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匿王女金刚缘品第七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最大夫人。名曰摩利。时生一女。字波阇罗。此言金刚。其女面貌。极为丑恶。肌体粗涩。犹如马皮。头发粗强犹如马毛。王观此女。无一喜心。便敕宫内。勤意守护。勿令外人得见之也。所以者何。此女虽丑形不似人。然是摩利夫人所生。此虽丑恶。当密遣人而护养之。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波斯匿王最大的夫人名叫摩利,生了一个女儿,起名为波阇罗(汉语为“金刚”)。这个女儿面貌极为丑陋,身体粗糙干涩,就像马皮一样,头发粗硬如同马毛。国王看见这个女儿一点也不喜欢,于是命令宫人仔细看护,不要让外人见到她。为什么呢?这个女儿虽然长相丑陋不像人形,但毕竟是摩利夫人所生,所以尽管相貌丑恶,还是悄悄派人加以养护。

  【古文】

  女年转大。任当嫁处。时王愁忧。无余方计。便告吏臣。卿往推觅本是豪姓居士种者。今若贫乏。无钱财者。便可将来。吏即如教。即往推觅得一贫穷豪姓之子。吏便唤之。将至王所。王得此人。共至屏处。具以情状。向彼人说。我有一女。面状丑恶。欲求嫁处。未有俦类。闻卿豪族。今者虽贫。当相供给。幸卿不逆。当纳受之。

  【白话】

  女儿渐渐长大,到了该婚嫁的年龄。这时国王非常犯愁,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吩咐臣下:你们去寻找一位原是豪门贵族种姓,现今却贫困无财的人,然后将他带来。臣下得到指令,立即四处寻觅,找到了一个贫穷的豪姓青年。就将他召唤到国王那里。国王得见此人,一起到隐蔽的地方,把情况如实对此人说明:“我有一个女儿相貌丑陋,想找夫家,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听说你是豪族出身,现在虽然贫穷,但我可以接济你。如果有幸你不反对的话,就请接受她做你的妻子。”

  【古文】

  时长者子。长跪白言。当奉王敕。正使大王以狗见赐。我亦当受。何况大王遗体之女。今设见赐。奉命纳之。王即以女。妻彼贫人。为起宫殿。舍宅门閤[閤:ɡé古代官署的门。亦借指官署。]。令有七重。王敕女夫。自捉户钥。若欲出行。而自闭之。我女丑恶。世所未有。勿令外人睹见面状。常牢门户。幽闭在内。

  【白话】

  长者子长跪着答道:“谨遵王命!即使大王赐给我一条狗,我也会接受,何况是大王的亲生女儿呢。如果今天真的赐给我,我一定奉命接受。”国王便将女儿嫁给这个穷人,并为他们建造宫殿,使住宅大门共有七重。国王嘱咐女婿:“你要自己掌管好门钥匙,如果要外出时,必须亲自把门锁好。我女儿相貌丑恶,世间少有,千万不要让外人看见她的形貌。”女婿便常常紧闭门户,将妻子幽禁在宅内。

  【古文】

  王出财货。一切所须。供给女婿。使无乏短。王即拜授。以为大臣。其人所有财宝饶益。与诸豪族共为课会。月月为更。会同之时。夫妇俱诣。男女杂会。共相娱乐。诸人来会。悉皆将妇。唯彼大臣。恒常独诣。众人疑怪。彼人妇者。傥[傥:tǎng或许,也许。]能端正。晖赫绝曜。或能极丑。不可显现。是以彼人。故不将来。今当设计往观彼妇。

  【白话】

  国王则拿出一切所需的财物供给女婿,使他无有缺乏,还把他封为大臣。此人拥有的财宝很多,常常和众豪族欢宴聚会,每月轮流坐庄。集会的时候,大家都是夫妇一同前往,男女混杂在一起共同娱乐。其他人来参加聚会都带着夫人,唯独这位大臣一直都是独自前来。众人十分疑惑纳闷,商量道:“他的妻子要么极为端庄美丽,光彩照人;要么极为丑陋,不可见人,所以他特意不带来。我们现在应当想办法去看看他的妻子。”

  【古文】

  即各同心。密共相语。以酒劝之。令其醉卧。解取门钥。使令五人往至其家开其门户。当于尔时。彼女心恼。自责罪咎。而作是言。我种何罪。为夫所憎。恒见幽闭。处在闇室。不睹日月及与众人。复自念言。今佛在世。润益众生。遭苦厄者。皆蒙过度。即便至心遥礼世尊。唯愿垂愍。到于我前。暂见教训。

  【白话】

  众人同有此心,悄悄商定后,就使劲劝他喝酒,将他灌醉睡在床上,就解下他的门钥匙,让五个人到他家开门进去。正在那个时候,金刚女心中懊恼,自责罪过而说道:“我种下什么罪孽,丈夫厌恶,一直被幽禁在暗室中,不能见到日月和他人。”转念又想:现今佛在世利益众生,遭受困苦的人都能蒙受救度。于是就诚心诚意地向世尊住的方向礼拜:恳请世尊悲愍,来到我面前,赐予少许教诲。

  【古文】

  其女精诚。敬心纯笃。佛知其志。即到其家。于其女前。地中踊出。现绀发相。令女见之。其女举头。见佛发相。倍加欢喜。欢喜情故。敬心极深。其女头发。自然细软。如绀青色。佛复现面。女得见之。见已欢喜。面复端正。恶相粗皮。自然化灭。佛复现身。齐腰以上。金色晃昱。令女见之。女见佛身。益增欢喜。用欢喜故。恶相即灭。身体端严。犹如天女。奇姿盖世。无能及者。

  【白话】

  金刚女敬心深切,精诚所致,佛知道了她的愿望,便来到她家中,从她面前的地中踊出。一开始,佛显现天蓝色发相让金刚女得见。她一抬头看见佛的发相,倍加欢喜,由欢喜心而生敬意,恭敬心极深,金刚女的头发自然变得细软,如天蓝色。佛又露出端严的面相,金刚女看见后,心中欢喜,她的面相也跟着变得端庄秀丽,丑相与粗皮肤自然消失。佛又露出腰部以上的身相,金色明亮,让金刚女得见。她看见佛的金身,更加欢喜,因欢喜的缘故,自身恶相立即消失,身体端正庄严犹如天女,奇妙盖世无人能及。

  【古文】

  佛愍女故。尽现其身。其女谛察。目不曾眴[ 眴:shùn看;眨眼。]。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其女尽身。亦皆端正。相好非凡。世之希有。恶相悉灭。无有遗余。佛为说法。即尽诸恶。应时逮得须陀洹道。女已得道。佛便灭去。

  【白话】

  佛怜愍她的缘故,就露出整个身相。金刚女细细观察,目不转睛,欢喜激动不能自禁。她整个身体也随即全都变得端正,美丽非凡世上稀有,丑恶的形相全都消失,没有一点余留。佛接着为她说法,她立即断尽恶念,当下获得须陀洹果。金刚女得道之后,佛便隐没离去。

  【古文】

  时彼五人。开户入内。见妇端正。殊特少双。自相谓言。我怪此人不将来往。其妇端正。乃至如是。观睹已竟。还闭门户。持其户钥。还彼人所系著本带。其人醒悟。会罢至家。入门见妇。端正奇妙。容貌挺特。人中难有。见已欣然。问是何人。女答夫言。我是汝妇。夫问妇言。汝前极丑。今者何缘端正乃尔。其妇具以上事答夫。我缘见佛故。受如是身。

  【白话】

  正在这时,那五个人开门进入房内,看见金刚女容貌端正殊妙无双,相互言道:“怪不得此人不把她带来,他的妻子竟然如此端正。”看完了,又把门关好,拿着钥匙回到那人醉卧的地方,照原样系在衣带上。那位大臣醒酒后,宴会结束后回家。刚进门看到一个端正奇妙容貌绝美的女人,人中难有,见了非常喜悦,便问她是什么人。金刚女回答说:“我是你的妻子啊!”丈夫又问道:“你以前特别丑,现在是什么原因如此端庄呢?”妻子便将先前发生的事告诉丈夫:“我因为见佛的缘故,才得到这样美妙的身体”。

  【古文】

  妇复白夫。我今意欲与王相见。汝当为我通其意故。夫受其言。即往白王。女郎今者。欲来相见。王答女婿。勿道此事。急当牢闭慎勿令出。女夫答王。何以乃尔。女郎今者。蒙佛神恩。已得端正。天女无异。王闻是已。答女婿言。审如是者。速往将来。即时严车。迎女入宫。王见女身端正殊特。欢喜踊跃。不能自胜。

  【白话】

  妻子又对丈夫说:“我现在很想与父王相见,你应该为我去通告一下”。丈夫听了她的话,就去禀报国王:“王女现在想来拜见父王。”国王回答女婿道:“不要和我说这件事。你应当严闭门户,小心别让她出来!”女婿告诉国王:“为什么要这样呢?王女如今承蒙佛的威神恩德,已经变得端庄秀丽,如天女一般!”国王听了这话,对女婿说:“如果真是这样,就马上去把她带来”。立即备好车驾,迎取女儿入宫。国王见到女儿身貌端正非凡,欢喜激动,不能自禁。

  【古文】

  即敕严驾。王及夫人。女并女夫。共至佛所。礼佛毕讫。却住一面。时波斯匿王。跪白佛言。不审此女。宿殖何福。乃生豪贵富乐之家。复造何咎。受丑陋形。皮毛粗强。剧如畜生。唯愿世尊。当见开示。佛告大王。夫人处世。端正丑陋。皆由宿行罪福之报。

  【白话】

  即刻下令备车,国王、夫人、女儿和女婿一起来到佛前,顶礼佛后,退立一旁。然后波斯匿王跪着对佛说:“不知道这个女儿,以前种下什么样的福德,以至生在豪贵富乐之家?又因为造下什么罪业,感召形貌丑陋,皮肤毛发粗硬得酷似畜生?恳请世尊给我们开示。”佛告诉国王:“人生在世,端正或丑陋,都取决于前世所造的罪福。

  【古文】

  乃往过去久远世时。时有大国。名波罗奈。时彼国中。有大长者。财富无量。举家恒共供养一辟支佛。身体粗恶形状丑陋。憔悴叵看。时彼长者。有一小女。日日见彼辟支佛来。恶心轻慢。呵骂毁言。面貌丑陋。身皮粗恶。何其可憎。乃至如是。

  【白话】

  过去久远以前,有一个名为波罗奈的大国,当时国中有一位大长者,拥有无量财富,全家一直供养着一位辟支佛。这位辟支佛身体粗恶,形状丑陋,憔悴难看。这位长者有一个小女儿,天天看见辟支佛往来,以恶心轻慢,呵骂诋毁道:‘瞧你面貌丑陋,身皮粗恶,怎么这样令人厌憎呀!’

  【古文】

  时辟支佛。数至其家。受其供养。在世经久。欲入涅槃。为其檀越。作种种变。飞腾虚空。身出水火。东踊西没。西踊东没。南踊北没。北踊南没。坐卧虚空。种种变现。咸使彼家睹见神足。即从空下。还至其家。长者见已。倍怀欢喜。其女即时悔过自责。唯愿尊者。当见原恕。我前恶心。罪舋[舋:同“衅”。罪过之意。]过厚。幸不在怀。勿令有罪。时辟支佛听其忏悔。

  【白话】

  辟支佛多次到他们家中接受供养,在世日久,想趋入涅槃,便为施主显现种种神变:飞腾虚空、身上发出水、火、东踊西没、西踊东没、南踊北没、北踊南没、在虚空中或坐或卧……示现了种种神变。让他们全家人都亲眼目睹神变后,便从空中下来,回到他们家中。长者见到后,倍加欢喜,他的小女也立即悔过自责道:‘恳请尊者宽宥原谅,我以前心怀恶念,罪过深重。希望您不要在意,不要让我有罪业。’当时辟支佛接受了她的忏悔。”

  【古文】

  佛告大王。尔时女者今王女是。由其尔时恶不善心。毁呰贤圣辟支佛故。自造口过。于是以来。常受丑形。后见神变。自改悔故。还得端正。英才越群。无能及者。由供养辟支佛故。世世富贵。缘得解脱。如是大王。一切众生有形之类。应护身口。勿妄为非。轻呵于人。

  【白话】

  佛告诉国王:“当时的小女就是如今的王女。由于她那时心怀不善,诋毁圣者辟支佛,自己造下了口业,从那时起常常感受形貌丑陋的果报。因为后来看见辟支佛的神变,自己作了改正忏悔,所以又能变得端正,英才超群无人能及。由于供养辟支佛的缘故,感得世世富贵,有缘得到解脱。大王!一切有形体的众生,都应当好好守护自己的身口,不要胡作非为,轻蔑责骂别人。”

  【古文】

  尔时王波斯匿。及诸群臣。一切大众。闻佛所说因缘果报。皆生信敬。自感佛前。以是信心。有得初果。至四果者。有发无上平等意者。复有得住不退转者。咸怀渴仰。敬奉佛教。欢喜遵承。皆共奉行。

  【白话】

  当时波斯匿王以及诸群臣、一切大众,听到佛所说因缘果报,都心生信敬,深受感动,在佛前,以此信心,有的证得初果乃至有的证得四果,有的发起无上平等心,还有的住于不退转位。大家都心怀渴望和敬仰,恭敬地奉行佛陀的教授,欢喜接受,全部奉行。

  金财因缘品第八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尊弟子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城中。有大长者。长者夫人。生一男儿。名曰金财。其儿端正殊特。世之少双。是儿宿世。拳手而生。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弟子千二百五十人在一起。当时城中有一位大长者,他的夫人生了一个男儿,取名金财。这孩子端正非凡,世上少有,此儿宿世握着拳头而出生。

  【古文】

  父母惊怖。谓之不祥。即披儿两手。观其相好。见二金钱在儿两手。父母欢喜。即便收取。取已故处续复更生。寻更取之。复生如故。如是勤取金钱满藏。其儿手中。未曾有尽。

  【白话】

  父母感到惊恐,以为不吉祥,就掰开孩子的双手,看看手相如何,结果见到在他的两手中有二枚金钱。父母很高兴,就收起来。拿走后在原处又出现两枚金钱,随即又拿走,结果依然如前出现金钱。就这样不断地收取,金钱堆满了仓库,孩子手中仍取之不尽。

  【古文】

  儿年转大。即白父母。求索出家。父母不逆。即便听之。尔时金财。往至佛所。头面作礼。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当见怜愍。听我出家。得在道次。佛告金财。听汝出家。蒙佛可已。于时金财。即剃须发。身著袈裟。便成沙弥。

  【白话】

  男孩长大后,就向父母请求出家,父母没有反对,当下就同意了。于是金财来到佛前,以头顶礼后对佛说:“恳请世尊怜愍,允许我出家进入修道的行列。”佛告诉金财:“同意你出家!”得到佛的许可,金财立即剃除须发,身披袈裟,成了沙弥。

  【古文】

  年已满足。任受大戒。即合众僧当受具足。临坛众僧。次第为礼。其作礼时。两手拍地。当手拍处。有二金钱。如是次第。一切为礼。随所礼处。皆有金钱。受戒已竟。精勤修习。得罗汉道。

  【白话】

  到了能够受持比丘戒的年龄后,就聚集僧众为他授比丘戒。对每位到坛场的僧众,他依次施礼,每当顶礼时,两手按地,就在手触地的地方,就出现两枚金钱。就这样依次礼拜所有僧众,在施礼之处,都有金钱出现。受戒完毕,他精勤修习正法,证得阿罗汉果。

  【古文】

  阿难白佛。不审世尊。此金财比丘。本造何福。自生已来。手把金钱。唯愿世尊。当见开示。佛告阿难。汝当善思。我今说之。阿难对曰如是。诺当善听。

  【白话】

  阿难对佛说:“世尊,不知这位金财比丘以前造了什么福德,从出生以来,手中就自然握着金钱?恳请世尊为我们开示。”佛告诉阿难:“你应好好思惟,我现在就讲述他的因缘。”阿难说:“是的,我会认真谛听。”

  【古文】

  佛言。乃往过去九十一劫。时世有佛。名毗婆尸。出现于世。正法教化。度脱众生。不可称数。佛与众僧。游行国界。时诸豪富长者子等。施设饮食。供养彼佛及弟子众。尔时有一贫人。乏于财货。常于野泽。取薪卖之。值时取薪卖得两钱。见佛及僧受王家请。欢喜敬心。即以两钱。施佛及僧。佛愍此人。即为受之。

  【白话】

  佛说:“在九十一劫以前,有一位名为毗婆尸的佛陀出现在世间,以正法教化众生,得度者不计其数。佛与僧众在各国间游化,当时那些豪富长者的子弟们都置办精美的饮食,供养佛及众弟子。有一位穷人,没什么财物,常在山野中砍柴卖钱维生。当时正赶上他卖柴得到二钱,看见佛和僧众接受国王的迎请,非常欢喜,生起恭敬心,就用这二钱供养佛和僧众。佛怜愍此人,接受了他的供养。”

  【古文】

  佛告阿难。尔时贫人。以此二钱。施佛及僧故。九十一劫。恒把金钱。财宝自恣。无有穷尽。尔时贫人者。金财比丘是也。正使其人未得道者。未来果报。亦复无量。是故阿难。一切众生。皆应精勤布施为业。

  【白话】

  佛告诉阿难:“那位穷人因为当时以二钱供养佛及僧众,感得九十一劫中手里恒时握着金钱,财宝随意享用,无有穷尽。当时的那位穷人,就是现在的金财比丘。假使他不得道果,未来的果报也是无量无边。所以阿难,一切众生都应当精勤修习布施作为正业。”

  【古文】

  尔时阿难。及众会者。闻佛所说。皆悉信解。有得须陀洹果者。斯陀含[斯陀含:梵语的音译。意译为一来,断欲界九地思惑中前六品,尚余后三品的圣者,为其后三品之思惑,当于欲界之人间和天界(六欲天)受生一度。]。阿那含[阿那含:梵语音译。意译为不还、不来。佛教声闻乘(小乘)的四果中的第三果,为断尽欲界烦恼、不再到欲界来受生的圣者名。此圣者未来当生于色界、无色界,不再生欲界。]。阿罗汉[阿罗汉:梵语Arhat的译音。小乘佛教所理想的最高果位。佛教亦用称断绝嗜欲,解脱烦恼,也指断一切嗜欲和烦恼并出三界者。]者。有发无上正真道意者。复有得住不退地者。一切众会。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

  阿难及与会大众听了佛陀所说的因缘后,都信受理解。有的证得须陀洹果,有的证得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有的发起无上正真道心,还有的住于不退地。一切与会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