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 宣化上人全集

诸位!我们生活在这世间上,多数人都是做了魔的眷属,所行所为,尽是魔事。种种的魔事──就是魔业,交织成为一个大网,把我们紧紧罩在里面,六道沉沦,而不自觉。

所谓魔业,皆由一念的妄想。你如有一念的真心,就成为菩提的道果。

如今我们皈依了三宝,有的出家了,就超出了魔业的网,永断一切诸魔的事业。假设你不能超出三界,仍然在人天中流转,那还是免不了与魔王做眷属,互相往来,断不了魔事业。

如果已经断绝诸魔事业,便得到了平等大智,了达诸法平等无二。以此平等大智的宝印,能印证一切的业,普遍印证所造的种种善业。

发心,就是发大菩提心。趣入,就是要人去修行,依教奉行,脚踏实地的去做,才能趣入一切种智。如果你知而不行,就不会趣入一切种智。一切种智,它能照了无明,照破无明。

无明来时是个什么现象呢?凡是自我观念重、我见深的人,稍有拂意之事,心里就不高兴了,迁怒于人,周身热血沸腾,大发脾气,满心烦恼。

这就是无明军在你身心中发动了攻势,像一把烈火,烧毁了功德林。这时唯有以修行的功夫,用智慧宝剑,才能斩无明军,扑灭烦恼的烈火。

诸位可曾见到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手中捧的一把宝剑,那就是智慧之剑,象征着以智慧宝剑斩无明军。

斩除了无明军,趣入了一切种智,然后才能成就一切出世间法。否则,无明军将永远侵占了你的身心,没有快乐,只有烦恼,更谈不到得出世间的清凉法了。

譬如我曾说过人都是魔王的眷属,我想一定有人反对我这种说法。大家可以安下心仔细思惟一下,如果现在你想去拜佛,若稍停,心中就生起另一念头:“等一等!现在不去拜佛。”

或者想读读经,心中又一转念,“不好意思,怕人说假用功。”

再想打打坐,修习正定,忽然又另起一念,“修行究竟有什么好?你看金山圣寺的那些男女出家人,日中一食、夜不倒单,那样精进,也没见到有几个成了佛?”

像这些现象,很多人曾经体验过,这种现象就是魔。

魔就是常常与你讲道理,用说服主义拖着你向后转,软硬手段兼施,教你不吃亏,专占人的便宜;叫你多享受,不吃苦头。这都是引诱人的魔法。

等你真的照他所说去做,所谓做魔事、作魔业、造魔业,堕落受苦煎熬的时候,他就高兴得拍着掌哈哈大笑!这就是做魔王眷属的结果。

你们可曾体验到,心中常常好像有两个人在那儿争论?一个说:“你出家吧!修行办道才是人生的正道。”

另一个则说:“有钱有势,结婚生子才是人生的幸福,比出家修道更好。”

这就是一位佛,一个魔,在你意念中互相争论。

还有,好像有钱的人,本想多做点布施功德,但另一个念头就说:“你真傻,把钱都布施了,自己想吃点好的也没有钱,想穿点好的钱也不够用;为什么不多留点钱,买栋好房子,买部新式的汽车,一家人过得舒舒服服,不是很好吗?不要再布施了。”

这都是魔在作怪,不让你精进修道,就希望你懒惰不精进,永做魔的眷属。

这种现象,藏在心的深处;而一般人的心理,又多偏向物欲私有,所以不容易觉察到它是颠倒的。

这个心,就是一个理欲的战争场。

理,就是真理;欲,就是爱欲。当你的思想趣向真理时,爱欲就像一片乌云,立刻就将你的真理之光遮盖。理欲就这样在人的内心交战,造成矛盾,把人的心情弄得坐立不安,精神恍惚,颠倒发狂,啼笑皆非,所以说这心就是“理欲的战场”。

这心又是一个“阴阳交关处”。

阴,是黑夜,就是魔;阳,是光明,就是佛。

出家修道本来是条最好的路,是件最无上的好事,但多少人都被亲情所牵制,因循虚度此生;等到真能放下一切时,不是老迈了,就是将死了,真是危机四伏!

虽然如此,也只是一念之差,一念善就是佛,一念恶就是魔。

说人是魔王的眷属,又何尝不可说人是佛的眷属、菩萨的伴侣呢?只要你心中常存善念,积种种的善根功德,就和佛菩萨常在一起了。这种道理很明显,但多被人忽略了。

我们能常自仔细警策,多亲近善知识和闻法,处世接物,不违真理正道,念念中不忘众生,自然永断了诸魔业,成就一切出世间法。(恭录自《大方广佛华严经浅释》)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有一定道理的。修行功夫深了,难免没有魔来。魔有内魔,有外魔;外魔易退,内魔难降。如不能降,必要着魔;不但修功走失,亦且危险甚虞。若论降魔,约有四种方法。

一、要识魔相

凡着魔的人,大都遇着魔来的时候,不知道他是魔,以致着魔。倘能识得魔相,即不着魔而魔自退。怎样是魔相?大凡可爱、可贪、可畏、可憎的人物或境界当前,无不是魔。至五阴内魔,尤为厉害。楞严经说五十种阴魔至为详尽,亟须仔细参穷,免得临时上当。

二、舍身无畏

人必先有舍却身命之心,然后可以学佛;人必先有看破生死之勇,然后可以降魔。魔化夜叉罗刹来搏噬我,魔化猛虎毒蛇来啖食我,都是幻想,何惧之有?即使真被吞食,亦是夙业所招,况脱去皮囊,往生极乐,正当感谢于他,为我早日解脱。所以修行之人,雷霆起于侧而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魔力虽大其奈我何?否则贪生畏死,恐怖怆惶,不待魔来,方寸已乱,欲不着魔,其可得乎?

三、不取不舍

魔之为物,取固不可,舍亦非宜。遇着魔来时候,必须镇定我心,既不可贪恋他,又不可厌恶他。要作几种思想。一想魔即是佛,佛即是魔;觉即成佛,迷即是魔。魔如佛如,并无二理。又想眷属即魔,魔即眷属。眷属同居,人之常情。魔在我旁,于我何害?又想魔亦是众生之一,一切众生,我都要劝他发心念佛,魔既亦是众生,我也要劝他发心念佛,伴我修行,转成法侣。总之,魔来不拒,魔去不留,如此则魔术俱穷,无论外魔内魔,一齐退去。

四、持咒却魔

初修行时,小小魔关,容易打破;等到道力渐深,藏在八识里面的多生根本习气,被功夫逼迫出来,或欲念横飞,或妄心乱起,力量甚大,非比寻常,修行人惟此末后一关,最难逃过。全仗自力,诚恐把握不住,必须仗着佛力帮忙,惟有摄住心神,持诵神咒。咒为佛之金刚心印,无论何种恶魔,遇着即摧成粉碎。诸咒降魔之力,以楞严为最胜;当日阿难证须陀洹初果地位,尚且仗此脱离淫席。次则大悲心咒,为观世音菩萨所说;观世音具十四种无畏功德,故降魔之力亦宏。但持咒功夫,必须平日持得烂熟,否则魔到临头,恐字句都记忆不起,何能通利?何能相应?所以平日功课中,楞严、大悲两咒,是每日必须要念,不可间断的。又一心念佛,即无魔事;纵有魔来,倘能不惊不怖,至诚念佛,决定立刻消灭。何以故?以正念昭彰,魔无容身之处故。是以念佛之人,不需另找降魔之法,而魔事自无由而起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