是说,意无有执着。意有所著作因,也即是有。断灭眼耳等六入,便获得贤明。所谓贤,即指身;所谓明,即指道。

  所谓知出何所,灭何所,譬如专念于石,便出现石;念入于木,石便熄灭。五阴也是如此,出现色而入于受;出现受而入于想;出现想而入于行;出现行而入于识。对五阴作如此分别,乃进入三十七品经中。

  问:什么是思惟无为道?

  答:思指比较筹算,惟指听受,无指不念想万物,为指依佛说行道。为的是得道,所以说为思惟无为道。又,思指念想,惟指分别白黑;黑指生死,白指道。道无所有,已分别无所有,便无有所为,所以说为思惟无为道。如果算计有所为,有所著,是为非思惟。思也可以是物,惟指有理解能力的意;解意便知十二因缘所作诸事。也可以说,思指念想,惟指算计。

  原典

  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卷下(1)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2)

  出息入息自觉,出息入息自知。当时为觉,以后为知。觉者,谓觉息长短;知者,谓知息生灭、粗细、迟疾也。

  出息入息觉尽止(3)者,谓觉出入息欲报时为尽,亦计万物身生复灭;止(4)者,谓意止(5)也。

  见观空者,行道得观,不复见身,便堕空无所有者,谓意无所著。意有所著,因为有。断六入,使得贤明。贤谓身,明谓道也。

  知出何所,灭何所者,譬如念石出石,入木石便灭。五阴亦尔,出色入痛痒,出痛痒入思想,出思想入生死,出生死入识,已分别是,乃堕三十七品经(6)也。

  问(7):何等为思惟无为道?

  报:思为校计,惟为听,无为不念万物,为者如说行道;为得故,言思惟无为道也。思为念,惟为分别白黑;黑为生死,白为道,道无所有;已分别无所有,便无所为,故言思惟无为道。若计有所为、所著,为非思惟。思亦为物,惟为解意,解意便知十二因缘事,亦谓思为念,惟为计也。

  注释

  (1)「卷下」,底本为高丽藏本。

  (2)译者,《资》、《普》作「后汉沙门安世高译」;《碛》、《南》、《径》、《清》作「后汉安息国三藏法师安世高译」。

  (3)(4)(5)「止」,诸本作「心」,不从。

  (6)「经」,诸本作「结」,不从。

  (8)「问」,诸本作「问曰」。

  译文

  所谓断生死,得神足,意有所念想为生,无所念想为死:得神足的人能够飞行,所以说生死当断。

  获得神足有五种意:一是喜,二是信,三是精进,四是禅定,五是神通。总有四种「神足念」。其中「不尽力」的可以获得「五通」;「尽力」而自在的可以趋向「六通」。意思是说,修道的人行「四神足念」,一般获得「五通」,如果「尽意」,可以获得「六通」。所谓「尽意」愿,即「意」不对万物有所欲求。

  一信、二精进、三意念、四定、五黠慧,此五事为四神足念。加上努力,总共六事,皆归属于信而作为四神足念。从喜、从念、从精进、从禅定、从黠慧,是从属于五根。

  从「喜」得定乃是信「道」,从「力」得定乃是「精进」,从「意」得定乃是「意念定」,从「施」得定乃是「行道」。因为有种,「所以有根」。

  生灭变化等有为之事,都属于恶,据此便产生观想,令恶不能得胜。意思是说,获得禅定,是因为有「力」;也可以说令恶不能胜,因为善意既灭能令之复起,名之为「力」。所谓从「力」得「定」,就是恶意欲来而不能毁坏「善意」,所以说为「力定」。

  原典

  断生死得神足(1),谓意有所念为生,无所念为死。得神足者,能飞行故,言生死当断也。

  得神足有五意:一者喜,二者信,三者精进,四者定,五者通(2)也。四神足(3)念不尽力得五通(4),尽力自在向六通。为道人四神足,得五通,尽意可得六通(5)。尽意谓万物不欲也。

  一信,二精进,三意,四定,五黠,是五事(6)为四神足念。为力者(7),凡六事也,从信为属,四神足念。从喜、从念、精进,从定、从黠,是为属五根也。

  从喜定谓信道,从力定谓精进,从意定谓意念定,从施定谓行道也。为种故有根。

  有为之事,皆为恶,便生想不能得胜,谓得禅是因为力。亦谓恶不能胜。善意灭复起故为力,力定者,恶意欲来不能坏善意,故为力定也。

  注释

  (1)神足:神,指自在无碍,随意而行;足譬喻禅智,据说由禅智可获得随意自在的神力,名神足。或作为五通、六通之一,四神足之一,此处  特指三十七道品中的四神足。

  (2)通:神通之略称。

  (3)四神足:后出经典多指由欲、勤、心、观所成之禅定,本经另有解释。

  (4)五通:指五种神通,所谓如意通、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被认为是凡圣离欲而行四禅均可获得的神通。「通」字,《资》作「 道」。

  (5)六通:上述五通增加漏尽通。被认为是唯有离凡的圣者或佛才能获得的神通。「通」字,《资》作「道」。

  (6)五事:此五事后称五根,指令善法增长的心理条件。其中第三意,通译为念,指忆念淼忘。第五黠,即慧。然而本经对五根的解释有异。

  (7)为力者:力指令五根增长的努力,即努力促进信、精进、念、定、慧的坚定增长。本经将此力作为独立的心理要素运用。者字,诸本作至。

  译文

  行道的人行道尚未达到观,应当筹算达到观,凡于所观,意念不复转移。为了达到观,有止恶一法:为了坐禅,应观二法:有时观身,有时观意,有时观喘息,有时观有,有时观无。根据所在的因缘,应当分别观察。

  所谓止恶一法,观二法,恶已灭尽而行止观为的是观道。恶未灭尽,不能见道,所以恶已灭尽始得观道。此中止恶一法,指能知恶,且能制止一切恶;不令意有所执着,乃是止。也可以说,得息的念想,随着专注于息而止,此得息想随息而止,是止恶一法。由于恶已被制止,便得以观察,即是观二法。

  为了获得四谛,为了行净,应当再次作净。意思是说,认识世间人生的本质是苦,捐弃造成诸苦的习性,知道灭尽诸苦和习性的归宿,修行达到此一归宿的道德,则如日出时,洁净转而由眼耳、色声等十二门中出离,所以佛经说:从道得解脱。

  所谓去冥见明,如日出时,譬如日出,所见多广,此为弃诸冥。冥即是苦。何以知其为苦?因为冥暗多所罣碍,所以知其为苦。什么叫捐弃习性?指不造作事业。什么叫尽证(证得灭谛)?指无所有。所谓道,就是明了识苦、断习、尽证、念道(认识和实行四谛)。

  认识从苦而生,不识得苦,也没有对苦的认识,此乃是苦。所谓尽证(尽),就是了知凡人尽当老病死;所谓证,就是了知万物皆当灭亡,此乃是尽证。

  譬如日出,能作四件事:一、破坏闇冥。意思是说,慧能破坏愚痴:二、显现明亮。意思是说,愚痴除尽,独有慧在;三、明见诸色万物。即现见身上所有恶浊腺液;四、成熟万物。若无日月,万物不会成熟,人若没有智慧,破坏愚痴的意也不会成熟。

  所谓上头行俱行,指所当行与事已行不能分开讲,就是说,修行信等五根,是从头到尾说下来的,身心并得修行。

  原典

  道人行道未得观,当校计得观,在所观意不复转。为得观,止恶一法;为坐禅,观二法:有时观身,有时观意,有时观喘息,有时观有,有时观无,在所因缘当分别观也。

  止恶一法,观二法,恶已尽止(1)观者,为观道。恶未尽,不见道,恶已尽乃得观(2)道也。止恶一法为知恶,一切能制,不着意为止。亦为得息想随止。得息想随止,是为止恶一法;恶已止便得观故,为观二法。

  为得四谛,为行净,当复作净者。识苦弃习,知尽行道(3),如日出时,净转出十二门(4)故,经言:从道得脱也。

  去冥见明,如日出时,譬如日出多所见,为弃诸冥,冥为苦。何以知为苦?多所罣碍,故知为苦。何等为弃习(5)?谓不作事。何等为尽证?谓无所有。道者明识苦、断习(6)、尽证、念道。

  识从苦生,不得苦亦无有识,是为苦也。尽证者,谓知人尽当老病死。证者知万物皆当灭,是为尽证也。

  譬如日出作四事:一坏冥,谓慧能坏痴;二见明,谓痴除独慧在;三(7)见色万物,为见身诸所有恶露;四成熟万物,设无日月,万物不熟,人无有慧,痴意亦不熟也。

  上头行俱行者,所行事已(8)行,不分别说,谓行五直声,身心并得(9)行也。

  注释

  (1)「止」,诸本作「为止」。

  (2)「观」,诸本作「见」。

  (3)识苦弃习,知尽行道:其中苦、习、尽、道,即是上述之四谛。习后译为集,尽后译为灭。苦、习指世间因果,用以说明三界流转及其性质  ;尽、道指出世间因果,用以说明解脱之道和最后的归宿。此说体现了佛教的基础教理和实践。「习」,《碛》、《普》、《南》、《径》  作「集」。

  (4)十二门:此处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和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境。一般称作十二入或十二处。

  (5)(6)「习」,《碛》、《普》、《南》、《径》作「集」。「习」是「集」的旧译。

  (7)「三」,《南》作「不」。

  (8)「已」,诸本无。

  (9)「得」,《碛》、《普》、《南》、《径》作「俱」。

  译文

  专注于念想诸法,意便着于诸法中;专注于念想诸法,意便着于所念的对象,是什么便产生什么。所以求生死得生死,求道得道。不论是内是外,随之而起意想,就是念法,意着法中。同样,从四谛而自知的意想,产生什么,便得什么;不产生什么,便不得什么。由此除却不合四谛的意想,令有所畏惧,不敢违犯,所行所念常住于道,这就是意着法中。此名为法正。从谛这一根本生起意想,根本即着于意中。所谓法正,就是道法。从谛的谛,就是四谛。

  所谓本起着意,意思是说,面对的生死万事,皆本于从意生起;便执着于意,便有五阴。所起此意,应当断灭;断灭根本,五阴随之断灭。有时也自己断灭,不再念想。令意自起,乃是罪。又,意不定在道,是罪尚未灭尽的缘故。

  所谓意着法中,意思是说,意专注于念想万物,就是堕入生死外法中;意不念想万物,就是堕入道法中。五阴为生死法,三十七品经为道法。

  所谓意着法中,意思是说,制止五阴不令有犯,也可以说,经常念想道而不离开,此即是意着法中。

  所谓所本正,在外处处为万物之本,是福之所在,内则总揽三十七品经,因为行道不是一时之事。所本的意思,指修行三十七品经法,如其次第随顺而行;意想不入邪途即是正,所以名为所本正。所本正而包括种种异行。以无为对本,以不求为对正,以无为为对无为,以不常为对道,以无有为对亦无所有,也无有本,也无有正,乃是无所有。

  由禅定觉察所受之身。如此效法于道,说为依法得定。所谓道说,就是说从因缘得道。

  见阴受,指受纳五阴。所谓有入,指堕入五阴。所谓因有生死阴,指受纳正。所谓正,指道自身是正。但应当为自身正心。

  原典

  从谛念法,意着法中;从谛念法,意着所念,是便生是。求生死,得生死,求道得道。内外随所(1)起意,是为念法,意着法中者。从四谛自知意,生是当得是,不生是不得是,便却意畏不敢犯。所行所念常在道,是为意着法中也。是名为法正,从谛本起,本着意。法正者,谓道法;从谛,谓四谛。

  本起着意者,谓所向生死万事,皆从本意起,便着意,便有五阴。所起意当断,断本,五阴便断。有时自断,不念。意自起为罪,复不定在道,为罪未尽故也。

  意着法中者,谛意念万物,为堕外法中;意不念万物,为堕道法中。

  五阴为生死法,三十七品经为道法。

  意着法中者,谓制五阴不犯,亦谓常念道不离,是为意着法中也。

  所本正者,所在外为物本,为福所在。内惣(2)为三十七品经,行道非一时端故。所本者,谓行三十七品经法,如次第随行;意不入邪为正,故名为所本正。所本正各自异行:以无为对本,以不求为封正,以无为为对无为,以不常为对道,以无有为对亦无有所,亦无有本,亦无有正,为无所有也。

  定觉受身。如是法道,说谓法定。道说者,谓说所从因缘得道。

  见阴受者,为受五阴。有入者,为入五阴中。因有生死阴者,为受正;正者,道自正。但当为自正心耳。

  注释

  (1)「所」,诸本作「行」。

  (2)「惣」为「总」的俗写。

  译文

  人们修行安般守意,获得数,获得相随,获得止,便生欢喜。此四种现象,如同钻火见烟,不能熟物,得的是什么喜?因为尚未得到出离的要点。

  修行安般守意,有十八种烦恼,令人不能随顺于道:一是爱欲,二是瞋恚,三是愚痴,四是戏乐,五是傲慢,六是怀疑,七是不受行相,八是受他人相,九是不念,十是他念,十一是不满念,十二是过于精进,十三是不够精进,十四是惊怖,十五是强制意,十六是忧,十七是匆促,十八是不度意行爱。此为十八恼。不护持自己,而受十八因缘干扰,不能得道;加以护持,便能得道。

  此中不受行相,指不观身有三十二种不净物,不念想三十七品经,是为不受行相。所谓受他人相,指尚未达到十息,便行相随,是为受他人相。所谓他念,指入息时念出息,出息时念入息,此为他念。所谓不满念,指尚未达到一禅便想念二禅,此为不满念。所谓强制意,指所坐散乱,意不能得息,应当依「经」而行,通过读「经」,令散乱不得发生,此为强制意。所谓精进,指黠慧走入此六事中,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此为六事。

  原典

  人行安般守意,得数,得(1)相随,得止(2),便欢喜。是四种,譬如钻火见烟,不能熟物。得何等喜?用未得出要故也。

  安般守意有十八恼,令人不随道。一为爱欲,二为瞋恚,三为痴,四为戏乐,五为慢,六为疑,七为不受行相,八为受他人相,九为不念,十为他念,十一为不满念,十二为过精进,十三为不及精进,十四为惊怖,十五为强制意,十六为忧,十七为忩忩(3),十八为不度意行爱,是为十八恼。不护是十八因缘,不得道,以护便得道也。

  不受行相者,谓不观三十二(4)物,不念三十七品经,是为不受行相。受他人行相者,谓未得十息便行相随,是为受他人相。他念者,入息者念出息,出息时念入息,是为他念。不满念者,谓未得一禅便念二禅,是为不满念。强制意者,谓坐乱意不得息,当经行读经,以乱不起,是为强制意也。精进,为黠走是六事中,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六也。

  注释

  (1)「得」,诸本无。

  (2)「止」,诸本作「正」。

  (3)「忩忩」,即「忽忽」。

  (4)「三十二」,诸本作「三十六」。

  译文

  什么是喘?什么是息?什么是气?什么是力?什么是风?所谓喘,乃是意;所谓息,乃是命;守为气;令有视有听;风是能言语,从属于道而有屈伸;力为能举重,令瞋恚移去。

  要从守意得道。由什么原因获得守意?从数息转而得息,内得息转而得相随,止、观、还、净也是如此。

  行道要达到止意,应当知道三件事:一、首先观想:思念此身本从何来?但是随从五阴而行才会存在,断灭五阴便不复生,譬如寄托,是暂住之物;意若有所不解,当念想身之九窍以自证。二、自当内视心中,令意随息出入。三、出息入息的念想灭时,息出小而轻的念想灭时。什么是知无所有?意安定便知道空,知道空便知无所有。为什么?因为息不回报便是死,由此知身是气所造作,气灭就是空。觉悟空便堕于道中。

  因此,行道有三件事:一是观察身,二是念想一心,三是意念出入息。还有三件事:一、制止身有受,二、制止口出声,三、制止意生念。修行上述六件事,能迅疾得息。

  总结佛经言,一念指一心;近念指算计身;多念指一心;不离念指不离念于身。行此四事,便会迅疾得息。

  坐禅数息,即时令意安定,此为今福;从此安隐不散乱,此为未来福;更加长久持续安定,此为过去福。

  坐禅数息,不能令意安定,此为今罪;从此不得安隐,令意散乱生起,此为当来罪;坐禅越久越不安定,此为过去罪。

  有身的过错,有意的过错。身形强直,令数息不得,此是意的过错;身形歪曲,令数息不得,此是身的过错。

  坐禅自觉意已得定,此时意喜便属于散乱意,不喜便属于道意。

  坐禅念系于息已经停止,便当观想:观想停止,还当系念于息。人们行道,应当以此为常法。

  原典

  何等为喘?何等为息?何等为气?何等为力?何等为风?喘者为意,息为命,守为(1)气,为视听,风为能言语,从道屈伸,力为能举重瞋恚也。

  要从守意得道。何缘得守意?从数转得息,息转得相随;止、观、还、净亦尔也。

  行道欲得止意,当知三事:一者先观,念身本何从来?但从五阴行有,断五阴不复生,譬如寄托,须臾耳。意不解,念九道(2)以自证。二者自当内视心中,随息出入。三者出息入息念灭时,息出小轻念灭时。何等为知无所有?意定便知空,知空便知无所有。何以故?息不报便死,知身但气所作,气灭为空,觉空堕道也。

  故行道有三事:一者观身,二者念一心,三者念出入息。复有三事:一者止身痛痒,二者止口声,三者止意念。行是六事,疾得息也。

  要经言,一念谓一心,近念谓计身,多念谓一心,不离念谓不离念身。行是四事,便疾得息也。

  坐禅数息即时定意,是为今福(3),遂安隐不乱,是为未来福,益久续复安定,是为过去福也。

  坐禅数息不得定意,是为今罪;遂不安隐乱意起,是为当来罪;坐禅益久遂不安定,是为过去罪也。

  亦有身过、意过,身直数息不得,是(4)为意过;身曲数息不得,是为身过也。

  坐禅自觉得定意,意喜为乱意,不喜为道意。

  坐禅念息已止便观,观止复行息,人行道,当以是为常法也。

  注释

  (1)「为」,诸本无。

  (2)九道:后译为九孔、九漏、九窍等,指五官七窍加大小便二道。佛教以此九处为人身不净的根据之一。

  (3)「今福」,《径》作「令」。

  (4)「是」,《资》无。

  译文

  佛说有五信:一、信有佛有经典,二、出家剃发求道,三、坐而行道,四、得息,五、定意所念,不念为空。

  有疑难问:所谓不念为空,为什么要念息?

  回答说:息中没有五色,没有贪淫、瞋恚、愚痴、爱欲,此也是空。

  所谓可守身中意,意系于身的观想,名为身中意。有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意念,所以令其数息;由于黠慧能控制意念,所以可以不再数息。

  问:什么是自知?什么是自证?

  答:能分别知道五阴,此为自知;于道不生怀疑,此为自证。

  问:什么是无为?

  答:无为有两类,有外无为,有内无为。眼不见色,耳不听声,鼻不受香,口不尝味,身不贪细滑,意不执着,此为外无为;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此为内无为。

  问:其表现是有所念,为什么是无为?

  答:若身、口持戒,意想向道进行,虽有所念,本意则趋向无为。

  问:什么是无?什么叫为?

  答:所谓无,就是不念想万物;所谓为,就是随经教而行。为指谓「事」而给以相称的「名」,所以说为「无为」。

  原典

  佛说有五信,一者信有佛有经,二者去家(1)下头发求道,三者坐行道,四者得息,五者定意所念,不念为空。

  难:不念为空,何以故念息?

  报曰:息中无五色,贪淫、瞋恚、愚痴、爱欲,是亦为空也。

  可守身中意者,谓意在身观,是为身中意。人不能制意,故令数息,以黠能制意,不复数息也。

  问:何等为自知?何等为自证?

  报:谓能分别五阴,是为自知;不疑道,是为自证也。

  问曰:何等为无为?

  报:无为有二辈(2),有外无为,有内无为,眼不观(3)色,耳不听声,鼻不受香,口不味味,身不贪细滑,意不志念(4),是为外无为。数息、相随、止、观、还、净,是为内无为也。

  问:现有所念,何以为无为?

  报:身口为戒,意向道行,虽有所念,本趣无为也。

  问:何等为无?何等名为?

  报:无者,谓不念万物;为者,随经行。指事称名,故言无为也。

  注释

  (1)「去家」,诸本作「出家」。

  (2)「軰」,「辈」的俗写。

  (3)「观」,诸本作「视」。

  (4)「志念」,诸本作「妄念」,不从。

  译文

  问:假设宿命果报来到,应当如何除却?

  答:修行数息、相随、止、观、还、净,念想三十七品经,能够除却。

  有疑难问:宿命果报是不可除却的,为什么数息、修持三十七品经能够除却?

  答:因为念道可以消恶。假设数息、相随、止、观、还、净不能灭恶,则世间都不可能得道;由于能够消恶,所以才能得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行三十七品经尚得作佛,何况免除罪的果报。即使在十方积(罪)如山,精进行道也不会与罪相会。

  问:经言如此,但为什么不与罪相会?

  答:因为依经而作的缘故。

  原典

  问:设使宿命对来到,当何以却?

  报:行数息、相随、止、观、还、净,念三十七品经能却。

  难:宿命对不可却,数息、行三十七品经何以故能却?

  报(1):用念道故消恶,设使数息、相随、止、观、还、净不能灭恶,世间人皆不得道。用消恶故得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行三十七品经尚得作佛。何况罪对,在十方积如山,精进行道不与罪会。

  问曰:经言作是何以故不会?

  报:用作是故也。

  注释

  (1)「报」,《资》、《碛》、《普》、《南》作「服」,误。

  译文

  数息是为了悟入十二品。什么叫十二品?数息时进入四意止;息不乱时进入四意念断;获得十息有时进入四神足,随行此三个「四」,就是悟入十二品。

  问:什么叫作念三十七品经?

  答:即数息、相随、止、观、还、净。修行此六件事,就是念三十七品经。行持数息,也是修行三十七品经。

  问:为什么说是为了修行三十七品经?

  答:数息是为了进入四意止。为什么?因为为了四意止,也进入四意断,由于不待念想,所以为四意断。也进入四神足,由于信而得,所以为神足。

  数息为的是随顺信根,因为信佛令意喜欢,所以令信生长。信根也随顺能根(精进根),因为坐禅而行,所以是随顺于能根;也是随顺识根(念根),因为已认识四谛,所以名为识根;也是随顺定根,因为意识安宁,所以名为定根;也是随顺黠根,因为脱离愚痴,意识从诸结缚中得到解脱,所以说为黠根。

  数息也能随顺信力,因为无有疑惑,所以成为信力;也随顺进力,因为不断精进,所以成为进力;也随顺念力,因为其余的意念不能排斥此念,所以成为念力;也随顺定力,因为唯是一心(非是多心),所以成为定力;也随顺黠力,因为此前分别了知四意止、四意断、四神足,所以成为黠力。

  数息也能随行觉意,因为已经认识了苦,所以成为有觉悟的意识;也随顺法识觉意,因为了知「道」的因缘,所以成为对法有觉悟的意识;也随顺力觉意,因为捐弃诸恶,所以成为不断精进的觉悟;也随顺爱觉意,因为贪乐于道,所以成为自觉爱道的意识;也随顺息意觉,因为意念停止了,所以成为意念休息的自觉;也随顺定觉意,因为无有念想,成为心理安定的自觉意识;也随顺守觉意,因为所行不离道法,所以守护戒律成为自觉。

  数息也随顺八行。因为意想正直,所以悟入八行。以禅定的意、慈爱的心念想洁净的法,此为「直身」;用至诚语、和气语、正直语、不报复语说话,此为「直语」;黠慧留在意中,诚信留在意中,忍辱留在意中,此为「直心」。所谓以声息(除恶),乃是十善,由此而进入道行。数息也随顺直见,因为以四谛观察,所以是「直见」;也随顺直行,因为意之所行趋向于道,所以是「直行」;也随顺直治,因为修行三十七品经,所以是「直治」;也随顺直意,因为念想四谛,所以是「直意」;也随顺直定,因为意想白净无垢,毁坏魔兵,所以是「直定」。以上总为八行。什么叫作魔兵?所谓色、声、香、味、触五尘叫作魔兵;不去感受五尘,叫作坏魔兵。

  原典

  数息为堕十二品,何谓十二品?数息时堕四意止;息不乱时为堕四意念断;得十息有时为堕四神足:是为堕十二品也。

  问:何等为念三十七品经?

  报:谓数息、相随、止、观、还、净。行是六事,是为念三十七品经也。行数息亦为行三十七品经。

  问:何以故为行三十七品经?

  报:数息为堕四意止。何以故?为四意止亦堕四意断,用不待念故;为四意断,亦堕四神足,用从信故,为神足也。

  数息为堕信根,用信佛意喜故生信根。亦堕能根,用坐行故,为堕能根;亦堕识根(1),用知谛故,为识根;亦堕定根,用意安故,为定根;亦堕黠根,用离痴意解结故,为黠根(2)也。

  数息亦堕信力,用不疑故,为信力;亦堕进力,用精进故,为进力(3);亦堕念力,用余意不能攘故,为念力;亦堕定力,用一心故为定力;亦堕黠力(4),用前分别四意止、断、神足故,为黠力也。

  数息亦堕觉意(5),用识苦故,为觉意;亦堕法识觉意,用知道因缘故,为法(6)觉意;亦堕力觉意,用弃恶故,为觉意(7);亦堕爱觉意,用贪乐道故,为爱觉意;亦堕息意觉,用意止故为息意觉;亦堕定觉意,用不念故,为定觉意;亦堕守觉意,用行不离故,为守觉意也。

  数息亦堕八行。用意正,故入八行。定意、慈心念净法,是为「直身」(8);至诚语、软语、直语、不还语,是为「直语」;黠在意,信在意,忍辱在意,是为「直心」。所谓以声息(9),是为十善,堕道(10)行也。数息亦堕直见,用谛观故为「直见」;亦堕直行,用向道,故为「直行」;亦堕直治,用行三十七品经,故为「直治」;亦堕直意,用念谛,故为「直意」;亦堕直定,用意白净、坏魔兵,故为「直定」。是为八行。何等为魔兵?谓色、声、香、味、细滑,是为魔兵;不受是为坏魔兵。

  注释

  (1)识根:后译作念根,五根之一。

  (2)黠根:后译作慧根,五根之一。

  (3)进力:后译作精进力,五力之一。

  (4)黠力:后译作慧力,五力之一。

  (5)此处所说的觉意、法识觉意、力觉意、爱觉意、息觉意、定觉意、守觉意,通称七觉意,亦译作七菩提分、七觉支,三十七道品之一。被认  为是获得菩提觉悟的七种因素,本经则作为对某种教理和修持的自觉。至于所觉的内容,以及对各支的具体解释,佛家各派也不尽相同,本  经是中国佛教中最早的一种诠释。

  (6)「法」,诸本作「法识」。

  (7)「觉意」,《大正》作「力觉意」。

  (8)直身:相当于正命;其后的直语,相当正语;直心,相当于正思惟;直见相当于正见,直行相当正业;直治,相当正精进;直意相当正念,  直定相当正定。本经的译名与释义,与后出的经籍有较大的差别,而本经的前后解释,也不全同。

  (9)「息」,《资》作「息心息」,《碛》、《普》、《南》、《径》、《清》作「身心息」。

  (10)「道」,诸本作「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