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卷六十五 入法界品之六

   【善财童子第十二参:善见比丘会】


  【佛经原文】  尔时,善财童子思惟菩萨所住行甚深,思惟菩萨所证法甚深,思惟菩萨所入处甚深,思惟众生微细智甚深,思惟世间依想住①甚深,思惟众生所作行甚深,思惟众生心流注甚深,思惟众生如光影②甚深,思惟众生名号甚深,思惟众生言说甚深,思惟庄严法界甚深,思惟种植业行甚深,思惟业庄饰世间甚深。

  渐次游行,至三眼国,于城邑聚落、村邻市肆、川原山谷一切诸处,周徧求觅善见比丘。见在林中,经行往返,壮年美貌,端正可喜。其发绀青右旋不乱③,顶有肉髻④,皮肤金色⑤,颈文三道,额广平正⑥,眼目修广如青莲华⑦,唇口丹洁如频婆果⑧,胸标卍字,七处平满⑨,其臂纤长⑩,其指网缦11,手足掌中有金刚轮12。其身殊妙如净居天13,上下端直如尼拘陀树14,诸相随好,悉皆圆满,如雪山王种种严饰,目视不瞬,圆光一寻15。智慧广博犹如大海,于诸境界心无所动,若沈若举,若智非智,动转戏论,一切皆息16。得佛所行平等境界,大悲教化一切众生,心无暂舍。为欲利乐一切众生,为欲开示如来法眼,为践如来所行之道,不迟不速,审谛经行。

  无量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释、梵、护世17、人与非人18前后围绕,主方之神随方回转引导其前,足行诸神持宝莲华以承其足,无尽光神舒光破暗,阎浮幢林神雨众杂华,不动藏地神现诸宝藏,普光明虚空神庄严虚空,成就德海神雨摩尼宝,无垢藏须弥山神头顶礼敬曲躬合掌,无碍力风神雨妙香华,春和主夜神庄严其身举体投地,常觉主昼神执普照诸方摩尼幢住在虚空放大光明。

  【章旨】这是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第十二次参访,也是《入法界品》「末会」中善财五十五会中的第十三会。善财童子经过长途跋涉到达了三眼国,找寻善见比丘。后来,善财在树林中发现了被天众、龙众围绕的善见比丘。因为善见比丘已经完成了「十住」修行,所以初具佛、菩萨之「相」、「好」。

  【注释】①依想住:世间众生依靠「四食」而得以在世间生存,此「依想住」是指「四食」中的「思食」。思食,又作「念食」、「意念食」、「意食」、「业食」,是指第六识相应之思心所对于可意之境产生希望之念,使诸根滋长相续。如人虽饥渴,思想饮食,可以使人长生不死。望梅止渴就是其例。

  ②众生如光影:光影为因缘和合而起,因缘消散而失。佛教依照轮回和缘起观念认为,众生在世间的存在也如同光与影一样,为虚假的暂时的存在。

  ③发绀青右旋不乱:这是指佛、菩萨所具有的「毛上向相」、「身毛右旋相」,为三十二相之一。佛、菩萨的一切发毛,由头至足皆右旋。其色绀青,柔润。此相由行一切善法而有,能令瞻仰之众生,心生欢喜,获益无量。

  ④顶有肉髻:佛的三十二相之一,如来及菩萨的头顶上,骨肉隆起,其形如髻,故称「肉髻」,这是尊贵之相。

  ⑤皮肤金色:即三十二相之一的「金色相」、「真妙金色相」、「金色身相」、「身皮金色相」,指佛身及手足都是真金色,如同众宝庄严的美妙金台。此相是以远离忿恚,以慈眼顾视众生而感得。此德相能使瞻仰的众生厌舍爱乐,灭罪生善。

  ⑥额广平正:为佛、菩萨所具「八十种好」的第四十五好。

  ⑦眼目修广如青莲华:即三十二相之一的「真青眼相」、「目绀青色相」、「目绀青相」、「莲目相」。佛眼为绀青,如同青莲花。这是由生生世世以慈心慈眼及欢喜心施予乞者所感得之相。

  ⑧唇口丹洁如频婆果:即三十二相之一的「牙白相」以及「八十种好」的「唇色光润丹晖好」。「牙白相」也叫「四牙白净相」、「齿白如雪相」,佛、菩萨在一般人所具有的四十齿外,上下亦各有二齿,其色鲜白光洁,锐利如锋,坚固如金刚。系以常思惟善法,修慈而感得此相。此妙相能摧破一切众生强盛坚固之三毒。频婆果,频婆树之果。频婆树,意译「相思树」,其果实为鲜红色,称为频婆果、频婆罗果,佛典常常以之来比喻赤色。

  ⑨七处平满:佛、菩萨三十二相之一,又作「七处隆满相」、「七处满足相」。佛、菩萨两足、两手及两肩、颈项等七处,皆平满端正,柔软微妙。这是佛、菩萨在因位即修行过程中,不惜施舍,不计福田非福田,所感得之妙相。佛典以其表征佛、菩萨断尽七随眠,具足七圣财,使一切众生获得灭罪生善之益的一种德相。

  ⑩其臂纤长:即三十二相之一的「正立手摩膝相」,又作「垂手过膝相」、「手过膝相」、「平住手过膝相」。这是说,当佛、菩萨立正时,两手垂下,长可越膝。此相是由离我慢、好惠施、不贪着所感得,表降伏一切恶魔、哀愍摩顶众生之德。

  11其指网缦:三十二相之一,又作「指网缦相」、「俱有网鞔相」、「手足网缦相」。这是说,佛、菩萨的手足于各指间有网缦,类似雁王之蹼,其色金黄。这是佛、菩萨在因位时常修四摄法,摄取众生,故感得此妙相,恰如水鸟捕取小鱼,在水陆出没自在而无碍,表示佛常入三界流转之爱河,摄取五道众生,使离烦恼恶业之浪,而至无为之彼岸。

  12手足掌中有金刚轮:三十二相之一的「手足轮相」、「千辐轮相」。这是说,佛、菩萨的手心、足心常显现出一千辐轮宝之肉纹相。此相能摧伏怨敌、恶魔,表照破愚痴与无明之德。

  13净居天:又作「五净居处」、「五那含天」、「五不还天」,是证不还果(阿那含)的圣者所住之处,具体指色界第四禅九天中的「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色究竟天」。

  14上下端直如尼拘陀树:即三十二相之一的「身广长等相」,又作「身纵广等如尼拘树相」、「圆身相」、「尼俱卢陀身相」。是指佛身纵广左右上下,其量全等,周匝圆满,如尼拘陀树。以其常劝众生行三昧,作无畏施而感此妙相,表无上法王尊贵自在之德。尼拘陀树,新译《华严经》卷六十三将其译为「尼拘律树」。见前《入法界品之四》的注释。

  15圆光一寻:即三十二相之一的「大光相」、「常光一寻相」、「身光面各一丈相」。这是说,佛、菩萨之身光任运普照三千世界,四面各有一丈。此相以发大菩提心,修无量行愿而有,能除惑破障,表一切志愿皆能满足之德。

  16智慧广博句:据澄观的解释,此句是「明其心相,即止观双运。止过则沈,智过则举;不沈不举,则正受现前;不智不愚,则双契中道。起念止观皆成动转,双非再遣未离戏论;虽止观双运而无心寂照,则一切皆息。」(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下)这是说,这一句是专就止观修行中所见的心的相状而作的描述、说明。

  17护世:即「护国四王」、「四大天王」、「四王」,即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这四位天王居于须弥山四方之半腹,常守护佛法,护持四天下,使诸恶鬼神不得侵害众生,故称「护世」、「护国」。

  18人与非人:这里指「人」、「非人」。非人,指非人类之天龙八部,以及夜叉、恶鬼、阿修罗、地狱等。一般又作为鬼神之泛称。另有「人非人」一语,指天龙八部中的紧那罗。

  【语译】在南下的路途,善财童子一直在思惟着菩萨所住所行真是很深,思惟着菩萨所证之法真是很深,思惟着菩萨所进入的境界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微细之智慧真是很深,思惟着世间众生所依之而生存的「思食」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所作所行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之心的流注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之存在如光影的道理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的名号真是很深,思惟着众生的言说真是很深,思惟着庄严的法界真是很深,思惟着种植业的实践真是很深,思惟着以业装饰世间真是很深。

  善财童子逐渐向南行进,终于到达了三眼国。他在城市民众聚居地、村庄贸易市场、川原山谷等所有地方,到处寻找善见比丘。最后,善财终于看见善见比丘在树林中来回散步。这位比丘年届壮年,伟岸潇洒,使人顿生欢喜。他的青色头发右旋而不乱,头顶有肉髻,皮肤呈金色,脖颈上有三道纹饰,额广平正,眼睛很大,眼珠如同青莲华,嘴唇红润清洁就如同频婆果,胸部有卍字,七处平满,手臂纤长,手足的指间有金黄色的网缦,手、足的掌心上有金刚轮。善见比丘的身体特殊美妙就如同净居天的天众,其身就像尼拘陀树般的端正。凡是佛、菩萨的「相」与「随好」,善见比丘都完全圆满具备,身上佩带如雪山王一样的种种装饰,眼睛从来就不眨眼,而身体闪闪发光,照耀大千世界。善见比丘有犹如大海般广阔的智慧,对于许多境界都心无所动,心理活动的升起与低沈,非智非愚,并不沈溺戏论,所有这一切都完全除灭了。善见比丘已经获得佛所实行的平等境界,以大悲心教化一切众生,永远不舍弃众生。为了使一切众生都能够满足自己的欲望,获得快乐,为了给所有众生开示如来的法眼,为了实践如来所实行过的方法,善见比丘在树林中一边在散步,一边在从容不迫地仔细审视、细细思考着。

  这时,无数的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帝释天、梵王、四大天王、人以及其它类众生都在善见比丘的前后围绕着,主管方向的神在前面引导着,以足行走的诸神持宝莲华以承接善见比丘的双足,无尽光之神发出光线破除黑暗,阎浮幢树林之神降下许多花朵,不动藏之地神显现出许多宝藏,普光明虚空之神装饰着虚空,成就德海神降下摩尼宝,无垢藏须弥山之神五体投地致敬之后又鞠躬合掌致意,无碍力的风神降下美妙的香华,春和主夜之神庄严其身五体投地礼拜善见比丘,常觉主昼之神则执持普照诸方的摩尼幢停在空中放出大光明。

  【佛经原文】 时,善财童子诣比丘所,顶礼其足,曲躬合掌,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求菩萨行。我闻圣者善能开示诸菩萨道,愿为我说: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

  善见答言:「善男子!我年既少,出家又近①。我此生中,于三十八恒河沙佛所净修梵行,或有佛所一日一夜净修梵行,或有佛所七日七夜净修梵行,或有佛所半月、一月、一岁、百岁、万岁、亿岁、那由他岁,乃至不可说不可说岁,或一小劫、或半大劫、或一大劫、或百大劫,乃至不可说不可说大劫,听闻妙法,受行其教,庄严诸愿,入所证处,净修诸行,满足六种波罗蜜海。亦见彼佛成道说法,各各差别,无有杂乱,住持遗教②,乃至灭尽。亦知彼佛本所兴愿,以三昧愿力严净一切诸佛国土,以入一切行三昧力净修一切诸菩萨行,以普贤乘出离力清净一切佛波罗蜜。

  「又,善男子!我经行时,一念③中,一切十方皆悉现前,智慧清净故;一念中,一切世界皆悉现前,经过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佛剎皆悉严净,成就大愿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众生差别行皆悉现前,满足十力智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诸佛清净身皆悉现前,成就普贤行愿力故;一念中,恭敬供养不可说不可说佛剎微尘数如来,成就柔软心供养如来愿力故;一念中,领受不可说不可说如来法,得证阿僧祇差别法,住持*轮陀罗尼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菩萨行海皆悉现前,得能净一切行如因陀罗网愿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诸三昧海皆悉现前,得于一三昧门入一切三昧门皆令清净愿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诸根海皆悉现前,得了知诸根际于一根中见一切根愿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佛剎微尘数时皆悉现前,得于一切时转*轮众生界尽*轮无尽愿力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一切三世海皆悉现前,得了知一切世界中一切三世分位智光明愿力故。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萨随顺灯解脱门④。如诸菩萨摩诃萨如金刚灯,于如来家真正受生,具足成就不死命根⑤,常然智灯无有尽灭,其身坚固,不可沮坏,现于如幻色相之身,如缘起法无量差别,随众生心各各示现,形貌色相世无伦匹,毒刃火灾所不能害,如金刚山无能坏者,降伏一切诸魔外道;其身妙好如真金山,于天人中最为殊特,名称广大靡不闻知,观诸世间咸对目前,演深法藏如海无尽,放大光明普照十方。若有见者,必破一切障碍大山,必拔一切不善根本,必令种植广大善根。如是之人,难可得见,难可出世!

  【章旨】善财童子向善见比丘请教修行菩萨行的方法、途径。善见比丘首先向其叙述了自己得法的因缘,后又向善财童子显示自己所修的「菩萨随顺灯解脱门」殊胜功用。

  【注释】①年少一句:此句是有特殊含义的。据澄观解释说,「初入行位,故云『年少』;创离十住之家,名为『出家』。」(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下)善见比丘是就自己修行菩萨行的阶段而说「年少且出家短」的。

  ②遗教:又作「遗法」、「遗诫」、「遗训」,指佛、祖师等遗留予后世之教法;或特指佛临终时所说之教法。佛教为释迦佛所说而遗留后世之教法,故佛教可谓释迦之遗教。

  ③一念:指极短之时间单位,或作瞬间,或指某一事甫成就之片刻。关于此处所说的「一念」,澄观说:「总云一念者,以得无依无念智故,无法不现。」 (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下)此处所说的是修行至「十行」位的菩萨所具的「如来正智之念」,它远离根尘境界,为真净明妙虚彻灵通之念。下文就是对其功用的描述。

  ④菩萨随顺灯解脱门:据澄观的解释,「名『随顺灯』者,用无念之真智顺法、顺机无不照故。」(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下)也就是以此所证所获得的无念智随顺诸法,度化众生。

  ⑤命根:指生命、生命之持续力,或众生与生俱来的生命机能或原理。十四心不相应行法之一。依《俱舍论》所述,命根即是「寿」。此命根能使有情于一期之间的暖(体温)、识持续不断。

  【语译】这时,善财童子来到善见比丘的住所,顶礼善见比丘的双足,向其鞠躬合掌致敬。然后,善财童子对善见比丘说:「圣者!我早先已经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追求菩萨行。我听说您善于为众生开示修菩萨行的方法,希望您能为我宣说:菩萨如何学菩萨行?如何修菩萨道?」

  善见比丘回答说:「善男子!我刚刚进入十行位,住于十住位时间也并不长。我此生中,曾经在三十八恒河沙数的佛所在之处清净地修行过梵行,在有的佛之所在处用了一日一夜的时间清净修行梵行,在有的佛之所在处用了七日七夜清净修行梵行,在有的佛之所在处用了半月、一月、一年、一百年、一万年、亿年、那由他年,乃至不可说不可说年,或一小劫、或半大劫、或一大劫、或百大劫,乃至不可说不可说大劫,听闻美妙之法,接受其行其教,庄严诸愿,进入所证之处,清净修行诸行,使六种波罗蜜海得到满足。也观见诸佛成道说法,每位佛所说虽然各自有所不同,但却整然有序 ,我住持诸佛之遗教,乃至灭尽之时。我也知晓诸佛心中所发的大愿,凭借三昧愿力使一切诸佛国土得到庄严,凭借进入一切行所得的三昧力清净修行一切诸菩萨行,凭借修普贤乘所得的出离力使一切佛波罗蜜得到清净。

  「此外,善男子!当我散步的时候,在一念中,一切十方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的智慧清净的缘故;一念中,一切世界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经过了不可说不可说世界的修行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佛土都完全得到严整清净,这是因为我成就了大愿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的众生各自不同的行为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满足十力之智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诸佛的清净身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成就了普贤行之愿力的缘故;一念中,恭敬供养不可说不可说数佛土微尘数的如来,这是因为我成就了以柔软心供养如来的愿力的缘故;一念中,领受不可说不可说数如来之法,得证阿僧祇不同之差别法,这是因为我获得了住持*轮之陀罗尼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菩萨行海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能清净一切行且如因陀罗网的愿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诸之三昧海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可以凭借一个三昧门而进入一切三昧门并且能够使其清净的愿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诸根之海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知晓诸根边际并且可以从一根中观见一切根的愿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佛土微尘数的时光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在一切时转*轮而使众生界尽灭的*轮无尽愿力的缘故;一念中,不可说不可说数一切三世大海都完全显现在眼前,这是因为我获得了知晓一切世界中一切三世之分位的智慧光明之愿力的缘故。

  「善男子!我只是知晓这一菩萨随顺灯解脱门。进入此一解脱门,菩萨就如金刚灯一样,纔真正地转生在如来家,具足成就永恒的命根,常常燃烧的智慧之灯从来没有灭的时候。菩萨的身体坚固,不会败坏,显现出如同幻觉的色相之身,如同缘起法一样有无数的差别,这身体随着众生之心而示现出不同的形象,其形貌颜色无与伦比,毒刃火灾也不能伤害。菩萨的身体就如同金刚山一样没有什么能够使其败坏,他能够降伏一切诸魔外道;其身就如同真金山一样的美妙,在所有天、人等类众生之中菩萨最为特殊,其鼎鼎大名没有谁不知道,其观看世间就如同在其眼前一样清晰,滔滔不绝地演说深刻的法藏,放出大光明普照十方。若干有看见菩萨之身体的,必然会使其一切障碍的大山都坍塌,必然会拔出一切不善的根本,必然使其种植下广大的善根。这样的人,难于见到,难于出世!

  【佛经原文】 「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于此南方,有一国土,名曰『名闻』①;于河渚②中,有一童子,名『自在主』③。汝诣彼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时,善财童子为欲究竟菩萨勇猛清净之行,欲得菩萨大力光明,欲修菩萨无胜无尽诸功德行,欲满菩萨坚固大愿,欲成菩萨广大深心,欲持菩萨无量胜行,于菩萨法心无厌足,愿入一切菩萨功德,欲常摄御一切众生,欲超生死稠林旷野,于善知识常乐见闻,承事供养无有厌倦;顶礼其足,绕无量匝,殷勤瞻仰,辞退而去。

  【章旨】善见比丘又向善财童子举荐「名闻」国中的童子「自在主」,嘱咐善财童子南下前去拜访。善财童子于是告别善见比丘继续南下。

  【注释】①名闻:据澄观的解释:「国曰『名闻』者,能持净戒现世果故。」(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下)这是说,此国名的象征意义是,能够遵守清净之戒律,在世间作为榜样。

  ②河渚:据澄观的解释,此国之所以位于「河渚中者,若持净戒,生死爱河不漂溺故。又无量福河常流注故。」((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三至九三四上)这是以河渚来象征清净戒律的功能。渚,小洲;水中的小块陆地;水边;岛。

  ③自在主:据澄观的解释:「童子『自在主』者,三业无非六根,离过故得自在,则戒为主矣!戒净无染故云『童子』。」(澄观《华严经疏》卷五十七,《大正藏》卷三十五,页九三四上)

  【语译】善见比丘继续给善财童子说:「我为什么能够知晓、能够宣说这一法门的功德行呢?善男子!在此继续朝南方行进,有一处名叫『名闻』的国土;在一个河洲上有一位名叫『自在主』的童子。你可以前往这个地方去向他请教:菩萨如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当时,善财童子因为想使菩萨勇猛清净之行更加究竟,想获得菩萨大力之光明,想修习菩萨无胜无尽的诸功德行,想满足菩萨坚固的大愿,想成就菩萨所具的广大深心,想实行菩萨无量之胜行,对于菩萨之法在心中从来不会感到厌恶与满足,愿意进入一切菩萨功德,想长久地摄入一切众生,使其超脱生死轮回的制约,常常乐于向善知识请教,并且承事供养善知识而从不感到厌恶与疲倦。善财童子顶礼善见比丘的双足,在其周围绕行无数圈,殷勤瞻仰比丘。然后,善财童子告别了善见比丘,向南方继续行进。

  【说明】善财童子第十二参——善见童女会,至此叙述完毕。善见比丘给善财宣讲的「菩萨随顺灯解脱门」,是进入「十行」第一行——「欢喜行」的方法。所谓「欢喜行」是指在前述「十住」修行的基础上,以无量如来之妙德,随顺十方,作大施主,能舍一切,三时无悔,使所有众生欢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