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佛为了学佛,学佛就必须进行修持,如果信佛而不如法修持,便得不到信佛的真实利益!学佛的目的是最终得到自他的解脱,学佛与修持的旅程就是使佛子逐步体悟、实践,解脱众苦的过程。佛陀认为所有在世界上生活的人都离不开苦——都有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诸苦,这些苦是谁也离不开的。因此,解脱道就是灭苦之道。

佛认为一切事物——从宇宙到人生的一切——的产生与散灭,都是依“缘起性空”原则而现,“缘起性空”是究竟的真理。人们只所以觉得有种种痛苦,究其原因实是由于不解缘起性空的道理之故。由于这样,就认不清自己的本来面目,也难辨事物的真相,结果把“我”与“外界环境”对立起来,做“我”的奴隶,自以为我的、我能、我爱、我恨、我要、我不等等,就造成纷争、罪恶、烦恼……,使自己或他人感受到痛苦。如果能从缘起性空的道理来认识,就会知道眼前的一切为假有的、暂时的,皆为我往昔所造诸善、恶业所感,如果能看透、看空了,就会放下“我”,“我”能放得下,就是“无我”,就能解脱。

由于佛法讲看破、放下,讲离苦海、得解脱,这就容易被误解为佛教徒自私消极、逃避现实,但这只是个表面现象。因为佛教看破了世法的聚散无常,才能悟透世间景像的虚幻不实,才能放下一切而从彼此物我等幻景的妄执中得到绝对的解脱,此时不仅解脱了爱憎取舍的束缚,最终还解脱了解脱境界的束缚,这是突破时空的拯救世间、净化世间,这是最积极的建设世间。因为佛教能把一切放下,而在放下之后,却又能把利益众生作为己任,为利益世间而行菩萨道,这就是佛法的伟大之处。

我们为救度众生,也为自度,作为一个佛弟子就必须放下我执与法执,如法地修持。修持包括利他的净化世界、利益与救度众生;自利的净化自身、使业消智朗。但这两者不能截然分开,而是相辅相成的。佛教的菩萨行是自他两利的,为便于初入佛门者的行持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