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翻译委员会作于一九七九年

本书包括唐朝清凉国师所撰《华严经疏序文》,并由宣化上人讲解注释。上人弘扬佛法已有五十余年,很久以前,上人曾发宏愿:“只要有一口气在,一定要讲解经典、弘扬正法。”

约在一九六○年,上人来到美国;十几年期间,他老人家讲经已达数千次之多。每每讲经不因为人数多寡而有所改变,多则数百人,少则甚至一个人,还是照样地讲。

一九六八年六月十七日,在三藩市佛教讲堂,上人正式开始讲解在美国弘法的第一部经典──《大佛顶首楞严经》。此经乃正法之代表,佛法将灭时,此经首先消失。《楞严经》是禅门之秘钥 ,也是显教之教纲。凡夫依之修行,可转凡心而入圣智;诸菩萨证之,能够化度群机,而归于佛乘。上人首先说这部经,目的在于破除我们的无明烦恼、我执、爱欲,指示我们如何渡过茫茫的业海,可说是迷途的指南针、黑暗的照明灯。

这个暑假讲习班,为期九十六天,有四十多位大学生参加。最初,只是每日两小时的讲经,包括翻译在内。上人知道这样是讲不完的,所以除了晚上讲经外,又在下午增加一次讲经时间;接着又增加成三次──上午、下午、晚上;到最后,再增加到四次──上午一次、下午两次和晚上一次。因此,首次的暑假班于九月廿二日法会圆满。

“楞严法会”以后,学佛的弟子越来越多了,暑假班的学生,大多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契机相引,如磁吸铁,实在不可思议,他们都自动地搬到三藩市来,参加十一月十日的“法华法会”。上人每天晚上讲解《妙法莲华经》,一连讲了两年,大约有三百五十余会,于一九七○年十一月十日法会圆满。此经阐明“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上人讲说此经,系为了启发我们开佛之知见、示佛之知见、悟佛之知见、入佛之知见,足见上人之悲愿宏伟。

释迦牟尼佛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留下无量无数的法宝于世间。世尊开示了八万四千法门,无非是为了对治众生的八万四千烦恼;上人苦口婆心,谆谆教诲,把他所知道的佛法都告诉我们,目的也就是在此。

上人又于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开始每星期六讲《地藏菩萨本愿经》,一九六九年九月廿九日地藏法会圆满。地藏菩萨所发“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宏愿,唤醒了我们的良知,我们也都要发大悲愿力,来救度──物质极丰富,而精神文明缺乏的西方众生。

在弟子恳切的请求之下,上人再于每天下午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目的要我们了悟“三心不可得”、“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即是看破、放下、自在。这个法会从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开始,到一九六九年四月六日圆满。接着讲《大般若经》的精髓──《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人所著作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非台颂解》,目的在指点迷津,期冀众生同登彼岸。颂云:

妙智方可达彼岸,真心自能契觉源;
法喻立名超对待,空诸法相体绝言。
宗趣原来无所得,力用驱除三障蠲;
熟酥判作斯教义,摩诃逆转般若船。

也启示着我们:

行道修身莫外寻,自性般若深密因;
白浪冲霄黑波止,涅槃彼岸任运登。
时兮时兮勿错过,慎之慎之取天真;
杳杳冥冥通消息,恍恍忽忽见本尊。

这些偈颂取自于上人所作之《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非台颂解》一书中。此法会自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日,至一九六九年七月廿七日圆满。

“心经法会”圆满之后,弟子们广受法雨之滋润,人人法喜充满,再度启请上人讲《大悲心陀罗尼经》。此经说明观世音菩萨从无量劫以来,在因地修行菩萨道时,成就大慈大悲。经云:

为诸众生得安乐故,
除一切病故,得寿命故,得富饶故,
灭除一切恶业重罪故,离障难故,
增长一切白法诸功德故,
成就一切诸善种故,远离一切诸怖畏故,
速能满足一切诸希求愿故。

上人要我们学佛所学,行佛所行,发出大慈悲心,在这五浊恶世里行难行之行,忍难忍之忍,尽心竭力行菩萨道;不应在经中钻来钻去,而是要躬行实践,身体力行,才能使诸佛菩萨的真精神显露出来,使佛教能在西方生根萌芽,开花结果。此外,上人也是想让大家知道──佛教究竟是什么?

第二次的暑假佛学讲习班,又于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六日开始上课。上人每天下午讲《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晚间继续讲《妙法莲华经》。普贤菩萨的十大宏愿,无异告诫修行佛法的人,要成就佛果,必须发恭敬心、长远心、不畏惧心、慈悲心、大行愿心,修学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上人时常鼓励我们,要抱着为法忘躯之精神,尤其是在这个国度里,应本着大行愿力,为教而努力。〈普贤行愿品〉圆满于一九六九年七月廿五日。

之后,上人又于每天下午讲《六祖坛经》,从一九六九年八月四日到九月十二日止。禅宗乃是教外之别传、不立文字,旨在直指人心、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六祖坛经》强调众生即是佛,佛性本无差别;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离心无别佛。上人时常指点我们:“不要于心外寻觅,以为有佛法可修,有佛道可成;假使离开了心,一切法就了不可得。”上人的话,皆是对症下药,使参问者舍去执见,直入佛道。

上人不辞劳苦,一心弘法的精神,感动了弟子们都具足信心,精进不懈地做实证的功夫;所以一九六九年有五位美籍弟子,到台湾基隆海会寺去受三坛具足大戒。这五位弟子回到美国后,他们可说是美国佛教的第一批比丘、比丘尼。

当他们离开美国的这段时间,金山寺晚间的“法华法会”就暂停了,上人把它改为“弥陀法会”,在此特别强调信心的重要──“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净土法门要具足信、愿、行,专心一致,老老实实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临命终时,佛及圣众,皆会来接引往生极乐国土,永远不受生死轮回之痛苦。此法会开始于一九六九年十月廿九日,到十二月廿五日圆满。

接着又于一九七○年一月继续讲《妙法莲华经》,同时,举行禅七和佛七。在这期间,上人用活泼、生动的言辞,深入浅出地开示佛七和禅七的法要。每年,禅七和佛七均举行数次,皈依的弟子也不断增加。

一九七○年五月十七日到六月七日,上人讲《大乘百法明门论》,此论是唯识学所依据“立宗十一论典”之一,是佛教的心理学;表面上虽是名相的分析,实际上,是把人体上各部位根识的形状、作用,以及相互的关系,很明白地告诉我们,而且让我们很容易地知道经典上的一切专有名词。

第三次的暑假佛学班,上人继续讲《妙法莲华经》。

一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开始,至次年二月,举行十四个星期的禅七。每天清晨三点钟,就开始禅坐,直到晚间十二点结束。这“百日禅”的期间,上人为我们讲述历代高僧大德的伟大风范──“高僧传”,以及打坐的意义与方法,大家受益匪浅。每天晚上,加上星期六和星期日下午,上人为我们开示,一星期总共有九次开示。在这期间,我们成立了“金山禅寺”,并且大大地重新整修内部,使成为佛教道场,“中美佛教总会”会址就改设在金山寺。

一九七一年四月十八日起,上人每星期讲一次《大乘起信论》,开导我们要发起大乘佛法的净信,断除一切疑暗邪执,普令佛法的种性,绵延相续下去,不可间断。

同年六月十三日,开始第四次的暑假佛学班,上人从此开始讲佛陀初成道时,于三七日为法身大士所说的《大方广佛华严经》。上人采用清凉国师着的《华严经疏钞》,首先讲《华严经疏序》,接着讲《华严经疏》。每天讲经,前后有一年五个月,共三百七十五会,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日圆满。十一月十二日开讲《大方广佛华严经》经文,一星期讲演九次。

这期间,先后在三藩市成立“国际译经学院”女众道场,在洛杉矶成立“金轮圣寺”,在瑜伽市达摩镇成立“万佛圣城”。一九七六年开始,上人本着为法忘躯之悲愿,任劳任怨地弘法于这几处道场,广度群伦。

从一九七一年讲《华严经疏序》到今年春天,“华严法会”继续不断,已有八年之久,共有数千次,截至现在将要讲完〈入法界品〉。此经是在彰显根本法轮,是诸经之母,教义浩瀚,以“毗卢遮那佛法身”为果,以“十莲华藏世界海”为依报化境,以“普贤之悲愿””为因行,后以“十十无尽、圆融无碍大法”为行门,彰显华藏境界。此经典可以说是极诸佛神妙之智用,贯彻一切宇宙种种性相理事,又结集一切所有修行的心要法门。

上人所讲述的《大方广佛华严经》,现在编入法界佛教大学的课程。法界佛教大学成立于一九七六年,万佛圣城是该大学的上课地点。万佛圣城是美国佛教的重镇,去年,上人在马来西亚弘法时,对大家宣布:“万佛圣城是属于一切众生、佛教、以及不同宗教的,万佛圣城的大门永远都是开着的,欢迎有志于道的人士,来此进修佛学,实践佛法。”

对学佛的人来说,《楞严经》能够开启我们的智慧;《法华经》能够帮助我们成佛,是经中之王;《华严经》的义理最圆满,是王中之王。宣公上人本着“虚空为用,法界为体”之精神,讲述《华严经》,并强调《华严经》就是“法界经”。为利益一切众生,上人开讲这三大部经;因此闻法的人,都会得到不可思议的法雨滋润──未种善根者,使他们速种善根;已种善根者,使他们增长;已增长者,使他们成熟;已成熟者,使他们得到“常乐我净”之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