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亮座主,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四川人,生平不详。善于讲解经论,颇为自负。

一日参马祖。马祖问:“见说座主大讲得经论,是否?”

亮座主道:“不敢!”

马祖问:“将甚么讲?”

亮座主道:“将心讲。”

马祖道:“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争解讲得!”

[工伎儿,随着锣鼓等乐器之节拍,表演各种杂技动作的演艺者。和伎者,调弄音乐以配合演艺者进行表演的伴奏者。]

亮座主大声反问道:“心既讲不得,虚空莫讲得么?”

马祖道:“却是虚空讲得。”

亮座主认为马祖的讲法不正确,于是便起身告辞。正准备下台阶,马祖突然在背后大声招呼道:“座主!”

亮座主刚一回头,马祖问:“是甚么?”

亮座主豁然大悟,连忙向马祖礼拜致谢。

马祖道:“这钝根阿师,礼拜作么?”

亮座主道:“某甲所讲经论,将谓无人及得,今日被大师一问,平生功业,一时冰释。”

说完,再一次礼谢而退。

亮座主后来隐居于洪州西山,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