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慈化普安印肃禅师,黄龙法忠禅师之法嗣,俗姓徐,宜春人。其母黄氏,生他时,梦见祥光烛天,莲生道路,眼前阡陌纵横。印肃禅师少时曾梦见一异僧点其胸曰:“汝他日当省。”醒来之后,印肃禅师便把梦中之事告诉了母亲,母亲撩开他的胸衣一看,他的胸口上果然长出一个红点如含桃。印肃禅师禅师十五岁投寿隆贤禅师出家。贤禅师教他持诵《法华经》,印肃禅师却说:“诸佛玄旨,贵悟于心,数墨循行,何益于道?”贤禅师一听,大为诧异。于是先让他在座下服勤七载,然后才给他剃度。印肃禅师受具足戒之后,即前往沩山,礼谒黄龙牧庵法忠禅师。

一日,印肃禅师问牧庵禅师:“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牧庵禅师便竖起拂子示之。

印肃禅师一见,恍然有省。

印肃禅师虽然后来应慈化之邀请,乘愿出世,济物利生,但是他并不得少为足。他明白他的所证尚不究竟。因此,他一直坚持精进用功,胁不至席者十二余年。

后来有一天,印肃禅师阅读《华严合论》。当他读至“达本忘情,知心体合”这一句时,印肃禅师豁然大悟,于是作偈曰:

“捏不成团拨不开,何须南岳又天台。

六根门首无人用,惹得胡僧特地来。”

不久有一异僧,自称道存,从四川冒雪前来印肃禅师的住所。

印肃禅师一见,便道:“此吾不请友也。”

于是二人相互征诘,棒喝交驰,心心密契。

那僧于是赞叹道:“师再来人也。大兴吾道,非师而谁?”

说完便在雪地上书偈而别。

从此以后,印肃禅师便屡有神迹,不可具计。

曾有人问印肃禅师:“修何行业而得此异迹?”

印肃禅师于是当空画一画,说道:“会么?”

对曰:“不会。”

印肃禅师便道:“止!止!不须说。”

印肃禅师自题像赞云:

“苍天!苍天!

悟无生法,谈不说禅。

开两片皮,括地谈天。

如何是佛,十万八千。”

印肃禅师示寂于南孝宗乾道五年(1169)七月。生前有语录四卷传世,其中的释谈章,被谱成了曲子,作为梵呗,流传于丛林,世称“普安呪”。

印肃禅师临终有遗偈云:

“乍雨乍晴宝象明,东西南北乱云横。

 失珠无限人遭劫,幻应权机汝为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