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摩揭陀国的大臣禹舍婆罗门,到舍卫城竹林园拜访佛陀。

禹舍婆罗门对佛陀说:

「尊者瞿昙!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凡是我亲眼所见的,我会准确地描述出来;凡是我亲耳所听说的,我会完全照我听到的陈述出来;凡是我所觉了的,我会按照我所觉了的说出来,从不失真。」

佛陀对这样的行径并不完全同意,就对大臣禹舍说:

「婆罗门!我不说『应当将所有看到的一切说出来』,我也不说『不应当将所有看到的一切说出来』,所听到的、所觉了的也一样,不说『应当』或『不应当』将所听到、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婆罗门!如果将所看到的说出来,会造成不善法的增加,善法的减少,那么,我就不说,反之,如果能促成不善法的减少,善法的增加,我就会说。听到的、觉了的也一样。」

按语:

本则故事取材自《增支部第四集第一八三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